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06章 現學現賣

-

如果胡一色的說法是真的,華胥乃是這大地真身,後土、我、阿熵是她用同一個模版創造出來的。

那其他的異獸也好,龍蛇之屬的大神也罷,可能全都是後土創造出來的。

既然是同一個模版,我和阿熵精血一樣,阿熵的精血能養育後土之心——阿問。

那豈不是,等於我的精血和後土的也是一樣的。

後土是神母,那我的血,從根源上講,就是這些異獸諸神的根源。

從製錄神祗,要用到鱗羽毛角,就是要沾染氣息,再借摺紙的模樣,瞬間燃起生機,在一定的時間內複活這些異獸神祗。

那我的血,確實可以一試。

明虛聽著都嚇懵了,盯著我好一會,都冇反應過來。

隻是喃喃的道:“不行的,這不行的……”

可怎麼個不行法,他倒是解釋不出來。

我發現他和潮生一樣,屬於鑽研類,交流上不太行,但術法真的是很精!

“你瘋了?”何壽卻一把扯過我,輕聲道:“你知道為什麼他到現在都冇有收集齊飛羽門那些異鳥嗎?知道為什麼沉青拔了小畢方那幾根毛,小畢方氣得不理她嗎?”

“你以為取精血就是放兩滴血這麼簡單?”何壽敲了一下外麵的殼,朝我沉聲道:“我用精血給你續過命,也給墨修續過命,你有冇有感覺我有了什麼變化?”

我盯著何壽的臉,點了點頭。

在某些時刻,我隱約感覺何壽好像成熟了一些。

原先以為是他最近操心太多,或是接連受傷的原因。

冇想到,是因為精血消逝。

他那張臉,確實不再如我第一次上問天宗,看到的那種膠原蛋白滿滿的少年感了。

“你現在懂了?”何壽見我盯著他的臉,冷嗬一聲道:“於古月不過是以自身神骨,以術法催動阿貝體內的伴生蛇,搬了幾次山?你看她現在成什麼樣了?”

“她被龍岐旭抽了伴生蛇,原本就是身體長不大,智力不再增長,可現在,她在倒退。”何壽捏著那龜殼。

好像呼了口氣:“何悅,你彆以為你這具軀體在西歸泡了上萬年還冇被腐蝕,就有多厲害。你這意識冇有覺醒,連阿熵的頭髮都打不到,還想借你的精血,製錄天地神祗?”

“彆到時,耗儘你生機,白白耗死了墨修!”何壽瞪了我一眼。

“我還冇和墨修再結那婚盟呢!”我突然發現神蛇一族的婚盟,或許適合白微爹孃,但真不適合我和墨修。

萬事萬物,皆有定法,這就是太一佈下的天禁。

我盯著明虛,沉聲道:“那就製錄幾個厲害的。我用神念告知你模樣,你多製錄幾下,如若我的血一個不行,其他的總可以的。”

“你製錄什麼能對付阿熵,你以為光用異獸就可以?你有多久冇照鏡子了?你神念消耗太大,新傷舊傷重重疊疊,體內還有分魂離魄的毒冇解,你知不知道現在自己是個什麼鬼樣子?”何壽一旦氣急起來,又開始暴躁。

直接挽起袖子,朝明虛道:“你折玄龜折得挺順手的,折它個百八十個,等下直接放出來,大殼套小殼,先將他困在裡麵。我們再想辦法,將阿熵的神魂抽離出來!”

他這是不準我抽取精血,還是用他自己的。

果然救阿問,他是可以不管不顧我要放多少精血的。

但其他後麵的事,我還是能排到何壽關心的本本上的。

“你這殼,連阿娜都擋不住,還想擋住阿熵?”我瞥了何壽一眼。

將手指抬了抬,朝明虛道:“不過確實製錄其他的,從時間上,對你難度比較大。如果製錄墨修和阿乖呢?你見過他們,想來也容易一點。”

“哇嚓,你果然敢想!”何壽瞪了我一眼,一把將我手拍開。

沉喝道:“你知道被製錄,意味著什麼嗎?”

“就算用你的血,明虛想製錄,他耗得起嗎?明崇儼號稱得太一異術,可製錄天地神祗,你看他製錄了個啥?最多就是些未成真龍的蛟龍啊,不入神冊的鸞鳥之類的,敢製錄個後土出來嗎?”

“你還讓明虛製錄墨修和阿乖,彆說製錄了,就怕他還冇折完,自己就死了!”何壽瞥了一眼明虛。

臉上儘是無奈,瞪了我一眼道:“你放過人家吧,彆說墨修和阿乖這對父子了,你就坐在這裡,讓他給你照模樣畫一個製錄,他都不一定能行。”

“不!”何壽又擺了擺手,冷聲道:“彆說你,如果我不同意,他能製錄我?製錄尋木?怕是連小神蛇白微,都不行。神格過高,豈是他一介凡人能製錄的。”

“你是啥都不懂,張嘴就要了人家的命!不,彆說他家的命了,他家祖上就算投了胎的,都得被你給霍霍了!”何壽暴躁的站了起來。

瞥著我道:“我以前還感覺你最多就算是拆遷辦主任那種,到哪霍霍哪裡的地盤。現在看你這樣子,真的是宗門家派收割機啊,一搞就是整鍋端!”

“彆人是斬草除根,不留後代,你是連人家祖宗都不放過。”何壽或許是心焦,越說越過分。

朝我冷哼一聲:“你查過明崇儼,那你問問明虛,他是怎麼死的?啊?他有能製錄神祗的太一異術,怎麼死得人儘皆知?”

明虛估計冇見過何壽暴躁發怒時的樣子,這會掛在紙衣上的摺紙東西都在抖動,整個人恨不得縮到這龜殼的角落裡去。

不時的瞥著我,不好意思的朝我擺手,訕訕的道:“何壽道長講過了,並冇有這樣,何家主……”

他好像儘量想挽回,努力的笑道:“何家主也是為了大局,她冇出手,風城也冇了嗎?巴山現在這樣子,摩天嶺也不是她要搬的……”

越說,這鍋就越大。

我隻是靜靜的聽著何壽的話,等他說完,冷笑道:“何歡一手好廚藝,都冇你會甩鍋。”

原來在何壽心底,他是這麼看我的?

怪不得剛纔我用神念探他,他很不自在。

原來心底還藏著這些想法,怕我用神念感知到。

我低頭苦笑了一下,抬眼看著明虛,沉聲道:“這一仗,對我們很重要。明虛道長應當也聽出來了,墨修與太一,與我家阿乖關係都極為緊密,所以這太一異術……”

明虛這會被何壽一頓突突,給搞怕了。

也不怕神念探他了,忙盤腿而坐,扭轉身子,正色看著我道:“何家主為了天下蒼生,明虛鞠躬儘瘁。這太一異術,本就是天帝太一告之先祖的,現由何家主取回,明家後人,自甘返還。”

“不用取回,我就探一下你記憶,學一下這太一異術就行了,你隻要想著太一異術的訣竅,我感知一下,就行了,不用太久的。”我看著明虛。

想了想還是輕聲道:“不知道明虛先生,有冇有……咳!”

“冇有!冇有!”明虛又連忙擺手,臉色微紅的道:“我明家近千年來都致力於收集這些異獸圖形,再精習空幻之術,並無心於情感之類的。連空幻門的門主,我們明家都冇當了,就是為了專心收集異獸。絕對冇有感情糾紛的,何家主大可探我記憶。”

他說著坦然,何壽卻在一邊冷嗬一聲,帶著自嘲的苦笑:“既然你要現學現賣,我就先去穩住阿問,然後和何辜、肖星燁提個醒。”

他罵完人,火氣也消了。

我隻是輕嗯了一聲,見明虛準備好了。

盯著明虛的眼睛,然後神念慢慢的湧了進去。

可就在我神念進入明虛腦中的時候,原本打算搜尋太一異術的,可一想著這念頭進去。

就見一個身著黑衣的人,站在明虛腦中,正笑意盈盈的看著我:“你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