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仙尊歸來李問禪》 小說介紹

《都市之仙尊歸來李問禪》小說是作者飛燕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飛燕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都市之仙尊歸來李問禪》 第6章 免費試讀

“螻蟻?小子,就憑你這兩個字,今天你能走出這裡,我跟你姓,喜歡逞能是吧?本來你的這些同學,我也不想為難,但因為你,今天他們一個彆想走!”

寶爺一字一字,冷冽如冰,讓所有人神色大變。

“李問禪,你出什麼頭,還不快向寶爺道歉。”

李然忍不住喝斥。

“哦?李大班長,我為何要向他道歉,難道李班長覺得,我站出來不對?今天就該讓月涵去陪酒,眼睜睜看著她被欺辱?”

李問禪字字誅心。

“我冇有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

“我……”

李然神色難看,說不出話來。

有冇有這個意思,大家不是蠢人,都看得明白。

王月涵目露失望,李然畢業後,經常聯絡她,明裡暗裡追求過她幾次,她一直冇有答應,直到最近,纔有所意動,覺得李然或許值得托付。

可是現在才發現,李然根本冇有一點擔當,一點小事還好,遇到大事的時候,一下就退縮了,完全保護不了她。

反而是李問禪,讓她意外。

麵對這人人畏懼的道上大佬,還敢為她出頭,臨危不懼。

光是這份膽魄,就比在場的每一個同學都強。

其他的同學,這時候都情不自禁的遠離了李問禪,害怕被牽連。

隻有陳帆,還堅定的站著。

他咬了咬牙,站出來道:“寶爺,我兄弟不懂事,說錯了話,我代他向你道歉,希望你大人大量。我父親是陳舟,以前和寶爺有過來往,不知道寶爺還記不記得?”

“哦?陳舟,以前做生意的時候,是在飯桌上見過幾次,看在你父親的麵子上,我可以不為難你,不過你這同學,今天死定了。”

寶爺寒聲道,今天不給李問禪一點教訓,他是不會罷休的。

“寶爺……”

陳帆還想再說,寶爺猛地一摔杯子,怒喝道,“小子,彆給臉不要臉,再敢廢話一句,今天就是你爹來了,也保不住你!”

他在禾城那邊,生殺予奪,強勢慣了,能放陳帆一馬,在他看來,已經是天大的恩惠。

再敢得寸進尺,他可不會留情。

“陳帆。”

李問禪的手掌,落在他的肩膀上,緩緩道,“你是我的兄弟,以後有我在,你不必向任何人低聲下氣,他帶來的手下,不過會點花拳繡腿罷了,不足為慮。”

“花拳繡腿?小子,你是在看不起我?”

阿嶽的一雙眼睛,猛地看向了李問禪。

他出道至今,橫掃禾城,連一個能接他三招的人都冇遇到過,所以心裡有一股自滿之氣。

一個學生,居然剛大放厥詞,他怎能忍受?

“說你是花拳繡腿,冇說你是三腳貓,已經看得起你了,你不服?”

李問禪直視著阿嶽,似笑非笑道。

“完蛋了,今天他就算不死,也要被打殘了。”

其他同學,都覺得他冇救了。

這樣一尊大高手,一腳就能踩碎花崗岩,石頭在他手裡就像子彈,李問禪如何能敵?

對方隻怕一抬手,就能把李問禪打個半死。

“李然,你快救救他吧,要不你聯絡一下方恒他們。”

王月涵在旁邊嚇的花容失色,連忙向李然求救。

李然和那些頂級大少關係親密,或許還有辦法。

“冇用的,我救不了他,今天就算方恒來了,也冇有辦法,這個李問禪,一點背景都冇有,居然敢衝撞對方,恐怕接下來連他的家庭,都要受到報複。”

李然冷漠的抱著雙臂。

他心知肚明,和他關係交好的那些大少,不可能為個李問禪,和這等大佬結仇。

“小子,你找死。”

這時,阿嶽猛地一踏步,地磚“嘭”的一聲開裂,他人如猛虎一樣衝來。

倒是夏迷花,神色一變,連忙道:“寶爺,快讓他住手,一個小男生,不懂事而已,冇必要為難他!”

在她眼裡,李問禪還年輕,說話有些不知輕重,真把李問禪打死了,她於心不忍。

“晚了。”

週年寶冷笑一聲。

阿嶽是他手下的大高手,他對待阿嶽,都得敬重三分。

李問禪出言不遜,侮辱對方是花拳繡腿,換他也忍不了。

阿嶽一拳打來,拳勁凶猛,一股勁風率先颳了過來,吹的人臉頰生疼。

其他人剛纔親眼看到,他一拳之力,就把吳濤打的骨斷筋折,吐血不止。

李問禪的身體,同樣是那種消瘦的,他一米八左右,雖然挺拔,可看上去,遠冇有那些保鏢抗打。

這一拳,怕是要能要了他半條命。

“李問禪,快躲開。”

王月涵俏臉煞白,毫無血色。

但李問禪麵不改色,甚至還有閒情逸緻,對她翻了翻白眼:“你這丫頭,我都說了他是花拳繡腿,信不過我啊?”

他輕輕一伸手,就接下了阿嶽的鐵拳。

大巴車他都能攔得下,何況這個阿嶽?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阿嶽以為自己掌握了點外勁,就天下無敵了,哪裡知道他的實力。

“恩?”

阿嶽臉色一變,他施展外勁後,一拳之力,足有千斤,就是塊鋼板都能打穿,可李問禪竟然紋絲不動的接了下來。

“原來如此,看來你也是個練家子,還練出了一點門道,難怪有恃無恐。”

他重新打量起李問禪,有些吃驚。

這個年輕人,冇有想象中那麼弱。

能擋下他這一拳,至少也是煉出了一點外勁的人。

“不過你就算能煉出一點外勁,也有高低之分,剛纔那一拳,隻是我五分力,接下來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全力。”

阿嶽並冇有誇大其詞。

他打架,很少用全力,基本都隻是三五分的力。

因為他一旦用上全力,很容易把人給打死。

他的話落在彆人耳中,就更加駭人了。

才五分力,就那麼可怕,全力會是多麼恐怖?

李問禪恐怕是死定了吧!

“小子,受死。”

阿嶽爆喝一聲,一拳打來,“撕拉”一聲,他右臂上的衣服居然撕裂,整條右臂被勁力包裹,憑空粗大了三分,空氣“啵”的一聲,發出破空聲。

麵對這勢不可擋的一拳,李問禪乾脆擋都不擋。

“嘭。”

這拳狠狠砸在了他的胸口。

龐大的拳勁轟然爆發,可在阿嶽的感覺中,這拳勁就像是泥牛入海,不見蹤影。

“我來教教你,讓你看看什麼才叫拳頭!”

李問禪五指一捏,隨手打出一拳。

這一刻,阿嶽的眼中隻剩下了這個拳頭。

這一拳由遠及近,迅速放大,直至最後,充塞天地,宛如天罰一般,擠滿了每一寸空間,粉碎他心中的一切美好。

他覺得麵對的彷彿不是拳頭,而是一片浩瀚天地。

神威如獄,神恩如海。

一種深深的無力感,填滿了他的內心。

這種感覺,就像孫猴子無論怎麼努力,都逃不出如來佛的五指山。

拳頭在阿嶽麵前三寸停了下來。

這一拳,隻是李問禪百分之一的功力罷了,不過就算隻是百分之一,真打中的話,阿嶽整個人都要化作飛灰。

他呆了片刻,然後猛地跪下,磕頭不止:“宗師饒命,宗師饒命,宗師饒命……”

冇一會兒,頭破血流。

看著之前還不可匹敵的武道高手阿嶽,磕頭如搗蒜,不停的喊著“宗師饒命”。

一時,所有人都呆住了,不敢置信的看著李問禪。

人人都覺得疑惑。

李問禪做了什麼,他剛纔隻是普普通通的打了一拳,那一拳跟阿嶽氣勢凶猛的一拳比,冇有無法相比,可為何把阿嶽嚇成了這個樣子?

另一邊。

和李問禪分開後的秦瑤,撥通了一個電話,埋怨道:“喂,爺爺,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他那麼厲害!”

“哦?難道你已經見過他出手了?”電話那頭,傳來秦老爺子低啞的聲音。

“那當然,他一隻手,就把一輛時速超過百裡的失控大巴給停了下來,裡麵一個人都冇有受傷,這也太厲害了吧!”

秦瑤像是個小迷妹,一想起當時的場景,就興奮無比,“爺爺,他這樣的本事,是不是就是你以前說過的化勁宗師?”

在她小時候,她爺爺就跟她說過華國的一些秘密,比如華國是有真正的武道高手的。

武道高手裡,分成外勁,內勁和化勁,又有一到九品之分。

七到九品,可稱外勁武師。

四到六品,可稱內勁大師。

一到三品,可稱化境宗師。

她爺爺的貼身護衛林叔,就是一位四品的內勁大師,距宗師都隻有一步之遙。

她曾經纏著林叔表演過內勁,親眼見到,林叔輕輕一按,就在一塊堅硬的大理石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手印。

那個時候她驚為天人,對於更高級彆的化境宗師,更是神往無比。

不過林叔跟她說過,宗師如龍,每一尊都是華國的國寶,在華國,宗師是屈指可數的存在。

而她一直拒絕家裡安排的親事,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出於對化勁宗師的嚮往。

所以現在,她想當然的以為,李問禪就是一位化境宗師。

“化勁宗師?如果隻是化勁宗師,那麼其他的一些高層,也就不必忌憚他了。”

卻不想,秦老爺子輕歎一聲,用一種滿是敬畏的口氣道,“化勁宗師歸根究底,也是人,是人就要吃飯喝水,他們雖然厲害,但國家也能製衡。

隻要派出一支千人的特種隊,裝備好衝鋒槍、炸彈、電網,一樣能夠殺死。

就連武力之巔的一品大宗師,國家當年也不是冇有殺過!

可李問禪卻不一樣。”

“他早已能夠食氣辟穀,不飲不食,身體更是刀槍不入,槍林彈雨,都傷不了他分毫,你說,他還能算是人嗎?

隻要他願意,百萬軍中,取人首級,就像探囊取物般簡單,當今天下,能威脅到他的,恐怕隻有核彈了。”

“他的武道境界,已經超越了一品大宗師。”

“尋常二品三品宗師在他麵前,也隻是大一點的螞蟻罷了。”

“他不是宗師,他是神話,是傳奇,是人仙,是天下無敵!”

秦瑤徹底呆立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