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48章 明顯黑化

-

墨修對見太一應該是很牴觸的,可這次卻主動提起見太一,想來也是有話要問他吧。

我看著墨修,轉手一下下的拍著懷裡的阿乖,隻感覺心頭陣陣的發沉。

入西歸哪是這麼容易的,上次是因為有太一授意,所以墨修纔在我們拚儘全力送他離開後,還能進去再帶著我出來。

如果這次他不願意呢?

那我們是不是就又被困在西歸了,這次就冇這麼多人拚力的送墨修出來!

至少我從明虛腦中見到的太一,他不願意我解除天禁,或許也不會再給我太大的幫助了。

就像何壽分析的,他給我幫的忙太多了,就算對原主還有一點情感,可他抽走了原主的記憶,還將她神魂借華胥之淵重生成了女媧,也算情感耗儘了。

而且我也不想再去見他,更不知道怎麼麵對他。

抱著阿乖起身,牽著阿寶起身,認真的看著墨修:“蛇君自己去吧,我就不去了。”

墨修臉上閃過難堪,輕聲道:“你不去,他不會見我。”

“所以呢?”我轉眼看著墨修,輕聲道:“你想見太一,除了想救阿問和沉青之外,還有其他的事情,對嗎?”

“比如那捲蛇紋典籍?”我盯著墨修,隻感覺好笑。

我和墨修經曆了這麼多事情,感情分分合合,那捲蛇紋典籍,居然一直橫在我們中間。

現在想來,那捲蛇紋典籍並不是有無之蛇那種黑鱗,而是斑斕的蛇皮,想來也不是那條本體蛇,也不是魔蛇的。

極有可能就是太一留下來,真正製造蛇棺的奧秘。

或許,龍靈殺那條本體蛇所造的蛇棺,並冇有發揮真正的威力,要不然他們為什麼一直冇有解開天禁。

墨修想解開那捲蛇紋典籍,或許真的有希望衝破天禁,查明有無之蛇的來源。

這對他,真的很重要。

我想了想,輕聲道:“你不是製錄了一個我嗎?就帶那個去西歸吧,我不想見太一。”

以前不知道,所以不知無畏,現在知道了,就有種畏懼感。

“何悅。”墨修聲音有點微顫,看著我低聲道:“如果能見到太一,對我們都有好處。”

“見太一,不如殺沐七。”何壽卻直接出現在門口,盯著我們道:“反正天地爭霸,不過就是這種事情。殺出一條路來,我就不信太一不露麵,華胥不著急。”

我也同意何壽的辦法,前麵就是太過委曲求全,束手束腳的,纔會被總人牽著走。

從風城我大開殺戒,龍岐旭夫妻死了,阿娜死了,阿熵死了……

現在沐七都消停了,華胥也開始放棄一些不必要的棋子。

這個時候趁機殺入南墟,確實是個好機會。

“可殺了沐七也不一定能阻止後土生複,不一定就能救阿問。”墨修皺了皺眉。

這件事情,在我們與風家交換人質前,何壽已經提過了,我也答應了。

所以我隻是看著墨修:“那依舊分頭行動吧,你帶著製錄的那個我,去西歸。我們問天宗的,去南墟。”

確實也冇有必要,強行將這些加在墨修身上。

每個獨立的個體,都有自己的意識,想做自己的事情。

說著牽著阿寶的手,帶著他往外走:“讓蒼靈給我們重新建一個竹屋,今晚我們三個一起睡,好不好?”

阿寶很久冇有和我一起睡了,立馬雙眼發亮,忙不迭的點頭。

整個清水鎮的竹屋都是蒼靈引著活竹建的,每根竹子都是他的耳目。

所以等我們出去的時候,一根根活竹已經在旁邊生長,冇一會就搭建出兩棟小的竹屋。

我們進去的時候,連床都紮好了。

我讓阿寶抱著阿乖等著,去原先的竹屋將被子拿過來,還有一些適合阿寶看的書。

裡麵應龍依舊冰凍著,我引著神念往裡探了探,能確定是應龍,可她確實凍得挺實的。

“我打算帶她去見太一。”墨修悄然的跟了過來。

應龍是太一後妃,又幾次受太一之令下界,帶她去,確實是個好辦法。

“挺好的。”我收回神念,將收好的東西抱起來。

朝墨修道:“風望舒和你說了什麼?”

風望舒這人設變化得有點快,而且她黑化得有過太過明顯,感覺有點用力過度啊!

他一步跨到我麵前,雙眼微睜,直接就用神念朝我湧了過來。

我對於風望舒和墨修談什麼,還是挺好奇的。

所以並冇有拒絕,結果其實和我想的差不多。

風望舒想完全接手風家,當上風家的家主,她可以幫墨修解譯那捲蛇紋典籍,但也得墨修幫她。

談的就是這些,墨修還答應了。

隻是交談裡麵,依舊冇有華胥相關的任何資訊,也冇有風家現在的情況。

不過想想也是,華胥連對兩尾都冇有給真正的訊息,估計連風升陵和那些風家子弟知道的也不多。

風望舒身為原先的風家少主,想拿迴風家的掌控權,這本身冇有什麼過份的。

而且從她一出來,就光明正大的用能和華胥交差的理由,弄死了風升陵和他的親信,送了這麼大一波人頭,雖然殘忍,對我們卻也算小助攻了一把。

但讓她被墨修掐著脖子差點弄死的事情,卻是她想將龍靈腹中的孩子生下來。

並且要求,墨修去幫忙。

龍靈那具軀體,冇有記憶,冇有神魂,用剖腹產,會影響胎兒的健康和活力。

風望舒想讓墨修用神念引動,將那孩子催生下來,並且由墨修撫養。

更讓墨修生氣的是——據風家所謂的生物學檢測,墨修可能就是龍靈複中那個孩子的父親。

而風望舒威脅墨修,如果不幫她,就將這件事情,告訴我。

所以纔會被墨修掐著脖子,差點直接弄死。

我在記憶中看到這裡,不由的皺了皺眉,看著墨修:“她要把龍靈那個孩子送給你,這不是挺好的嗎?你還不如直接要求,她將龍靈的軀體還回來!”

或許風望舒留在風家,對我們確實隻有好處。

就怕她黑化的太過用力,我們都感覺不對,讓風家人也有所感覺。

而且也不知道她是怎麼騙過有著神唸的華胥的。

或者說,她根本就不用騙,因為她目標很明確,並冇有半點針對華胥的,全是她自己的想法。

這或許,也是華胥能選擇她的原因。

墨修卻苦笑的看著我:“龍靈腹中的那個孩子,有著我的血脈。你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