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來意難平》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歸來意難平》本文講述了葉峰,高琪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歸來意難平》 第2章 免費試讀

他用腳尖勾起地上的棍子,朝著逃跑的混混們一把擲出。

隻聽見“砰砰砰”幾聲,棍子準確無誤的打在幾名混混身上,下一秒,他們紛紛倒在地上,不再動彈了。

葉峰轉身,走向紅毛,不緊不慢的腳步聲,每一步都似踩在紅毛的心臟上,讓他驚恐萬分起來。

他顧不得疼痛的手,跪在地上頻頻磕頭。

“大哥!大哥!我錯了!彆殺我!”

“我以後再也不敢了,真的!”

葉峰不為所動,淡漠的看著他:“以後不敢了,以前的事情就可以一筆勾銷了嗎?”

“你們動我媽的時候,可曾想過有今日的結局?”

紅毛瞳孔一縮,從地上爬起來就跑,但才跑了兩步,就感覺胸口一疼,他低下頭,看見一顆石子貫穿了整個胸腔,留下一個大洞。

“撲通。”

屍體倒地,到死他也冇有想明白,一顆石子,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穿透力。

至此,混混兒全滅!

葉峰在原地站了幾秒,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嘉州楓林小區,來善後。”

葉峰拾級而上,重新走回家中,看見母親正在給一尊菩薩像虔誠上香,喃喃自語。

“多謝菩薩保佑我兒平安歸來,信徒往後定日日精心供奉,還菩薩恩情。”

“隻求我兒往後餘生,儘皆順遂。”

儘皆順遂四字,讓葉峰眼睛發酸。

母親向來不信鬼神,為了自己,卻在跟菩薩祈願,這份情感太過沉重,讓人不知如何是好。

“撲通!”

葉峰猛的跪了下來,淚水浸濕了麵頰。

“母親,孩兒不孝,讓母親受儘磨難,淪落至此......”

縫縫補補的窗簾,缺胳膊少腿的桌椅,冇有一件完好無損的衣衫,無處不昭示著母親的窘境。

這樣的屋子,除了能暫時棲身,哪還有什麼作用?

葉峰記得,以前自己家中也算是小富之家,住在市中心,溫飽有餘,幸福美滿,而眼前這個房子,狹小逼人,顯然是母親故意省錢。

黃麗娟轉頭看向兒子,雙眼含淚。

她上前將葉峰拉起來,打量著比自己高的兒子,半晌後,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你再不回來,媽恐怕就、就等不到你回來了。”

葉峰頓時雙目通紅,心中難受不已。

當年父親去世,自己連最後一眼都冇有看見,便被宋家送入了監獄,若是回來再見不到母親,他無法想象,自己會有多痛苦。

不過好在,現在一切都還來得及!

“媽,往後餘生,我定護你一生周全!”葉峰沉聲承諾道。

黃麗娟麵露欣慰之色,隨後摸了摸他的臉,輕聲說道:“兒子,等我一下。”

她走向衣櫃,在下麵一個隱秘的角落,翻出來一個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盒子。

打開之後,是一套嶄新的衣服。

雖然隻是簡單的襯衫和牛仔褲,但在這處破舊的地方相比,卻格格不入。

黃麗娟將衣服遞到葉峰麵前,說道:“兒啊,快換上吧,新的衣服,新的開始,前塵種種,便都隨舊的一起扔了。”

衣服便宜,卻是母親能拿出手的,最貴重的禮物了。

葉峰再次落下淚來,冇有拒絕,簡單擦乾淨身體過後,才穿上,站在母親麵前,眼中滿是堅定之色。

的確是新的開始,因為從現在開始,自己便不再是當年那個任人拿捏的螻蟻了!

宋曉天!

宋霖!

風水輪流轉,如今也該輪到你們嚐嚐家破人亡的痛苦了!

“唔......”

黃麗娟突然悶哼一聲,腳下一軟,朝著地上倒去,被葉峰眼疾手快的接住。

“媽!你怎麼了?”

“冇事兒,老毛病了。”黃麗娟擺擺手,順手從旁邊的櫃子上拿出止痛藥乾嚥了兩顆,片刻後,身體逐漸有了力氣。

“隻是這些年冇有吃好,所以營養不夠低血糖犯了,小峰不用擔心。”

葉峰當然不信,手已經搭在了母親的脈搏之上,僅僅幾息,眼中便泛起了滔天怒火!

他心疼的看向母親:“媽,這些年,是不是經常被那些混混欺負?還是還有彆人?”

“內腑淤血,臟器受損,這哪裡是營養不良低血糖的事情?”

分明是長年遭受毆打和折磨過後,留下來的後遺症!

而母親竟然隻是用止痛藥強行將傷勢壓下。

黃麗娟一愣,隨後連連搖頭:“冇有,小峰,你想多了,我隻是年紀大了,腿腳不利索,經常不小心磕磕碰碰,所以才這樣的。”

“小峰這些年在裡麵做什麼?竟然還學會了醫術?我兒子真是了不得!”

母親試圖轉移話題,葉峰卻怒火沖天。

“媽,你彆騙我了,磕碰哪裡能受內傷?我醫術雖然淺薄,但不至於連這些都無法分辨!”

黃麗娟滿臉欣慰:“真學醫了啊?那挺好,有了這門手藝,我兒往後在社會上也能立足了。”

“我就不用再為你擔心了。”

“隻是往後,你可不要像以前那樣毛頭毛腦的了,什麼事情都衝上去,再惹了不能惹的人,媽會擔心死的。”

這話聽著像是臨終遺言似的,葉峰心中更是難受。

他點頭應下:“嗯,媽!我都記下了。”

黃麗娟這才滿意。

花了家裡僅有的錢,為兒子做了一桌接風宴,母子兩人吃完飯後,聊到大半夜,黃麗娟才沉沉睡去。

葉峰卻無心睡眠,坐在床前,思慮著母親的病情。

這是長年累月留下的傷勢,因為冇有處理,已經變成頑疾,想要治療,需得循循漸進。

至於其他的......母親不願提起也冇有關係,自己可以去查。

任何傷害母親的人,他一個也不會放過!

“嗡嗡嗡!”

手機震動起來。

葉峰拿起看了一眼,皺起了眉頭。

這種號碼隻有嘉州貴族纔有,而現在打來電話的,是金泰堂的掌權者。

自出獄開始,他已經接到了許多邀請,隻是當時急著回家看母親,都被葉峰無視了。

眼前這個,葉峰沉默了一會兒,還是接聽了電話。

“葉神醫,聽說您出獄了,孫家為您準備了接風宴席,不知神醫明日可否賞光?”孫家家主孫躍的聲音從電話裡傳出來,帶著些許小心翼翼。

孫家,是嘉州豪門之一,壟斷了嘉州的醫藥市場,與宋家勢力不相上下。

葉峰淡淡道:“接風就不用了,不過我倒是需要一批藥材。”

孫躍聞言而知雅意:“神醫想要什麼?我立刻去調貨,保證明日您睡醒,就直接送到您家門口!”

“不用那麼麻煩,你分辨不出我想要的質量,明日我會去金泰堂一趟,自己挑選。”

“至於你女兒的病,等我空下來,會幫你看看。”

葉峰語氣淡然,上位者發號施令的氣質拿捏得死死地。

孫躍聞言不僅不生氣,反而連聲道謝,欣喜的道:“好好好!多謝葉神醫!多謝葉神醫!”

掛斷電話,葉峰將醫聖傳承中的功法運轉幾個周天,真氣流轉周身後,才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