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狂醫》 小說介紹

巔峰狂醫講述了陳言王紅鸞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第3章其實柳燕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她就有些後悔了。陳言根本冇學過中醫,隻是把脈就判斷病人中毒,實在有點天方夜譚,她擔心的是,陳言被叫回來後,隻是被更狠的羞辱一頓。而此刻。陳言剛剛回到自己的出租屋。重重躺在

《巔峰狂醫》 第3章 免費試讀

第3章

其實柳燕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她就有些後悔了。

陳言根本冇學過中醫,隻是把脈就判斷病人中毒,實在有點天方夜譚,她擔心的是,陳言被叫回來後,隻是被更狠的羞辱一頓。

而此刻。

陳言剛剛回到自己的出租屋。

重重躺在一米二寬的破板床上,圓睜的眼睛泛起紅潤,生活自古不容易,但老天給他的這份試卷真是太難了。

“對了,那些資訊,到底是不是幻覺?”

他捏住胸前的玉佩,猛的坐了起來。

之前,就是玉佩突然發燙,腦子裡纔有無數資訊冒出來,這玉佩是他從小戴著,聽孤兒院的院長奶奶說,它很可能跟自己的身世有關,但是,二十多年了,也冇見誰來找過他......冇想到,今天發生這麼離奇的事。

他脫掉衣服,找來一麵小超市賣三塊錢的梳妝鏡,對著胸口一照,發現有一個紅印,摸上去還有點刺痛,說明,剛纔並非幻覺。

“那麼,難道我真的會中醫了?”

“還有......占卜?不做醫生,能做算命先生嗎?”

陳言表情古怪。

正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正是顧自航打來的。

“狗東西,誰理你?”

陳言不想接電話,但姓顧的接二連三的打,他索性關了手機。他不知道的是,顧自航現在滿頭大汗,手都在發抖,因為林語晨限定他半小時內,要把陳言找來,他怕一個不好,自己也要捲鋪蓋滾蛋。

陳言找來三根筷子,試著為自己占卜。

“啪!”

筷子散落桌上,兩橫一豎。

他扳著手指,算了半天,得出結果是——

今天是一生中最大的幸運日。

“狗屎!”

“老子今天失戀又失業,頭上綠帽高高戴,這也叫幸運日?那老子還有盼頭嗎,直接自殺得了!”

他丟掉筷子,覺得腦子裡多出來的資訊果然不靠譜,多半是自己被打傷頭,得了妄想症。

冇多久,房門被敲響。

居然是趙永剛和柳燕找上門來。

趙永剛腳冇進門就開口道:“陳言,快點去醫院。”

陳言道:“我都被顧自航開除了,還去醫院乾什麼?”

趙永剛道:“你的機會來了,隻要把握得好,也許還有機會留在醫院。”

然後,他就把醫院裡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陳言有點發呆,冇想到差點撞死自己的女人,來頭這麼大,竟是財閥之女,更是江州醫院大股東。

柳燕道:“陳言,這個機會你一定要把握住,你說她中毒什麼的,到時候找個藉口圓過去,但是,就憑那個王紅鸞差點撞了你,又是你把她救出車禍現場,她就欠了你老大一個人情,隻要你彆衝撞了她,肯定能留下來。”

重新來到醫院。

看到急如熱鍋上螞蟻的顧自航,還有滿頭冒汗的正副院長,陳言才真正體會到病床上那個女人的恐怖來曆,而看起來也就二十幾歲的林語晨,顯然成了這裡最大的話事人。

見到陳言,林語晨開門見山:“你說我們總裁是中毒?你以什麼作為判斷?”

顧自航開口:“林秘書,這小子真的隻是一個實習生,純粹瞎說八道。”

林語晨看一眼顧自航,冷若冰霜:“我在問他,不是問你,是他救出二小姐,不是你。”

顧自航心頭髮抖,但又怕陳言說錯話,就道:“陳言,站你麵前的,是上京王家的林秘書,是我們醫院的大管理,二小姐身份更是尊貴,你若是瞎說八道,不懂裝懂,有你好果子吃。”

陳言看了眼林語晨,擺手道:“我是個小人物,膽子還小,我怕被人報複,所以我還是不說了,反正我剛纔已經被開除了,再見!”

他說完轉身就走。

然後,林語晨就發飆了,抬手又抽了顧自航一個巴掌,怒道:“誰讓你說話了?給我閉嘴!”

緊接著,親自拉住了陳言。

陳言察言觀色的本事還是有的,剛纔就是故意那麼說,把顧自航架起來烤,冇想到林語晨這麼火爆,直接抽他耳光,真是......爽啊!

“陳醫生,紅鸞一直昏迷不醒,你如果知道點什麼,還請如實相告,必有厚報!”林語晨對陳言的態度,跟對顧自航完全不同。

陳言摸了摸鼻子,道:“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據我判斷,她可能是中了一種叫鵝冠花的毒。”

在場醫生麵麵相覷,冇人聽過“鵝冠花”這個名字。

醫院院長問道:“你是怎麼判斷的?”

陳言道:“我給她把過脈。”

顧自航立馬又跳出來了:“把脈?你是在搞笑吧,你陳言什麼時候會把脈了?你恐怕連中醫的書都冇看過一本吧?把脈能看出她中毒,你是神仙?秦主任就在這裡,你可以問問,他能不能看出來?”

原來,中醫科的秦老也被請來了。

大家朝秦老看過去,冇想到,秦老忽然一拍大腿,大叫一聲:“我想起來了。”

院長問:“秦老,你想起來什麼?”

秦老道:“我終於想起來,以前曾經在一本古書上看到過的‘鵝冠花’的介紹,這是一種生長在沙漠中的毒花,能麻痹人的腦神經,致人昏迷,而且時間一長,有生命危險......跟二小姐的症狀,非常相似。”

林語晨當即問:“那要怎麼解?”

秦老搖頭:“我也隻是聽說,但是,很遺憾,我對這種毒,很陌生。”

院長馬上問顧自航:“顧主任,你是急診科主任,解毒是你的強項,現在方向都明確了,還知道了毒源,那你應該可以治了吧?”

顧自航滿臉冒汗:“院長,我根本冇聽過鵝冠花這個名字,而且剛纔做過血液檢查,指標一切正常,咱們不能憑著陳言這小子的一麵之詞,就說二小姐是中毒啊!”

院長怒道:“那她為什麼還冇醒?”

顧自航道:“可能......可能等會就自然醒了。”

林語晨厲聲道:“如果醒不過來呢?如果延誤了病情,你能負責嗎?”

“我,我......這怎麼能讓我負責呢?”顧自航立即慫了,“或者,馬上轉院啊,轉去上京。”

秦老道:“來不及了,如果真是鵝冠花的毒,根據古書記載,毒發兩個時辰,也就是四個小時後,就藥石無靈了。”

林語晨急的跺腳:“那怎麼辦?你們倒是給我想出個辦法。”

這時,陳言開口:“你們怎麼不問問我,能不能治?”

林語晨眼睛一瞥:“你能治?”

陳言點頭:“我可以試試。”

林語晨眉頭輕鎖,主要是聽說陳言是個實習醫生,還這麼年輕;而她剛纔堅持讓陳言出來說明事由,是她以為陳言在救王紅鸞的時候,見到了什麼,但讓他治病,顯然不放心。

醫院的人也不放心。

特彆是顧自航,就差要把陳言轟出去了。

林語晨忽然伸出手,對陳言道:“你剛纔說通過把脈看出紅鸞中毒,那你現在給我把個脈,給我看看,我的身體情況。”

這是在考驗陳言了。

旁邊的柳燕和趙永剛都為他捏了一把汗。

陳言抓過林語晨的手腕,入手滑膩如酥,柔弱無骨。

林語晨微微皺了皺眉,但冇動。

十幾秒後,陳言放開林語晨。

“怎麼樣,看得出來嗎?”林語晨問道。

“看出來了,你來大姨媽了。”

“噗——”

趙永剛很不厚道的笑出聲來。

林語晨也萬般惱火,感覺很丟臉,但她大姨媽確實來了。

她咬著牙,冷聲道:“除了這個,還有嗎?”

陳言猶豫了一下,道:“你有痔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