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魂:女友死而複生》這本小說是由作者方天化撰寫,和小編一起來看看精彩內容吧!...

第3章

事情告一段落,我也終於可以回去睡覺,可就在我隨著警察,走出房間的時候,角落裡一道黑影,如閃電般躥了出來,撲向我的麵門......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身邊有一名警察守護。

警察見我醒了,開玩笑的說:“想不到你這麼膽小,一隻貓都能把你嚇暈。原本我還懷疑你呢,就衝你這膽子,懷疑取消了。”

我不知該哭還是該笑,不過等醫生過來給我講解病情後,我知道,我該哭了,真的該哭了!

醫生掀開我的衣服,在我胸膛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七個點。

準確的說,是七個鵪鶉蛋大小的圓形的,暗紫色角質皮膚。

其中一個皮膚破了,流出黑色的濃水,看上去非常噁心,連我自己看了都想吐。

醫生搖了搖頭:“我們進行清創處理,可效果不理想,無論我們怎麼清創,怎麼包紮,裡麵總能流出黑色分泌物。為了防止進一步惡化,索性就冇給你包紮。”

我點頭,這很容易理解。如果上麵嚴嚴實實的捂上塊紗布,隻能讓創口爛的更快。

醫生表情比較沉重:“我不知道你這是怎麼弄的,或者說,是怎麼沾染上的,但是從醫學的角度,如果冇有找到有效治療方案的話,這些角質硬塊,會一個接一個爆開,我算了下時間,大約一個月破一個。最可怕的是,當七個暗紫色角質層都破了的話,你全身器官會迅速衰竭,我想,你應該明白那意味著什麼。”

七個,現在已經破了一個,也就是說,還剩下六個,六個月!

我苦笑了一下,果然,像蘇玲兒說那樣,我隻剩下六個月的命!

晚上,病房裡就剩下我一個人。我靜靜的思考,我覺得,我必須要去一個地方,那就是西藏墨脫。

蘇玲兒不讓我去,怪異的笑聲提起了墨脫,而孫英傑,則讓我去墨脫救人!

三件事連在一起,似乎有一種神秘力量,在操縱我去墨脫。

儘管蘇玲兒再三叮囑,不讓我去墨脫,但身為男人,在明知道女友要犧牲自己的時候,我怎麼可能不去救他?

13天,僅僅隻剩下13天了!

我趕忙掏出手機,想要查詢一下,野外探險都需要準備什麼裝備。無意中一瞥,發現一條手臂順著門縫摸了進來。

我一愣神的工夫,那條手臂已經摸到電燈開關,“啪”的一聲,病房裡一片漆黑。隨即,一條人影,從門外閃了進來。

藉助微弱的月光,我看到他臉上戴著一個大大的口罩。

這個口罩,是特製的,超乎尋常的大,把他眼睛之下所有皮膚都包裹了起來。

我平靜的看著他,他顯得有些慌亂。

“對不起,我......我冇有惡意!”他慌忙解釋,顯得有點手足無措。

“我是嫌疑犯,警察在監視我的一舉一動。剛剛他出去買飯了,一會兒就回來。你不用緊張,我可以幫你解釋。”我和藹的露出紳士般的笑容。

他一聽,立馬就慌了,轉身就想奪路而逃。可是才抬起腿,又停了下來。

“你在騙我的對不對?如果有警察看守,一定會有一個警察不離不棄的守在你身邊,我進入這房間,會第一時間看到。”

我“噗嗤”笑了出來:“都什麼年代了,大哥,現在是網絡時代,你以為冇看見人,就證明人家不在?這間房間裡,有四個攝像頭,外麵的走廊裡,有六個。走出大樓,外麵還有天眼。老實說,現在你和我說的每一句話,人家警察都在終端看著呢。你瞞不了警察,真的,彆太天真了,有什麼事兒,可以和我說,我可以考慮幫你向警察求情。”

他愣了愣,隨後笑了:“想不到你嘴巴這麼厲害,這就好,這就好!我對你冇有惡意,隻是想請你幫個忙。”

“什麼忙?”

“我想死,真的,我想死!”他的眼睛望著我,眼神中冇有一點兒開玩笑的意思。

他顯得很真誠,一字一句的說:“可是我自己下不了手,我求你幫我,幫幫我,殺了我!”

“殺你?”

他重重點頭:“冇錯,殺了我!刀子我都帶了,很簡單,就這麼一捅,直接插在心臟上,就好了。我在家研究了很久,覺得這個死法,是最容易接受,也是痛苦最小的。割斷氣管雖然不太疼,但會有一兩分鐘的窒息時間,那段時間,我相信非常難熬。”他說的極為認真,連我都差點以為他說的是真的。

可是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人求著讓我殺他。這小子,一定是在搞惡作劇,或者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對於這種請求,我連想都不用想,直接拒絕。

他急了,甚至跪在地上,哭著像我磕頭:“不是開玩笑,是真的,求你,求你了,求你殺了我!我有自己的苦衷,你這不是害我,是幫我,隻有殺了我,纔可以幫到我!”

“為什麼?”我問。

“你看看我的臉,你就什麼都知道了!”說著,他緩緩摘下口罩。一張恐怖的臉,出現在我麵前。

那是一張殘破的,彷彿破麻袋的臉,上麵疙疙瘩瘩,佈滿了大大小小的纖維瘤。

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張臉,竟然像是拚接起來的,就好像把兩三個大小相似的布娃娃的臉剪掉,而後把剪掉的部位拚起來,變成一個新的布娃娃一樣。

看到這張臉,我先是愣了一下,隨後,我一個健步衝過來,揮拳就要揍他。

因為我認出來了,這張臉,就是U盤裡的那種臉。雖然不見得是同一個人,但同樣醜陋。

“彆誤會,冷靜,冷靜!”他連忙舉起雙手,躲在牆角,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他,我真的不是他!”

“那你是誰?”我咬著牙,一字一頓的問他。

“我......”他張了張嘴,眼神卻忽然變得迷茫起來。他苦澀的笑了一下,“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聽我說。”

我冇有說話,就那麼盯著他。說實話,我真恨不得揍死他,可是不能,我一定要搞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

“你不要去墨脫,”他頓了一下,繼續說,“墨脫很危險,你的愛人,為了你付出了很大代價,那是你絕對無法想象的代價,絕不是死一次那麼簡單。”

“什麼代價?”我緊張追問。

“那代價是......”他顯然還想繼續說下去,他想告訴我答案,可就是這時,他彷彿突然受到了什麼影響,嘴巴大張,眼睛瞪圓,他的黑眼球極小,眼睛裡都是眼白。他的眼睛本身就已經很恐怖,可是,他卻彷彿看到了世間最恐怖的事情。

他嘴裡“啊啊”的叫著,可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忽然,他安靜了下來,表情變得很古怪,我說不上來的感覺,似乎,他已經變了一個人。

隨即,他拿起刀,衝著我笑了一下。

那笑容,讓我遍體生寒,我不自覺的後退兩步,驚駭的看著他。

我眼睜睜看著他,把手裡的刀子,**自己的身體。

我甚至可以看到,碎肉在翻滾,鮮血湧出,他卻好像冇有絲毫痛楚。

他在笑,他在對著我,詭異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