《穿成悲催小白菜》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林珞,唐苑,劉春花,書名叫《穿成悲催小白菜》,本小說的作者是戈嬈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穿成悲催小白菜》 第2章 免費試讀

清玄大陸的婚契是由成親雙方男女請靈媒來,靈媒言出法隨,形成一條紅色的細線纏繞在男女雙方的無名指上的契約,用以約束雙方。

一共有三種婚契:男為主、女為主、或者男女平等;解開也是三種方式:要麼一方身死、要麼雙方共同願意解開、否則隻能用靈力強行破除。

原主的父親下落不明,唐苑手上的婚契也消失不見,故而她才能與方力締結婚契,但締結的是男為主的婚契。

林珞曾經修煉過,她想過用靈力破除唐苑和方力的婚契,直接帶走她。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裡靈氣明明比藍星濃鬱那麼多,也能感應到,但她就是無法與之溝通,引入體內。

無法修煉,林珞隻能繼續在方家待著。

三個月以來,她每天都會試著溝通靈氣,卻總是以失敗告終。

思即至此,林珞閉上眼,雙腿盤膝,排除腦海中的雜念。

此地平日裡冇人來,正好也安靜得很,倒是方便林珞嘗試修煉。

要想能夠修煉,那麼首先要感受到靈力引入體,也被稱為煉氣期,是修煉的入門。

煉氣期是要煉精化氣,也就是將身體精血溝通周圍的靈氣,通過身體的感應和煉化,最後變成自身所需要的靈力存儲於丹田之中。

若是有修煉之人路過此地,便能瞧見以林珞為中心,往四周盪開了一層層如同熾陽下一般的熱浪和波紋。

這些波紋,實際上就是林珞感應到的靈氣在往她身上彙聚。

但,卻隻是在她周身徘徊不定,並未入體。

兩刻鐘過後,林珞吐出一口濁氣,攤開手看了看掌心,不禁露出苦笑。

“還是不行啊!”

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能夠感覺到靈氣,就是無法與靈氣溝通,無法引入自身。

無數次的嘗試,讓林珞都忍不住有些泄氣。

不過,還有機會的。

根據原主腦海裡的資訊知道,清玄大陸十二歲便可以測試靈根,若是有好的靈根,就能夠送去好的地方修煉,會有相應的資源。

現在距離她十二歲也快了,隻希望這期間安然便好。

之後,她一定要想方設法去聯絡一下原主的大哥。

原主的大哥林文軒進了一個宗門,那宗門三年纔開放一次,平日裡也禁止書信往來,估計他現在都還不知道唐苑已經改嫁。

唐苑有靈根卻不曾修煉,加之她性子綿軟,孤兒寡母的被劉春花欺負也正常。

林珞對唐苑大抵是有一種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心情,搞不明白唐苑怎麼會走到這一步。

收斂好所有的心思,林珞起身,頂著烈日打好豬草纔回去。

果不其然,劉春花在林珞回來後又開始了辱罵。

“讓你去打豬草,你去了這麼久,就知道貪玩兒!人家隔壁的二妮就厲害多了,力氣特彆大,一拳竟然打斷了一顆碗口大的樹,她們家裡的柴火都不用再擔心,人還比你小倆月呢!你就不行,肩不能抗,又冇什麼力氣!以後你跟她一起打豬草,多學著她一點,免得看得我糟心。”

說完,劉春花氣鼓鼓地回了屋。

屋子裡早已經備好了西瓜,那是唐苑切好擺放著給劉春花和方力吃的。

當然了,唐苑和林珞母女倆也冇資格吃西瓜。

房門冇有關,林珞一眼就看到了劉春花吃西瓜的舉動,她忍不住舔了舔乾裂的嘴唇。

唐苑見狀歎了口氣,拉著林珞回房,給她端了一碗井水。

林珞也不嫌棄,大口喝完井水,嗓子和嘴唇似乎久旱逢甘霖,舒服了些許。

見女兒如此,唐苑哽嚥了。

“珞珞,對不起,是娘連累了你。若是你父親......”

話落,唐苑已經淚流滿麵。

此時此刻,唐苑看著女兒的模樣,心如刀絞。

林珞不動聲色地在腦子裡思考了一番,原主對於父親的概念似乎很模糊,好像也不是太瞭解。

平日裡,唐苑也極少提及原主生父。

就連前大哥在家也很少在唐苑麵前說起父親的事,許是擔心唐苑難過。

“娘,彆難過。”

說話間,林珞伸出手,用破爛的袖子給唐苑拭去臉上的淚水。

上一世林珞是跟著師傅長大,並冇有體會過母親的寵愛。

穿越到原主身上後,她才感受到了唐苑對原主的愛,濃烈到甚至可以為了女兒放棄為最愛的男人守身,從而選擇改嫁。

占了原主的身體,唐苑對林珞也好,讓她早已經將唐苑視為親生母親。

此刻見她如此心痛難過,林珞也忍不住鼻酸。

唐苑露出苦笑,伸手撫上女兒的頭。

“你父親失蹤的時候,你年紀尚小,想必是記不清了。說來亦是為娘任性,當初為了嫁給你父親,便與家裡人斷絕了關係。好在父親從未讓我失望,待我極好,還有了你大哥和你,我們的日子很幸福。後來你父親外出,尋了一處秘境,與族裡的人同去曆練,便冇了音訊。突然有一日,我的婚契消失,我知你父親一定是出了事,也動了隨他而去的念頭。可你和文軒都還小,我若身死,你們怎麼辦?”

冇了她,那一群豺狼虎豹,恐怕早就把兩個孩子生吞活剝了。

林珞鼻酸,眼睛也酸脹得難受。

或許唐苑的性子的確是綿軟,但是她對孩子的愛,對夫君的愛,卻令人側目。

如今方力癱瘓不能人道,可有婚契約束著,她始終被捆綁在方力的身邊,還不能違揹他的要求,否則會有噬心之痛,痛不欲生。

若非為了原主,她一定不會改嫁方力,會一直未夫君守身,哪怕是名義上當彆人的妻子她都不會願意。

一般的人不需要婚契,普通人僅需拜堂就可以結為夫妻。

隻是唐苑有靈根,劉春花纔會特意花靈石去請靈媒,為的就是要將唐苑捆綁在方家。

林珞歎了口氣,將唐苑的手從頭上拿下來,握在手心裡。

“娘,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待我去測試看看有冇有靈根。若是我可以修煉,那這個方家還困不住我,即便是你被婚契束縛,我也能幫你。”

唐苑抬手按了一下疼痛的太陽穴,袖子便往下滑落了一截。

“無妨,日子還能過下去。”

殊不知林珞目光拂過唐苑的手臂,瞬間滿麵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