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42章 暗中佈置

-

胡一色曾經跟我說過,風望舒入了華胥之淵,但我冇有在華胥之淵開的時候,見到她。

本以為她從巴山借道入華胥之淵時,對於風家叛變,是持反對的。

出來應該也是為了救濟蒼生!

卻冇想,再出來的時候,她居然又站在風家那一邊。

果然是世事無常啊……

不過想想胡一色抱出何辜、張含珠時的樣子,怕是華胥有什麼特定的精神控製法,風望舒入了華胥之淵,就被洗腦了也不一定。

她似乎變了很多,越發的顯得仙氣飄飄。

隻是纔多久,居然脫了那股子稚氣,好像越發的顯得華貴,居然有幾分像風羲了。

尤其是那雙赤足,隱隱的有著晶瑩的光澤。

冇想到她躲一陣出來依舊是仙女,我在外麵,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早知道,我也跳華胥之淵去了!

我扭頭看了一邊的何壽,他朝我點了點頭,表示計劃可行。

或許是為了表誠意,風升陵一拍手。

竹林外的地慢慢的裂開,跟著個方桌大小的石室升了起來,風升陵念著咒語。

那石室立馬開了一道筆記本大小的視窗,何辜的臉立馬出現在窗處口。

他似乎試探著朝外麵看了一眼,見到對麵的我們,先是一愣,跟著朝我們搖了搖頭,示意我們不要亂動。

直接對著墨修道:“墨修,你要記得以前你答應過我的話。”

我不知道墨修什麼時候和何辜談過什麼,答應什麼了。

但看何辜那樣子,再轉眼看向墨修,就知道是和我相關的了。

“怎麼樣?”風望舒看向我,輕聲道:“用何辜道長,換我和墨修談幾分鐘?”

“幾分鐘?”我盯著風望舒,嘲諷的道:“風少主現在還是少主嗎?那風家的家主是風升陵咯?所以風少主當初入巴山,跟我說的那些話,都是假的咯?”

“五分鐘。”風望舒似乎冇聽到這話中嘲諷的意思,直接回了我一個準確的時間。

她現在倒是臉皮厚了,不再是以前那個顧及著風家聲望的少主了。

我轉眼看了看墨修,點了點頭:“我要先見胡一色。”

風家人實在太多了,幾萬人的大家族,就算冇了風升陵和風望舒,後麵還會有人接著搞事情。

但胡一色,隻有一個,他和華胥聯絡比較深,對何辜情感不一樣,所以我要見他。

風望舒似乎咬了咬牙,卻還是朝風升陵打了個眼色。

風升陵掏出他腰間的石劍,對著地麵插了進去,然後輕輕的彈了兩下。

何極立馬上前一步,在我耳邊輕聲道:“地球是一個整體,這所有活著的石液,像是體內流動的血液,又像是骨頭。他這邊發訊息,會立馬傳回華胥之淵,胡一色就會知道。”

“所以清水鎮的界碑,就是劃地為界,在華胥身體上劃出一道不受她控製的區域。”何極聲音低沉,還朝我解釋道:“當然也有一定的控製權,要不然當初胡一色和沐七也不能隨意穿地而入。但你應該也感覺了,冇有在外麵那麼強。”

所以風升陵不敢進入清水鎮交換人質,隻敢在竹林外交換。

“風城的那個也差不多,就好像將她某個區域封鎖著,比如我們將犯人的手腳綁起來,鎖定著不讓她動那樣。”何極努力的用通俗易懂的語氣,跟我解釋著。

隨著風升陵將訊息傳出去,胡一色立馬就到了。

他似乎不太高興,畢竟在我帶走人質的時候,可冇給他麵子。

現在風家拿何辜來當人質,也冇給他麵子。

我朝站在石室視窗的何辜打了個眼色,何辜立馬開口道:“胡先生,我答應你,去華胥之淵,請你彆為難我同門。”

胡一色隻是瞥了何辜一眼,轉眼看向風升陵,然後沉眼看著我道:“何家主召我來,是想談什麼。”

“就是看你同不同意交換何辜啊。”我朝胡一色笑了笑。

轉眼看著風望舒道:“何辜留在最後,先交換其他人質。”

風望舒瞥了一眼胡一色,依舊笑意盈盈,跟著轉眼看向墨修,卻還是輕聲道:“好啊。為表誠意,我們先將抓的放了。畢竟就像何悅姐姐說的,這些人對你不重要,可這些風家子弟對我們卻很重要。”

她現在,還挺會挖坑的啊!

隻是風升陵居然能同意?

他似乎現在以風望舒為主了。

看樣子,華胥之淵真的是個好地方,去過的,都挺好!

隨著風升陵一聲令下,跟來的風家子弟,一個個的將石劍插入地底,一間間石室從裂開的泥土中宛如雨後春筍般長了出來。

一個個視窗,露出一張張臉,有的似乎受了重傷。

墨修揮了揮手,蒼靈立馬引著竹根,將那些風家子弟牽了出來,隻等交換完了,就將這些風家子弟還回去。

“先交換這些吧。”墨修轉眼看著風望舒,沉聲道:“何辜的事情,留在最後。”

何辜在視窗,無奈的苦笑了一聲。

何壽立馬轉眼看向何極:“你當初冇的攔住風家,讓他們被抓,現在你來清點人數。”

何極居然還真的從袖兜裡掏出兩疊資料,朝風升陵道:“勞煩風老了,大師兄有交待,我要一個個的清點。”

“要不然這些人都是為了救我小師妹被抓了,少一個,我們問天宗也不好跟彆人交待,有愧於人家,你說是吧?”何極還將紙一分為二。

遞了一半給風升陵:“風老看一下,我這名單應該是冇錯的。也是我無能,在自己山門之前,也冇有攔住你們。虧我還是問地,居然連這些石液都擋不住。”

我聽何極說得很謙卑,知道是對這件事愧疚,尤其是連累何辜這個重中之重,所以也無奈的低下了頭,不忍心看何極一間間石室的去對人,確認後再讓蒼靈引著竹根一個個的抬走。

這一清點,我才知道,怪不得風家敢提多餘的條件。

我們抓了一百多個風家子弟,他們抓了四百三十六個玄門中人,六十七隻異鳥。

飛羽門大半都被抓了,空幻門被抓的近三分之二。

何極對完人,還要對異鳥,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把這些資料收集全的。

而且做事十分認真,連幾隻受傷的異鳥,他還檢驗了傷口,確定還活著,傷口都得到過處理了,這才讓蒼靈引著竹根收進竹林裡。

“我們風家,有一說一,就算叛變,也是直接了斷,從不刻意隱瞞。”風望舒見何極還掰開一隻昏了的兩頭怪鳥,數裡麵缺了幾顆牙齒。

冷哼道:“何極道長這樣拖延時間,是想讓蒼靈引著竹根將這裡全部圍住,然後殺了我們所有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