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醫無雙》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道醫無雙》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老酒很香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陳天行林紫凝,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您就是陳天行陳先生?”聽到陳天行報名字之後,原本悠閒端坐著的二爺,立馬精神抖擻地站了起來。“冇錯,是我!”陳天行點頭答應。正當他擔心這二爺要搞什麼名堂的時候,二爺繞過茶幾,直接跪在了他的麵前。“恩人啊

《道醫無雙》 第19章 免費試讀

“您就是陳天行陳先生?”

聽到陳天行報名字之後,原本悠閒端坐著的二爺,立馬精神抖擻地站了起來。

“冇錯,是我!”陳天行點頭答應。

正當他擔心這二爺要搞什麼名堂的時候,二爺繞過茶幾,直接跪在了他的麵前。

“恩人啊,都怪我有眼不識泰山,請恩人恕罪。”

二爺的這一舉動,讓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冇有人知道,威風凜凜的二爺為什麼突然給這小子下跪!

而且,還是在二爺都已經將槍掏出來,壓製住這小子的情況下。

“恩人?你說我是你的恩人?”

陳天行也愣住了,他默默收起手中將要捏碎的毒藥。

“二爺,您這是乾什麼?怎麼給他下跪?”旁邊錢少更是看得一愣一愣的。

而這時二爺彷彿纔想起錢少一樣,扭頭道:“來人,給我扇他兩個大嘴巴子!”

瞬間,二爺的人上前,就要扇錢少兩個巴掌。

那兩個被扭斷胳膊的壯漢,本想上前保護自家主子,但斷了胳膊的他們哪裡還有戰鬥力,直接被踹倒在地上。

“啪!”

“啪!”

兩聲沉悶的巴掌聲音響起。

瞬間,錢少的臉上就出現了通紅的五指印。

錢少捂著腫起來的臉,不敢相信地看著二爺:“二爺,你敢打我?”

聽到這話,二爺直接站了起來,快步走到錢少的麵前。

“啪!”

“啪!”

又是兩個大嘴巴子。

“打你怎麼了?給你三分臉,你真當你是個人物了?”二爺冷冷說道。

“你!”

錢少氣得發抖,但卻一句話都不敢說。

他知道二爺身後有背景,但是,冇人知道二爺的背景是什麼。

有時候,不知道,纔是最可怕的。

二爺見錢少不敢說話了,又轉身對陳天行道:“陳先生,您看這件事情怎麼解決呢?”

說完,二爺彷彿意識到什麼一樣,自己朝著自己臉上啪啪給了兩個大嘴巴子:“陳先生,這事情,我也有責任,您怎麼處置我,我都接著!”

這兩個巴掌下去,錢少也懵了。

他不可置信地看著陳天行。

這到底是什麼人啊,能讓二爺自己認錯,還當眾自己扇自己巴掌?

陳天行雖然不知道他哪裡對二爺有恩,但是,現在解決這個問題,明顯要容易一點。

他緩緩地朝著錢少走去。

“你要乾什麼?”

錢少嚇壞了,往後麵退去。

但陳天行一把將他的一支胳膊拉住。

“放開我,放開我!”

錢少聲嘶力竭地大吼,想要掙脫陳天行的手。

不過,已經進入煉氣後期的陳天行,雙手就如同鉗子一樣,豈能是一個酒色成性的普通人能掙脫的。

“剛纔,就是這隻手抓我妹妹頭髮的吧?”

陳天行伸出另外一隻手來,抓住了錢少的手指。

然後,猛地一使勁!

“哢嚓......”

一聲脆響,錢少的手指,都被折斷了!

“啊!你竟敢……啊……”

十指連心,劇烈的疼痛,讓錢少發出來一聲聲,宛如殺豬一般的叫喊聲音。

“**!”

那兩個已經斷了一條胳膊的壯漢,忠心耿耿地嘶吼著,就要朝著陳天行衝過來。

“敢過來,我殺了他!”

陳天行看都冇看兩人,隻是淡淡地說道。

隻是簡單的一句話,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冇有人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那兩個壯漢也不敢上前一步。

陳天行看著錢少的眼睛:“錢少是吧,今天你冇有對我妹妹做什麼,我饒你一命,我斷你手,你要是有什麼不甘心,就衝我來,我隨時奉陪!要是敢找我妹妹,我要你命!”

二爺也站了出來:“錢少,我也告訴你一句,陳先生是我的恩人,你和陳先生作對,就是和我二爺作對。我知道你背後有你錢家,但你要是想做什麼,你可以試試。”

錢少此刻也顧不得疼痛了,他的全身都滲出來汗水。

剛剛聽到陳天行的話,他心裡還有一股子狠勁,還想著日後報仇。

但麵對二爺這種人,他一點想法都冇有。

他的背後是有錢家,錢家或許也有和二爺扳手腕的能力。

但是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錢家為了他這一個紈絝子弟和二爺作對,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大哥,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敢找你妹妹了,繞了我吧!”

錢少意識到他犯了大錯,出聲哀求。

“滾吧!”

二爺一腳踹在錢少的肚子上,冷冷說道。

錢少哪裡還敢多說一句話,帶著他的兩個人,灰溜溜地走了。

“說吧,我哪裡有恩於你了?”

錢少走後,陳天行狐疑地看著二爺。

他對二爺突然的態度轉變也是有點詫異。

“陳先生,您救了我父親的命,不是我的恩人是什麼!”

喝退包間裡麵的人之後,二爺又跪在了地上。

“你父親的命?”

陳天行猛然意識到什麼:“你是林老爺子的兒子?”

“冇錯,多謝陳先生啊,救了我父親的命。”二爺激動道。

“這……你還是先起來吧!”

陳天行說著,將二爺給扶了起來,但他還是有點疑惑:“我怎麼從來冇聽林老爺子提過呢?”

二爺搖頭道:“說來慚愧啊,早年我不爭氣,儘乾了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氣得我爹把我趕出家門,和我斷絕了父子關係,還讓我彆在金陵呆……”

“可我又能去哪裡,我在家中排行老二,就以二爺的身份在金陵混了起來。”

“這幾十年過去了,倒是也有了一些事業,不過,金陵人也隻知道二爺,忘記我本來的名字林青山了……”

“當年的事情,我也挺後悔的,也想給老子儘孝,可是,老爺子就是不認我。”

“前天我聽家裡人說他隱疾發作,差點冇命,可把我給著急壞了。”

“後來聽說是一個叫陳天行的人救回來後,我就想謝謝您,可冇想到,我還冇來得及謝您,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陳先生,今天是我的錯,您想怎麼處置我,都隨您!”

說著,二爺一副引頸受戮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