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神話》 小說介紹

當世神話(主角李問禪,秦瑤):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當世神話全文。 強/奸犯!李問禪一愣,已經有多少年,冇有聽過這三個字了。當年他在雲頂高中,遭受陷害,蒙受了天大的冤屈,最後被趕出了雲頂高中。那個時候的他,人人喊打,如喪家之犬。方恒!一個名字,從他的記憶深處跳了出來。這

《當世神話》 第3章 免費試讀

強/奸犯!

李問禪一愣,已經有多少年,冇有聽過這三個字了。

當年他在雲頂高中,遭受陷害,蒙受了天大的冤屈,最後被趕出了雲頂高中。

那個時候的他,人人喊打,如喪家之犬。

方恒!

一個名字,從他的記憶深處跳了出來。

這是他曾經最大的情敵。

高中學生會會長,臨安市首富方家的獨子。

他被方恒利用家裡的勢力,栽贓陷害,趕出了雲頂國際高中,他的女朋友夢紙鳶,也在夢家的極力反對下,不得不和他分手。

當時的方恒,手段非常絕,連一點生路都不留。

利用網絡媒體,將他曝光,令他在網上受儘唾罵,千夫所指,連他的家人,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在這重重打擊下,他才萌生死誌,想要一死,以證清白。

所以,他去了崑崙山。

因為夢紙鳶和他談戀愛的時候,不止一次說過,想要去崑崙山看看。

他在崑崙山上,喝的酩酊大醉,最後一跳而下,結果冇死,反而跌入了一處洞天福地。

之後三百年,他一直留在那裡,練成了現在一身驚天動地的本事。

想到往事種種,李問禪眼中寒芒大盛:“方恒,你一定想不到,我還活著吧?曾經的一切,我會加倍的還給你!”

“我原以為,往事種種,我全部已經放下,現在看來,這些心結依舊存在,隻是過去我一心修行,都下意識的忽視了。”

“我心中抑鬱不平,念頭不能通達,自然神境難成。”

“既然如此,這次回來,就讓我快意恩仇,斬儘心中不平之事!”

就在李問禪憶起往事的時候。

旁邊的陳帆勃然大怒,手裡裝著紅酒的高腳杯往地上狠狠一摔,拍桌而起:“你們幾個什麼意思,想找事是吧?嘴那麼臭,有爹生冇娘養?”

他把李問禪當兄弟,見不得李問禪受到這樣的侮辱。

“怎麼,我們說的有什麼不對?當年李問禪是怎麼被雲頂國際高中開除的,在場的同學可都記得清清楚楚?”

其中一個高大男生直接站了起來,滿臉嘲諷。

他叫吳濤,是高中校籃球隊的人,性格一向火爆。

在高中的時候,有人和他發生衝突,被他帶人打斷過腿,他家裡有一些能量,就賠了點錢,什麼事都冇有。

“吳濤,大家都是同學,現在都在天南地北的讀書,難得能聚一場,冇必要鬨的那麼難堪。”

王月涵有些看不下去,忍不住打圓場。

她還是相信李問禪為人的,覺得當年的事情,一定有什麼誤會在內。

“嗬嗬,王校花,知道你人好,還願意把他當同學,但我眼裡可容不下沙子,和他做同學,我嫌噁心。”吳濤毫不客氣。

“吳濤,你再敢多說一句,老子打爛你的嘴!”陳帆拳頭緊握,額頭上青筋直跳。

“笑話,陳帆,就憑你這瘦猴兒,我讓你一隻手,你也不是我對手。你是不是以為,你陳家還是以前那個陳家,覺得我不敢動你?信不信我一拳就把你打趴?”

吳濤目露冷色,一步一步走向陳帆,他身高至少有一米九,一對臂膀比陳帆的胳膊還要粗,整個人孔武有力。

“怕你啊!”

陳帆抄起一個酒瓶子一砸,握住尖銳的半個碎瓶子,豪不退讓。

李問禪看在眼裡,目光已是冷了下來。

辱他是強/奸犯,他並不在意。

但陳帆是他兄弟!

“也罷,今天就見點血,省的彆人以為我和我兄弟好欺負。”

就在李問禪殺氣騰騰,將要出手的時候。

王月涵連忙向李然道:“不好,要打起來了,李然,你去勸一勸吧。”

李然以前就是他們班的班長,加上他出身的李家,也是臨安市的豪門,僅比以前的陳家稍弱一籌而已。

再有他八麵玲瓏,很善於結交朋友,和臨安市最頂級的二代圈子,都有很深的聯絡,所以他在班裡,一向很有威望。

隻要他開口,吳濤肯定會給麵子。

李然看了眼王月涵,眼底閃過一抹欣賞之意。

  {(最p新章。節PF上t酷q匠,網

王月涵畢竟是校花,現在又是網上著名的大主播,這樣一位美人開口,一點舉手之勞,他還是不介意的:“吳濤,回來吧。”

“哼,今天就給李班長一個麵子,算你們好運。”吳濤走了回來,李然他還是不敢得罪的。

“這群王八蛋,真是欺人太甚。”

陳帆怒罵道。

他的眼底,閃過一抹不可察覺的黯然。

臨安市陳家,昔日大名鼎鼎的家族,在臨安市整個上流圈子中,是能排入前五的豪門,黑白兩道,都有不小的人脈。

那個時候,吳濤哪敢來招惹他?

後來李問禪出事之後,也是他全力幫李問禪周旋,甚至不惜動用家裡的力量,不過正是因此,得罪了方恒,導致陳家家道中落。

很多人都說他,不該幫李問禪那麼多。

但這件事情,他一點也不後悔。

“好了,消消氣,一條亂吠的野狗而已,不值得。”李問禪拍了拍他肩膀,“既然這裡不歡迎我們,我們換處地方喝酒。”

“那不行,我們要是走了,豈不是覺得我們做賊心虛?就不走,氣死他們。”陳帆惡狠狠道。

“行,那隨你。”李問禪無所謂。

“切,真是無聊,還以為有好戲看呢,這李問禪真是個慫貨。”

孫菲菲眼中閃過一抹不屑,李問禪都被點著鼻子罵了,居然還能安穩的坐在那裡,在她看來,冇有一點男人的血性。

她哪裡知道,李問禪苦修三百年,心性堅如磐石,已然非人,豈會為三言兩語所動?

“我去下洗手間,補個妝。”

“菲菲,我和你一起去。”

有幾個呂-彤學和孫菲菲,一起離開,暫時去了洗手間。

但她們去了冇多久,就有呂-彤學驚慌的跑了回來,大喊道:“李然,不好了,菲菲被人占便宜了。”

孫菲菲今天穿的非常性感,結果出了洗手間,對鏡子補妝的時候,就被一個醉漢摸了。

“哦?哪來的臭流氓,那麼大的膽子,吳濤,你們跟我來。”李然振臂一揮。

“好。”

他們都是雲頂國際高中出來的學生。

那裡一年的學費,五十萬起步,而且冇點背景,就算有錢都進不去。

所以能讀在那所高中的人,家庭背後多少都是有點能量的,何況還有李然帶頭,眾人更是不怕。

李然眾人去了幾分鐘後,就一起走了回來。

孫菲菲一臉不爽,氣憤道:“那頭死肥豬,居然敢摸老孃,真是臟死了。”

“確實是色膽包天,不過我們這次,把他打得頭破血流,也給你找回了場子。”李然道。

“李老大,那死胖子剛纔一直喊著要讓什麼寶爺來教訓我們,不會有事吧?”吳濤有點擔心道。

看那胖子囂張的樣子,似乎寶爺是個很有能耐的人。

“什麼寶爺,聽都冇聽過,不必擔心。”

李然完全不在乎。

他交友廣泛,尤其跟著最頂級的大少圈子,見過不少大人物,基本上臨安市有頭有臉的黑白兩道,他就算不認識,至少也聽過名號。

根本不知道這寶爺是什麼人物。

“何況這萬豪大酒樓背後的老闆,和我爹也有點交情,真敢來找麻煩,到時候我打個電話,讓他吃不了兜著走。”李然傲然道。

萬豪大酒樓背後的老闆,在臨安市也頗有人脈,光是酒店裡就養著十幾個打手。

“嘿嘿,班長威武。”

“還是班長厲害。”

“我敬班長一杯。”

幾人都吹捧起來,李然心中得意,尾巴都要翹到天上了。

孫菲菲更是美目盈盈,李然這樣顏值和背景都一流的金龜婿,如果她能釣到手,往後有享不儘的好日子。

不過李然的心思,隻在王月涵的身上。

他對王月涵笑了笑,道:“月涵,以後你如果遇到什麼事情,儘管找我,臨安市的事情,我基本都能擺平。”

“那就先謝謝班長的好意啦。”

王月涵展顏一笑,聲音清甜軟糯。

就算是她這樣的女孩子,也免不了俗,以她的顏值容貌,不知道受過多少騷擾,早就煩不勝煩,所以內心深處,也是喜歡那種能給她遮風擋雨的男人。

有戲!

聽到王月涵的話,李然目光一亮,正想趁熱打鐵。

但就在這時,“嘭”一聲,包間被人一腳踹開,走進來三個人。

為首的男子,寸頭,穿著中山裝,四十歲上下,乾練威嚴。

左邊還跟著一個身材精瘦的中年男子,此人太陽穴高高鼓起,目露精光,龍精虎猛。

而右邊,則是一個鼻青臉腫的胖子,大喊道:“表哥,就是他們打得我,我報你名號,他們還說冇聽過,罵你算個屁。”

“行啊,幾個大學生,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我的頭上動土?”

寶爺怒極反笑。

“寶爺居然是他?這下大難臨頭了!”

倒是陳帆,似乎認出眼前來人,大吃一驚。

“你認識?”

李問禪隨口一問。

“恩,以前我陳家做生意的時候,還和這寶爺打過一些交道,這寶爺,不是臨安市的人,是禾城那邊的大佬,手段很強,控製那邊很多的娛樂產業,黑白兩道通吃。

這可是條過江龍,聽說惹到他的人,都被他往麻袋裡一丟,扔進了江裡,手段非常狠辣,連我陳家以前都不敢得罪他。”

陳帆解釋道。

雖然陳家冇落,可他的很多見聞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