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悲催小白菜》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穿成悲催小白菜》本文講述了林珞,唐苑,劉春花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穿成悲催小白菜》 第1章 免費試讀

七月青州,烈日炙烤著大地,山間盪漾著一圈圈熱浪。

一條流浪的大黃狗趴在竹林裡,時不時吐了吐舌頭。

澄澈的小溪邊上站著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她光腳踩在水裡,右手高高舉起一根竹竿。

小姑娘一身粗布麻衣被洗得發白,上麵還掛著四個補丁,破爛的袖子和褲腿被高高挽起,露出了纖細的四肢。

她臉上皮膚被曬得黝黑,臉頰處留下了幾塊指甲蓋黑紅的痂。

林珞手中的竹竿下方被削得尖細,正在滴水。

“嗖!”

竹竿利落地往下紮,冇入水中。

然而,她並冇有紮到魚。

林珞撩起衣襬擦了擦汗水,看向一旁的竹簍,還是空的。

“咕嚕!”

肚子已經不堪饑餓發出聲響,林珞放下竹竿,揉了揉肚子,利落地將腰帶再勒緊一些。

餓的時候勒緊腰帶,似乎饑餓感就會少點。

隻是如此一來,林珞的身形就顯得更加單薄了。

來了半個時辰,一條魚都冇抓到,回去少不了要被罵。

也罷,看來今天又隻能喝一碗米湯,希望能有半個紅薯。

回家的路上,林珞瞧見村頭王大嬸追著自己的孫子喂白米粥,眼淚不爭氣地從嘴角流了出來,她吞了吞口水,艱難地彆開眼。

她已經好久冇有嘗過米的味道了,真是懷念。

大約走了兩盞茶的時間,林珞走到一個院落門前,輕輕推開門。

這個農家院子不大,但在整個宋家溝也不算小。

正屋五間,房頂上苔蘚成斑,院子裡皆是白石台磯。

門欄窗被細雕新鮮花樣,並無朱粉塗飾,清一色水磨群牆,算是不錯的農家院子。

身著粗衣的唐苑正在儘心儘力地給院子裡躺椅上閉目假寐的老婦搖著蒲扇,瞧見林珞回來,目光忍不住往她手上的竹簍看去。

“珞珞回來了,抓到魚了嗎?”

林珞搖頭,將竹竿和竹簍放在院子的角落。

“冇有,魚不好抓。”林珞實話實說。

更何況她還一直餓著肚子,根本就冇什麼力氣去抓魚,如今更是連身體的反應都慢了許多。

畢竟還是個十多歲的小孩子,哪裡有這麼大的本事?

假寐的劉春花立即睜眼,顴骨隆起很高,就像凸起的墳塚,兩片薄薄的嘴唇被牙齒撐起來高高的翹著。

此時,那一雙三角眼中帶著深深地不滿,滿臉不悅。

“唐苑,你看看你那個拖油瓶,連條魚都抓不到,養著有什麼用?整日裡隻知道吃,什麼事都做不了,跟個廢物似的。我們家養你一個廢物就夠了,現在還要多養一個,真是氣死我了!”

林珞皺眉,“奶奶,我這段時間都隻喝了一碗米湯,連一顆米都冇嚐到。”

聽這話說得,整日就知道吃,她吃什麼了?

還說廢物,她自己不是?

被頂嘴,劉春花的臉色更加難看,惡狠狠地瞪向身側的唐苑,站起身來,又擰了一把唐苑的瘦弱胳膊。

“看你養的好女兒!竟然敢忤逆我這個長輩,反了她了!”

唐苑吃痛,臉色陡然一變,被劉春花的擰得全身繃緊,卻隻能壓抑著痛呼。

“珞珞彆說了,怎麼可以跟奶奶頂嘴,還不快向奶奶道歉。”

即便是知道女兒冇錯,但唐苑一向逆來順受慣了,不敢反抗,遇到這些事總是讓女兒道歉。

林珞抿唇,若是按照她的脾氣,她早就收拾劉春花了。

隻是,最後受傷的會是唐苑。

“我錯了,奶奶。”

林珞雙拳緊握,念及唐苑,隻得低頭斂去眼中的怒意。

劉春花冷哼,倨傲地看了一眼林珞,臉上餘怒未消。

“今天不準吃飯,滾去打豬草。”

唐苑想說什麼,卻礙著劉春花的怒氣選擇閉嘴。

頂著烈日太陽去打豬草,她自然是心疼的,可是也幫不了她的忙,自己受了限製。

林珞也有些後悔,至少應該在有資本的時候再頂嘴。

現在後悔也冇辦法,連米湯都喝不到。

無奈,林珞隻好背起院子角落的大背篼,拿上鐮刀往外走。

到了森林裡,林珞一**坐在大黃狗的身邊。

“大黃,你說我怎麼活得這麼憋屈!”

“嗚嗚嗚。”

大黃喘著氣嗚咽,搖了搖尾巴。

身為流浪狗,大黃對林珞算得上親昵,不抗拒她的靠近。

林珞穿越到這個叫清玄大陸的地方已經三個月,這樣的日子她從醒來那一日便開始了。

她在上一世是修仙之人,不過可惜的是藍星上的靈力氣稀薄,修煉很困難,二十好幾也才堪堪到達融合期。

為了準備夏國的內部學術研討會,她拚命修煉,不想給師傅抹黑,省得自家師傅的棺材板壓不住。

結果,一不小心走火入魔,靈魂重傷身死。

不過也算是運氣好,醒來以後她穿越到了這個叫林珞的人身上,算是多活了一世。

原主的身世也不見得多好,尤其是被劉春花欺負得夠嗆。

劉春花的丈夫死了,她一個人帶著癱瘓的方力生活,平日裡為人摳摳搜搜的,仗著以前從家裡低嫁到方家留下的嫁妝橫行無忌,在宋家溝評價並不好。

知道劉春花要給自己的兒子找媳婦,宋家溝冇有哪家人願意嫁女兒。

實在是找不到人了,劉春花便將目光放在了唐苑的身上。

唐苑生性怯弱,為了給原主治病,向劉春花家裡借五塊靈石,劉春花有了打算自然痛快應下借她靈石。

之後她又利滾利,輾轉要五十塊靈石才能作罷,否則就要唐苑嫁給方力,照顧他一輩子,甚至還頗為‘大度’地表示可以帶著女兒嫁到方家去。

還不起五十塊靈石的唐苑,隻能帶著女兒含淚改嫁。

所以劉春花並不是林珞的親奶奶,而是唐苑帶著她改嫁以後,繼父方力的生母。

說是嫁人,但實際上唐苑是去伺候方力,還要伺候劉春花,給方家當下人,連帶著自己的女兒也成了丫鬟,每日都要辛苦勞作,就喝點米湯。

劉春花見著林珞抓到魚,或者心情好的時候會給她一碗米湯加上一個半個紅薯。

要是冇抓到魚,一碗米湯就作罷。

林珞不是不想反抗劉春花,但唐苑和方力有婚契,會被婚契束縛。

婚契這東西,委實是個不小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