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狂醫》 小說介紹

巔峰狂醫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六月添狗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陳言王紅鸞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巔峰狂醫結局吧。 第12章陳言看著麵前雪白羔羊般的身體,臉上的表情卻毫無變化。之前的這具身體,還讓他萬分著迷,不止一次想過洞房花燭夜的美妙和渴望;但是現在,他的感覺是……嫌棄!“可是,我不愛你了!”他淡淡的說道。“不可能

《巔峰狂醫》 第12章 免費試讀

第12章

陳言看著麵前雪白羔羊般的身體,臉上的表情卻毫無變化。

之前的這具身體,還讓他萬分著迷,不止一次想過洞房花燭夜的美妙和渴望;但是現在,他的感覺是……嫌棄!

“可是,我不愛你了!”他淡淡的說道。

“不可能,陳言,你是愛我的對不對,你為了我們兩個人的將來,多麼努力,你說過,一生最大的心願,就是把我娶回家,在新婚的晚上,共渡巫山,完整的擁有我,你忘了嗎?”

王雅舒走上去,要投懷送抱,“不用等新婚,陳言,你看著我,你現在就能擁有我,你還在等什麼,快來抱我,吻我,愛我!”

陳言一根手指,點住她前衝的身體。

輕語道:“我嫌你……臟!”

王雅舒身體一頓,臉色數變,很快變得猙獰憤怒:“陳言,彆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去做林語晨的小白臉,我都不計較了,你還想怎麼樣?你彆忘了,林語晨隻是我小姑姑的秘書,隻要我一句話,她就會被辭退,到時候你陳言,還是一無所有!”

陳言笑了笑。

他看得出來,王紅鸞和林語晨之間,可不是簡單的工作關係,哪是你一句話能決定的?

“你不相信?我實話告訴你好了,上京王飛鵬你知道吧,那可是炎黃國三大財閥之一,身價幾萬億,而我爺爺,是王飛鵬的堂哥,你想想,我現在是什麼身份?林語晨那個老女人算什麼東西,給我提鞋都不配。”

“我再告訴你,我小姑姑以後會給我介紹一個上京富少,我會是上京的富太太,身份更高。”

陳言笑道:“既然你都要當上京的富太太了,你還求我跟你複合乾什麼?你腦抽了?”

冇想到,王雅舒道:“你可以做我的地下情人啊!我養你,畢竟我們已經在一起一年了,我們還是有點感情的,比你給一個老女人做小白臉強一百倍。”

“哈哈哈哈……”

陳言大笑,差點眼淚都要笑出來。

王雅舒惱怒:“你笑什麼?你難道還想讓我嫁給你?陳言,我現在的身份,是不可能的,我來包養你,是對你的最大恩賜了,你懂嗎?”

陳言不笑了,神情卻很冷:“我笑,是笑你王雅舒,恬不知恥!在我眼裡,林語晨比你好一萬倍,你連給她提鞋的資格都冇有。”

“你……?!”

“你可以走了!放心,你要你小姑姑給你介紹上京富少,我不會告訴她你的過往,我們之間……冇有過去!”

“陳言,你真要一條路走到黑?真要為了林語晨那個老女人,跟我劃清界限?”

“滾!”陳言怒吼。

“好!陳言,有你的,我今天從這裡離開,你就是我的敵人,你,還有那個老女人,我會讓你們知道,得罪我的下場,現在的我,可以隻手碾死你們。”

王雅舒惱羞成怒,更嚴重的是,一種病態的妒忌。

陳言說她給林語晨提鞋都不配,讓她突然膨脹的心,升騰起無邊的暴怒,得不到的,就毀掉;屬於我的舔狗,就不允許去舔彆人。

王雅舒穿好衣服,離開。

冇想到,剛開門,就看到門口站著一個絕色美女。

成熟知性,風韻無限。

正是王紅鸞的秘書,林語晨。

林語晨其實一點都不老,頂多比王雅舒大一兩歲,正是女人最完美的時候,王雅舒無論是容貌和身材、氣質,都差了林語晨一大截;王雅舒知道這一點,所以心裡更恨。

此時見到她來找陳言,王雅舒的肺都要炸了。

狗男女,果然早就搞在一起了!

陳言,你給我等著!

“滾開,狗男女!”

她重重推開林語晨,怒氣沖沖的離開。

陳言冇想到,林語晨會出現在這裡,一時間有點發愣。

“喂,你前女友罵我是老女人,我哪裡老了?”林語晨一臉不高興的說,任何女人都不會接受“老女人”這個詞。

陳言一怔:“你什麼時候來的?”

林語晨朝裡麵望了一眼:“有一會了。”

陳言頓時一陣暴汗。

林語晨又問:“還有,你前女友罵我們是狗男女,我跟你什麼關係都冇有,你怎麼不解釋一下?讓我平白受了這頓罵,她現在還要針對我,我是不是很冤?”

陳言道:“解釋也冇用啊,她又不會相信。”

“我看你是根本冇想解釋,你拿我當工具,故意**她,我冇說錯吧?”林語晨哼哼道,“不過,看在你說我比她好一萬倍的份上,不計較了。”

陳言摸摸額頭,這女人,果然什麼都聽到了。

“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輪到陳言問了。

“你是紅鸞的私人醫生,我自然要對你做一番瞭解。”

“你調查我?”

“也不算調查,打電話到江州醫院一問,裡麵有個叫趙永剛的,話特彆多,我還冇開始問,他就什麼都告訴我了,包括你大學寢室床底下有幾本春書,喜歡看女人的哪個部位,電腦裡存了多少電影……”

“**!”

陳言一下跳了起來,誤交損友啊!

趙永剛那個坑爹的,你咋什麼都往外倒啊?

林語晨笑了笑,對這種男生間的小秘密,她隻覺得有趣,根本不在意:“不過,我是真冇想到,紅鸞這個新冒出來的侄女,會是你的女朋友……哦不,是前女友,不但給你戴了頂綠帽子,還鬨到出動救護車。”

這是陳言這輩子最難言的痛。

他擺擺手:“林秘書晚上找上門,不會隻為損我幾句吧?”

林語晨道:“我要對你做一個測試,以便決定你能不能勝任,你接下來要做的任務。”

陳言微微一呆:“我接下來要做什麼任務?”

林語晨道:“去跟我住在一起。”

“啊——?你的意思是,我跟你,同居?”

“不是我跟你,再加上紅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