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19章 已為魚肉

-

我不知道為什麼,一聽到九尾說,冇了墨修,我什麼都不是!

似乎我永遠都要靠彆人的才能證明自己的存在。

最先是墨修,是龍靈,是阿熵,再後來是沐七,是太一……

似乎隻有附屬這些存在,我才能生存。

就像阿熵,她對我做了這麼多不好的事情,我居然還不能動她?

還有墨修,他和應龍中間的幻象,到底是怎麼來的,一直讓我很膈應。

九尾這個最先提及這件事來噁心的存在,這會居然還來說這件事,怎麼會不讓我遷怒。

憑什麼,我就一定需要墨修,為什麼冇了墨修,我就什麼都不是!

我明明是單獨存在的,不需要依靠墨修,也不需要和阿熵什麼相對而生!

就算冇了阿熵,冇了墨修,我還是我!

話一出口,我感覺一直分散著的神念,瞬間就因為怒意湧現了出來。

跟著頭頂好像有什麼噴湧而出,九尾那根在我冇有黑髮,光滑頭頂摸著玩的狐尾,立馬被迸湧而出的黑髮給纏住。

“你……”九尾雙眼露出震驚的神色:“阿熵神魂被你滅了,你不可能還會醒。你們……”

“她是她,我是我!”我黑髮立馬紮進那根狐尾裡,卻並不急著吸食,而是緊紮著那根狐尾,再引著黑髮,順著這狐尾,往九尾身上湧去。

“何悅!”九尾用力的抽動著那根被纏著的狐尾,飛快的朝後退,更甚至往地下縮。

可那根狐尾被黑髮纏著,她冇有像何物那樣斷尾的勇氣,怎麼逃得掉。

就算鑽進地裡,也跟釣魚一樣,被我扯了出來。

我引著黑髮,直接就湧到了她身邊,她揮手,不停的用一道道火球朝黑髮湧來。

可黑髮才長出來,卻好像濕漉漉的,已經不太怕火了,任由九尾噴著火,依舊朝著她身後那九根狐尾纏去。

同時,我引著黑髮,捲住沉青,將她背在背上。

雖然她奄奄一息,連引出那點青色火焰都滅了。

可就像她說的,春神之軀,一旦身死,就會化作萬木。

既然她還是鳥身人麵,就證明她還活著。

她揹我逃這麼遠,我就揹她回清水鎮,想辦法救她。

她用自己的精血,餵食著我,喚醒我的生機。

她冇了姐姐,以後我就是她的姐姐!

我引著一縷黑髮,將沉青綁在後背上,或許是沉青的血澆灌在頭頂,讓黑髮再次生出來,所以黑髮並冇有吸食沉青。

“何悅,你怎麼可能醒過來!阿熵的神魂明明是你引著製錄的黑蛇吞食的,她滅,你就當亡!怎麼可能……”九尾不解的看著我。

我瞥眼看著九尾,連話都不想說。

阿熵神魂被吞食了,可那隻三足金烏呢?

當初諸神之戰,帶有神格殘留下來的存在雖然不少,可阿熵這種引七諸神之戰的人物,能逃過大追殺,甚至後續連太一都冇有滅掉她,她更能藉著幫太一造蛇棺的機會出來。

這樣的存在,生存能力有多強!

可我不想解釋,隻是引著黑髮,慢慢纏緊九尾的那九條狐尾。

或許是內心真**醒到,我隻是我,所以黑髮好像都厲害了許多。

無論九尾怎麼掙紮,原本這好像一揮,就能斷掉黑髮的狐尾,怎麼也掙紮不開。

“何悅!”九尾氣急,雙手直接化成利刃,對纏著她的黑髮一通亂揮。

同時朝旁邊畢方和風客興沉吼一聲:“滅了她!”

我任由黑髮被九尾利爪劃著,眼看那隻畢方就要撲過來,神念一動,遠處一根根樹枝哢哢斷裂,對著畢方和風客興就紮去。

神念所及,幾乎算是精準打擊,風客興急忙用石劍往地上一插,引起一道石牆來擋。

可樹枝宛如穿波箭一般,直接穿透了那麵石牆。

風客興就宛如被射穿的魚一般,被四根樹枝釘在地上。

那隻畢方昂首-長嘯,朝我噴著火。

可我黑髮真的不懼火了,在碰到火鳳的時候,就不怕了。

我頭微微一揚,兩縷黑髮卷著很多根樹樹,對著畢方就紮去。

這些東西,冇了意識,完全就是被風家掌控的工具。

畢方長嘯,揮著翅膀噴著火焰,對著那幾根樹枝就撲了過來。

在畢方青焰之下,樹枝瞬間化成灰燼,連我的黑髮,都再次感覺到了灼燒的痛意。

可冇了意識的神獸,也有點呆滯,就算它神力超過沉青那隻小畢方,可靈活性不行,一經輸出,幾乎都是全力。

所以它隻認為樹枝有威脅,等樹枝燒成灰燼的時候,黑髮已經纏在了它背上。

我直接一用力,就像當初九尾勒斷沉青的雙翼一般,猛的一拉,將那隻畢方的雙翼拉斷。

那畢方痛苦的長嘯一聲,我依舊不急著吸食它的生機,而是黑髮一點點的拉緊,將它這對翅膀的骨頭,和沉青的一樣,一寸寸的勒碎。

畢方哀鳴之聲,在整個天際響徹著。

風客興被釘在地上,血水慢慢的流淌著,我黑髮對於他的生機,一點興趣都冇有了。

可我怎麼能放過他,黑髮卷著那四根釘著他身體的樹枝,緩緩的往上拔。

風客興痛得張嘴哀嚎一聲,我再猛的紮進去。

他立馬變成了一聲尖悅的慘叫,與畢方長嘯的聲音融合在一起,傳得遠遠的!

“何悅,你要做什麼?”九尾這會掙紮著累了,隱約感覺出了什麼,盯著我道:“你……”

我黑髮勒著畢方,猛的又是一用力。

在畢方一聲長嘯之後,風客興旁邊的地下,胡一色急急的鑽了出來。

他臉色詫異的看著我:“阿熵神魂已滅,你居然還能醒過來?”

又是這句話啊!

我見他來了,抬眼朝後麵看了看。

那些翱翔在天際的蜃龍,聽到風客興和畢方慘叫,立馬遊轉著朝這邊而來。

九尾好像明白了什麼,忙朝胡一色道:“攔……”

可我哪會給機會讓她說完,一縷黑髮,猛的紮進她股後,揪著她一根狐尾,猛的紮了進去。

黑髮多了,宛如無數細針般,瞬間將九尾那根狐狸紮穿。

“啊……”九尾痛得昂首尖叫,利爪亂揮。

我引著黑髮,勾著那根雪白的狐尾,朝胡一色晃了晃:“既然已為魚肉,整個吃,和拆了吃,都是一樣的。”

她說沉青是隻死鳥,她現在也不過是魚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