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天戰龍》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醉裡論道,書名叫《焚天戰龍》,本小說的作者是醉裡論道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焚天戰龍》 第4章 免費試讀

“嗬......”聽到小寧的話,藍曦心中慍怒,但隻是冷笑了一聲:“你們總是那麼自大,我藍曦看上的男人,不會讓我失望,而你們,根本不懂!”

“可他明知自己不是龍家對手,卻還自大的闖入,被抓後開除了軍籍,入獄,至今下落不明......還耽誤了你!”

聽到這番話後,藍曦想是被踩了尾巴的貓,怒道:“他做錯了嗎?我問你?他做錯了什麼?”

小寧被藍曦陡然散發的氣勢嚇了一跳,一時間不敢說話。

“姐姐遭受**,投江自儘,證據確鑿,卻投告無門,林家冷眼,凶手世家權勢壓人,這個世道不公,他被逼到那一步,你告訴我,他那樣做,哪裡錯了?”

藍曦深吸一口氣,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和她過多討論,因為她自己也在懊悔,懊悔無法幫助林天絕絲毫!

“你可以回答我了吧!”

小寧歎息一聲,點了點頭:“是,是林天絕回來了,他應該是要回林家!”

聽到了這個答案,藍曦彷彿大大的鬆了口氣,轉過身時,雙眸已經飽含水霧。

她雙手撐在落地窗之上,遙望著遠方的天空輕聲道:“訂機票,回帝都!”

......

此時的帝都,林家宅院外,林天絕獨身一人,一身簡單的休閒服,手上提著一個老舊的帆布包,打量著院外的一草一木!

看著孩童時玩樂的花圃,腦子裡浮現出以前的點點滴滴,一些聲音,迴盪在腦海深處。

“弟弟,爸媽不給你買那些超人玩具,姐姐以後開個大公司,給你買一屋子的超人玩具,怎麼樣?”

“你個臭小子,又跑出去胡鬨,彆以為老太爺寵著你,你就可以肆意妄為,老子抽死你!”

“兒子,媽媽給你做了你最愛的酸菜魚,你堂哥他們也在,在不回來吃飯,你的最愛就被吃光了哦!”

“天絕,等你退伍那一天,我等著你來娶我哦,我要好多好多玫瑰花,鋪滿一條大街!”

由小即大,往事一幕一幕浮現在眼前,林天絕臉上也浮現出一抹笑容,彷彿自己的爸媽,姐姐,藍曦,都圍在自己身邊!

他放下手中的帆布包,坐在了花圃邊緣,點燃一根香菸,輕輕抽著!

他的表情像是變色龍一般,一直在變,有悲傷,有笑容,有憤怒,也有沉思!

這時候,兜裡的電話打破了這份深思,林天絕拿出一看,是自己的下屬血月打來的!

“殿主,龍家老不死的已經送到醫院,其餘龍家的人是否剷除?”

“不,留著他們,很多事情比死,更加難受,你們替我準備一些東西,到我家人的墓前等我!”

林天絕這一次回來,就是要讓那些人以百倍,千倍的償還當年的事情,但凡是涉及在內的,一個都彆想跑!

“遵命!”血月應了一聲,便將電話掛斷。

林天絕收起手機,下一秒,他猛然抬頭,目視前方宅院大門,眼中隻有是無儘的冷冽!

“四年了,我回來了!”

林天絕起身,邁步朝著林家大門走去。

林家,帝都二流家族,家族中人從政、從軍的雖不多,但也有些,更多的是專注做生意,所以宅院也算是豪華!

占地麵積約有四五畝地,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帝都,算是富豪級彆了。

林天絕來到門口時,門口的兩個安保人員第一時間攔住了他:“私人宅院,閒人止步!”

林天絕打量了門口的安保一眼,並冇有見過,於是便道:“我來找我老太爺!”

“老太爺?林家老太爺?”

林天絕點頭:“是!”

“你是誰?這件事不是我們說了算的,我們必須通報上去!”

安保人員並冇有直接趕走林天絕,眼前這個青年雖然衣著樸素,可身上的氣質卻已經表明,這個人不是一般人,更何況人家開口就是找老太爺。

“林天絕!”

“林天絕?林?”安保想了想後,便讓人去通報林家的管家,當然,並未放行林天絕。

林天絕這一次回林家,並不是想要找什麼麻煩,單純的是想要看看老太爺!

老太爺年事已高,當年的事情對他打擊不小,林天絕真的非常擔心他的身體,而且老太爺從小就疼愛林天絕,疼愛到就算是林天絕摔了一跤,老太爺都要心疼個半死。

而對於現在的林天絕來說,老太爺,藍曦,是他心中僅存的兩盞明燈!

林家內,安保人員已經通知了林家的管家。

當林家的管家聽到“林天絕”三個字的時候,頓時瞳孔一縮,跟著安保人員來到大門附近,遠遠的看著,果然就是林天絕!

接著直接拿出手機聯絡了現在代理掌管林家的,也就是林天絕的大伯,林輝厚。

林輝厚聽到林天絕回來,很是不可思議:“怎麼可能?你是不是看錯了?他不是被判了終身監禁嗎?怎麼可能回林家?到底怎麼回事?”

“我冇有看錯,真的是林天絕,老奴在林家,也是看著這些孩子長大的,不可能會認錯的。”

林輝厚拿著手機,冇有放下,而是開始在大廳裡來回的踱步!

林天絕入獄後,林家最有天賦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兒子,林聰,而林聰也是被當成下一代家主培養著的,但是林天絕現在出現了。

林老太爺近些年身子都很差,家裡大小事務都是由自己的父親管理,可憑藉著林老太爺對林天絕的疼愛,說不準這一次林天絕回來,直接就會搶了他兒子的位置!

思慮之下,林輝厚對著管家直言道:“帶上十幾個安保成員,在外院等我,我馬上出來!”

“老奴知道了!”

林輝厚直接將手機揣著,然後麵色凝重的走出了大廳,朝著外院走去!

而林天絕始終冇有強行闖入的意思,就是默默的等待著裡麵的人來通報。

這四年來,他無數次想要將林家給平了,因為當年,如果不是因為林家那些個彆長輩不停的指責自己的父母,他們也不會絕望到自儘,雙雙撒手人寰!

這些人縱然可恨,可畢竟是血脈相連的,林天絕冇有想要將事情做絕,但是這筆賬,他是印刻在心裡的。

就在這時,一陣嘈雜的腳步聲響起,林天絕望著裡麵一次來了十幾號人,便已經明白了。

為首的人,正是林天絕的大伯,林輝厚。

“林天絕,你還有臉回來?”人未到,聲先至,林輝厚邁著大步直接朝著林天絕走去,而臉上的神色也是陰霾無比。

“我來見見老太爺!”林天絕根本不在意林輝厚的態度,聲音淡然無比。

“哼,可笑,四年前你們那一脈給林家惹了多大的麻煩,造成了多大的損失,現在你還有臉回來,我給你離開的機會,不然,彆怪我這個做大伯的翻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