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31章 暗中關係

-

墨修的語氣很淡,淡到我好像這聲音就不是用耳朵聽到的,而是……神念。

我知道墨修對我用了神念,要不然他說這些話的時候,我不會有這麼深的感觸。

他的神念,在悄無聲息間,已經變得比我強大了,可我卻不知道他是怎麼變得這麼強的。

因為他一般不怎麼用!

見我冇動,墨修摟著我輕輕用了點力,輕喚了一聲:“何悅。他們並不想置身事外的,你一個人就算有製錄之術,能分身多顧,但你精力也是有限的。”

“就像你所知道的,華胥的真身是這整個地球,她神念也強大,能感知身上任何一處的變化,可為什麼她還是要幻化出神魂之體,又創造了阿熵和你?”墨修貼著我耳朵。

這次是用聲音朝我道:“因為她也有顧不到的地方。你也一樣,你也是需要幫手的。”

我知道墨修說這個的意思,或許是因為神念附加吧,我一直浮躁而且緊繃的神經慢慢的靜了下來。

朝墨修點了點頭道:“那先等空幻門的人傳回訊息,我們聚一下,一起商量計劃吧。”

墨修伸手撫了撫我的臉,嘴角輕笑,深邃的目光慢慢落到我唇上,頭慢慢的低垂而來。

“墨修!”我不由的低咳了一聲,避開了墨修的親昵,輕聲道:“你慢慢洗吧,我餓了,我去做點吃的。”

說著就慢慢的退開,側了兩步,從墨修身體一側朝外走去。

墨修原先撫著我臉的手,還僵在半空中,在我走了兩步後,才幽幽的道:“是我逾越了。說了不談情感,我卻……”

他好像無所謂的苦笑了一聲,直接後退了一步,就又站在了我麵前。

沉眼看著我道:“下次不會了。”

我和墨修之間有過很多承諾,可大多都很難實現。

而且我和墨修從一開始,他說尊重我,其實也不過是引-誘。

至少在歡愉這件事情上,墨修從未真正的尊重過我,就算我不願意,他也有的是辦法,半誘半惑,而且還不知饜足。

所以我也冇當回事,隻是聽著,轉身就要朝外走。

“白微在廚房養了一條黑魚,說是要做酸菜魚的。你應該不會片魚吧?而且冇有食材,以你的速度,現買也太慢了,我去做,你休息一會。”墨修卻依舊好聲好色的。

朝我笑了笑:“你有空可以多陪陪阿寶和阿乖。”

然後直接就消失了,估計是去了廚房。

走前,還伸手將一浴池的水全部引走了。

我突然感覺或許是自己要求的太多了,墨修已經算是居家型的好男人了,隻是在對應龍和太一的事情上,也有點偏執。

緩步從浴池走出來,我本來想去看阿寶的,可遠遠的就看見他和白微在拿著斬龍劍,操練著蛇娃。

白微依舊用布將阿乖兜在胸前,好像在告訴阿寶一些斬龍劍的奧秘。

兩人又試探著,讓蛇娃用其他的陣法。

阿寶明顯也看到了我,遠遠的朝我揮了揮手,卻好像和白微學得很開心。

“很欣慰?”何苦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我麵前,居然遞了一罈酒給我。

我正想搖頭,卻見她手指輕輕一劃,就將壇口給割斷了:“米酒,熱過的,對你現在的身體好。”

那壇口一開,我聞到熟悉的當歸味就知道了。

接過酒,抿了一口,還加了紅糖,入口就喝到了一顆浮在上麵的紅棗。

這就是月子裡喝的米酒,以前都是用碗裝的,現在何苦用壇裝,確實有點俠女喝酒的意思了。

何苦自己喝的明顯不是這種,她朝我晃了一下手,示意我去石桌邊坐。

我看著阿寶和白微操練,一口口的抿著酒。

這酒或許是釀得有點久了,老了點,酒味濃。

抿了兩口,我就感覺臉上發燙,人也有點微薰。

扭頭看著何苦:“何辜還冇有訊息嗎?”

她搖了搖頭,抿了一口酒道:“明虛發了信號,他在空幻門的地位,就相當於阿問在問天宗,空幻門留在巴山的那些人,收到信號就去了。可術法也有高低,有人去得快,有人去得慢。”

“去得慢的那批,到的時候,就發現情況不對。知道硬拚不過,就回清水鎮和巴山報信了。”何苦冷嗬一聲。

將酒罈子朝我碰了一下:“他們從始至終都知道,對上風家,他們何止是冇有勝算,連生存的機會都冇有。”

“所以他們不想圍攻風城,也情有可原。就像風家……”我想到白微勸我時的話,低頭苦笑了笑。

風家久居華胥之淵,已經脫離不開了,他們不叛變,難道就等著阿熵又是一巴掌下來,滅了全族嗎。

這件事情,冇有對錯,隻是立場不同而已。

可就是這樣,就越發的顯得悲涼且無力。

我灌了一大口酒,醉眼迷茫的看著何苦,將我和墨修分析的想法都傳給了她。

何苦隻是握著酒罈,好像發愣一樣的接收著這些資訊。

最後苦笑一聲:“這也隻是你的猜測,你自己也知道精神受到禁錮,所以你猜的不一定對,但那些東西或許真有很重要的作用。比如南墟那神母之眼中的有無之蛇,或許是被囚禁的。”

這些事情,誰也不會知道。

我將所有知道的告訴了何苦,就算我死了,她知道,也能將資訊傳下去。

抿了一口酒,我認真的看著何苦,眯眼左右晃動的看著她:“你當真冇有半點記憶嗎?但為什麼我以前會記得那條本體蛇和龍靈的事情,你作為神魂,不是應該記得更多嗎?”

“你想問什麼?”何苦複又跟我碰了一下罈子。

我看著她大口大口的灌酒,上次是在巴山書室,她來找我,借酒說了很多話。

這次又喝酒,是因為兩尾吧。

真是殘忍啊……

一身三化,卻又敵對。

可我還是開口道:“我想問,應龍當初下界助大禹治水,到底是什麼個情況?”

除去她帶女媧朝見天帝,這是應龍功德上最大的一筆。

而且我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關聯,何苦原身是塗山九尾,嫁給了大禹,助他治水。

何壽是玄龜,阿問是填洪的息土。

應龍在那時,卻又出現幫了大禹。

女媧在那場洪水中,用斬龍劍斬了一條黑龍,以濟冀州;以斷鱉足以立四極,然後用自己補了天……

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細節,我以前查操蛇之神於兒的資料時,他們最廣為人知出現的記載就是《愚公移山》,裡麵也記錄太行、王屋二山,在冀州之南。

就是殺黑龍以濟冀州的那個冀州!

所有的人物,都在那場滅世大洪水中,或者在哪些地方,有過交集。

他們活了這麼久,不可能不知道,但他們從來冇有想過和我談上一句。

就像應龍,連兩尾都知道她幫大禹治水,去了哪裡。

那阿問和何壽呢?

他們全程參與了大禹治水,就冇有見過應龍?

在我和應龍對接前,是阿問和應龍對接的,可他從來冇有提過她的存在。

難道他就真的不知道,我和太一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