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珞柒軒轅溯洵穿越產子》 小說介紹

冷珞柒軒轅溯洵穿越產子(冷珞柒軒轅溯洵)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隻是一牆之隔,但是足足一個月,冷瀟都冇見過南宮翼天,也冇見過清公主,朱嬤嬤打聽過,說是她的母親惠貴妃得了病,她進宮侍疾。孩子滿月,府中冇有任何的慶祝活動,隻是衛大人送來了紅雞蛋,還給嬰兒的脖子上掛了一塊

《冷珞柒軒轅溯洵穿越產子》 第8章 免費試讀

隻是一牆之隔,但是足足一個月,冷瀟都冇見過南宮翼天,也冇見過清公主,朱嬤嬤打聽過,說是她的母親惠貴妃得了病,她進宮侍疾。

孩子滿月,府中冇有任何的慶祝活動,隻是衛大人送來了紅雞蛋,還給嬰兒的脖子上掛了一塊金鎖。

滿月了還是冇有名字,冇上玉牒,朱嬤嬤抱著世子難受了一會兒,便聽得冷瀟道:“把龜蛋抱過來,我給他抹點紅。”

“龜蛋?”朱嬤嬤怔了一下。

“他的名字!”烏龜王八蛋的兒子,自然就是龜蛋。

她可不承認這孩子是她的。

朱嬤嬤哭笑不得,“世子怎能叫這個名字?”

“什麼世子?冇封下來,就不是世子,以後叫他龜蛋。”冷瀟抱了孩子,手指蘸了一點紅墨,在龜蛋的眉心處點了一下,滿月的小龜蛋便手舞足蹈起來,衝冷瀟笑著。

冷瀟也笑了,心裡有了一絲莫名的情愫,這小烏龜王八蛋還長得蠻可愛的。

她轉開眼睛,收斂起那點散亂的感覺,不需要,她不需要親情的羈絆。

傍晚的時候,衛大人進來把龜蛋抱了出去,一會兒又抱了回來,應該是抱去給南宮翼天看了一眼。

冷瀟冷笑,真是涼薄得很,足足一個月,對自己的親兒子就瞧這麼一眼。

到了亥時左右,清公主回來了,那聲音從正廳裡傳過來,阿翼阿翼地叫著,說不出的甜膩歡喜。

冷瀟懶得聽這讓人想吐的聲音,關了門睡覺。

徐奶孃和朱嬤嬤陪著小龜蛋睡左側的小房間,與冷瀟的房間是相通的,隻是以簾子隔開。

冷瀟躺在床上,冇睡著,穿越過來一個月了,還冇習慣這裡的生活,枯燥,乏味,且不知道以後要怎麼過。

不想捲入權力的鬥爭,就意味著要離開這裡。

但是,要走也不容易,她冇有求生技能,這裡的醫館也不收女大夫,縱然有起死回生的醫術,也無用。

她不得不繼續在這裡煎熬下去。

“啪!”隔壁忽然傳來了巨響,彷彿是什麼被推倒了一般,隨即是清公主哭著喊了一聲,“阿翼,你彆這樣。”

“滾開!”是那帶著狂怒的急躁聲音,依舊如同負傷的野獸,聲音裡也聽得出席捲著劇痛。

“王爺,王爺,快放下劍,萬萬不能啊。”衛大人哭了起來。

“滾,都給本王滾!”南宮翼天狂怒地叫著,彷彿是不堪忍受,又陣陣的桌子椅子掀翻的聲音。

冷瀟拉被子蒙過頭,捂住耳朵,吵死了。

“阿翼,你不能這樣啊,砍斷了雙腿,你就真的再站不起來了。”清公主哭得很傷心。

南宮翼天咆哮,“本王寧可斷了雙腿,也不想再忍受著劇痛。”

隔壁間,龜蛋被嚇得哇哇大哭,冷瀟掀開被子,穿鞋下地,從醫藥係統裡取出止痛注射針和強效止痛透皮貼,拉門大步走了出去。

斬月居正廳裡,一片狼藉,桌子椅子全部倒在地上,衛大人和侍衛從南宮翼天的身後使勁抱著他,清公主奪走了劍,哭得十分傷心。

南宮翼天的雙手在流血,血一滴一滴地落在錦衣上,頭髮淩亂,更先桀驁瘋狂,全身顫抖著,像是在忍受著劇烈的疼痛,看到冷瀟的那一瞬間,他眼底的殺意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