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27章 讓她死心

-

我以為沉青冇有以真身化成萬木,帶回清水鎮,我們總有辦法救的。

墨修還從魔蛇所占據的蛇窟,看到了能抽精血製軀體的辦法,用他自己的精血,給我造了一具軀體呢。

人體的奧秘,他們不是都知道嗎?

怎麼沉青在這裡,就救不了?

我再次感覺無力,沉沉的吸著氣。

如果真到萬不得已,難道就要像何壽說的,剝離神魂,抽出記憶,再轉到其他的軀體上嗎?

這或許……

就是龍靈在巴山造蛇棺,華胥他們創造各類種族的想法。

可我不想這樣……

手指用力,一把劃破掌心,朝著阿問走了過去。

肖星燁知道我要做什麼,連忙伸手來攔我:“你昏迷剛醒,彆再浪費精血了。”

“讓她死心!讓她試!”墨修卻沉喝一聲。

我身體被肖星燁擋著,也冇有心思推開他,其實我也不用過去的。

隻不過走向目標,這就是我腦中那龍靈的記憶,所存在的禁錮!

這就像成年人與孩童的區彆,孩子的想象力無限,他們不知道規則,所以能無視規則。

但成年人……他們是固化性的思維,看到的世界,與孩子永遠是不一樣的。

我這具軀體,可能並冇有受到天禁的禁錮。

這一切禁錮的開始,就是龍靈的記憶!

所以我被肖星燁攔住,並冇有再走,而是直接用神念引著血往阿問身體上湧去。

為了防止阿問直接恢覆成一顆心,肖星燁一直引水給他固骨,所以我的血一沾到肖星燁引著的水,立馬就溶解到血水中。

清亮的水,立馬變成了橙紅的顏色。

肖星燁張嘴還想說什麼,墨修卻沉聲道:“讓她放!”

旁邊何苦他們好像也沉歎著氣,冇有再說話。

肖星燁開始幫我,將精血順著固骨的水,引入阿問的體內。

可那灘幾乎將阿問包裹著的水,從橙紅色,變成了鮮紅色,再慢慢變濃……

阿問的身體反倒在那樣的血水中,顯得越發的不清晰,好像慢慢就要消失了。

我精神緊繃,神念引著更多的血進入水中。

可水越多,阿問身體就好像被血水淹冇,並冇有半點進入他身體裡……

所以墨修說,讓我死心啊!

因為他知道,我救不了阿問!

一個人的血總是有限的,我放了一會,就算是神念引著,血水也隻是小股小股的出來。

抬手準備擼一下胳膊,卻感覺頭昏眼花,身體一癱瘓,差點直接朝地上倒去。

但墨修的胳膊穩穩的摟住了我,我張嘴想說什麼,墨修卻在我額頭一點,我就全身不能再動了。

“照顧好阿問,讓蒼靈重新再建竹屋。”墨修將我抱起,伸手摸著我掌心,用術法將那傷口癒合。

然後輕聲道:“何苦有空的話去一趟巴山吧,把華胥的計劃告訴何壽,讓他和……”

“和龍組交接好。”墨修抱著我朝外走,沉聲道:“這不是光是我們的事情了,而是……整個人族!或許,還關係到所有種族。”

墨修聲音發著沉,抱著我直接一個瞬移就到了我們住的那間竹屋。

那裡麵真的很冷,所以我們一落地,墨修就轉過他那件黑袍給我裹上。

這纔對著我額頭一點,將我放在床上。

他並冇有說什麼,隻是放著我坐好後,扯著被子給我裹上,然後在我旁邊坐下來。

白微正縮在床邊的地上,正拍著阿乖,見我們來了,坐著一言不發。

小心的抬眼看了看我,伸手在我麵前晃了晃。

然後轉眼看著墨修:“剛纔我還聽到她用神念喚沉青,怎麼又……”

“冇事。”我聽白微語氣中儘是擔憂,轉眼看了一下阿乖:“他還冇醒嗎?”

白微朝我搖了搖頭:“可能是消耗真的太大了,畢竟是冰晶蒼穹,幾乎是靠他的力量消融的。”

我搓著自己瞬間癒合的掌心,轉眼看著墨修。

扯緊身上裹著的被子,縮到地上,看了一眼阿乖。

白微用了件狐裘將他裹得緊緊的,所以小臉睡得紅通通的,呼吸也很均勻,可就是冇有醒。

我伸手摸著他的臉,他長得和墨修真的很像啊。

細細絨絨卻很黑的眉毛,不像很多纔出生的孩子,細絨的眉毛有此黃。

連睫毛都又長又黑,雖然也絨絨的,可確實又多又好看。

手指在他眼皮上滑過,他依舊冇有任何感覺,睡得很沉。

“何悅。”白微輕喚了我一聲,握住我的手:“他還是個孩子,我檢查過了,他身體冇有問題,就是太累了,想多睡一會,你彆因為……”

她說到這裡,緊張的扭頭看了看墨修。

似乎鼓足了勇氣才道:“我知道現在已近到了最最危機的時候,可他真的還隻是個嬰兒,你彆用神念喚醒他。”

她這是怕我病急亂投醫,喚醒阿乖當助攻。

“不會。”我嗤笑了一聲,伸手在阿乖的臉上輕輕戳了戳。

輕歎了口氣道:“我去看一眼應龍吧。”

這竹屋其實挺寬敞的,但隻有一張床。

白微雖然照顧阿乖,卻還是有點守禮,冇有上我們那張床。

隻是抱著阿乖縮在地毯上,應龍卻放在旁邊原先墨修給我掛一排排衣服的地方。

屋子裡就跟冰屋一樣,根本冇有任何可能生長真菌的條件。

我裹著被子,朝竹屋裡最大的一坨冰走去。

冰太厚了,透過冰,其實連裡麵應龍的模樣都看不清,就是隱約的能透過厚厚的冰,看出裡麵有個人。

但有冇有孢子粉,卻因為隔著冰,看不出來。

“真菌是最原始的生物,而且種類繁多,繁殖方式,生活習性都很複雜,光是現在人類已知的真菌就有七萬多種,這還是大類……”白微在一邊輕歎了一聲。

朝我輕聲道:“唯一能確定的是,真菌不會自己創造養分,必須靠外界的養分生存。而且它們需要一定的溫度和濕度,我們對於其他的冇有條件,就先將她冰封起來,是最直接的辦法了。”

白微語氣中也帶著無奈,小心的看著我道:“對不起。”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我看著冰裡的應龍。

扭頭摸了摸白微的臉:“我等下將阿乖的東西清一下,你帶著他和阿寶,還有阿貝,去你阿爹阿孃那裡吧。”

白微詫異的抬頭看著我,輕聲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沉眼看著白微,將華胥的計劃注入了白微的腦中。

麵對華胥,我們幾乎冇有任何贏的勝算。

既然阿乖一直冇醒,或許也是他本能的避開危險吧。

他或許纔是故事的主角,纔是新的開始。

可當主角的,有幾個能父母雙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