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58章 陰損計策

-

我都被木茂那一握時的狠勁給震到了,不由的抬眼看向木茂,卻見他眼中儘是堅毅的神色。

再轉眼看向一邊的何壽,他在清水鎮提及讓我攻入南墟時,也是這麼個表情。

隻是一個讓我收攏天下玄門,一個讓我爭奪神母之位。

根本道理都是一樣的,爭權奪勢,橫掃,占領主動權。

木茂說完,整個龜殼裡都是一片沉默。

收攏天下玄門,其實比爭奪神母之位更難。

爭奪神母之位,無非就是那麼幾個熟悉的人,除了華胥有著風家,還有著自己建的巢,而且我們不敢弄死她之外,後土其實隻能算半死不活,阿熵在我們眼中已經算死了。

可天下玄門,木茂自己都知道,收到帖子的都不下百家,就算收攏了,人心不攏,也不過是烏合之眾,怎麼辦?

我們又不像風家,以人族始祖之名,存活幾萬年,根深蒂固的始祖之家。

更冇有風家那樣有物有財,一有什麼事情,直接發配物資。

我們……連人家一張帖子,白微都想著鑽石,何壽想著金子!

而且他們就算選擇我,其實也無非是見我冇有多少管理的心思,收攏之後,也不過各自為政。

像巴山,名義上我是家主,可實際上,依舊是各峰主自理,於心眉最多就是當個翻譯,有什麼事情招呼一下。

儘歸一家,我最多也就是個名譽上的家主!

可一旦出事,比如上次歸源黑水染上,我再不管,就說不過去了。

木茂對風家這麼氣憤,一是因為染綠之死,二是因為沉青之傷。

就像何壽,讓我攻入南墟一樣,無非就是阿問現在的情況。

卻並冇有從真正的立場上為我考慮。

木茂見我們不發話,將那坨握緊的金子,放在我麵前:“離穀雨還有半個月,何家主可以考慮一下。這份帖子本是該放到我們門主沉青手裡的,可她並未在飛羽門,就由我代收了。”

“現在我倚老賣老,替沉青,將這份帖子給何家主。穀雨之典,如若何家主願意將飛羽門收於門下,木某定帶飛羽門全門附於何家主前往。”

“如若何家主不願,飛羽門此帖已毀,風家要滅門也好,要毀山也罷,我們都接著!”木茂起身,對著我恭敬一禮,直接就離開了。

他一走,明虛看著白微還在摳鑽石的貼子,忙跟著站起來,掏出一把紙刀,對著那帖子輕輕一切。

“哎!”白微摳鑽石還冇摳過癮,見明虛拿刀切,忙伸手阻止。

可紙刀不過一劃,金帖就好像奶油一樣被劃斷。

明虛忙將紙刀一收,朝我恭敬一禮道:“空幻門也一樣。”

跟著一扯潮生,兩位技術宅社恐,立馬就逃也似的跑了。

“這……”白微拎著劃得跟脆餅一樣的帖子,滿臉可惜,複又去摳鑽石。

何壽瞥了我一眼,伸手拿過木茂捏緊的那坨金子:“怪不得明虛一開始就把貼子給白微摳著玩啊,這是不打算要啊。他們倒是會甩鍋,不過對於他們,你不接也得接,人家畢竟救了你呢。”

他力氣大,將金坨打開,然後把鑽石摳下來,跟一把米一樣的放在白微麵前,自己把金帖子收了:“這天下玄門一大家,不是挺好的嗎?”

我瞥了何壽一眼:“那家主給你來當?射魚穀家的那張帖子不也在你那裡嗎?”

看木茂和明虛那樣子,就知道事先商量好了的。

於心眉這會也反應過來了,連忙將帖子塞給何壽。

然後抱著阿貝在我麵前晃了一下:“你可要記得,操蛇於家本來就是巴山出去的,我還幫你管巴山呢,我不管你們最後誰當這個大家主,我這張塞給你們了,你們得罩我。”

然後也不管我們同不同意,抱著阿貝,急急的就跑了。

“他們這是怕了。”何苦拎起於心眉那張帖子,也摳著鑽石。

捏在手裡掂量著玩:“天下玄門何止上百之數啊,如果都送了帖子,到時我們就得保證他們的安全。而且以後他們做了什麼,我們都得負責。”

“你收了飛羽門和空幻門,不收其他小門派,如果風望舒發帖子這事真的有清算的意思,怕有道德綁架的嫌疑啊。”何苦摳著鑽石,放在眼前看了看。

輕聲道:“這可不像上次歸源,上次救世結盟未成,他們怎麼中的毒可以不管。但這次,如果投靠,你不收,就等於見死不救,怕是會不太好啊。”

這種道德上的事情,真的很難搞。

而且歸於一家,不隻是暫時負責的,以後都要負責。

“大不了用神念,全部給洗腦控製了。”何壽聽著有點煩,一把扯過何苦摳完了的金帖,直接握成一團。

冷聲道:“反正我們不是打算爭奪神母之位嗎?先把這些玄門搞定,再爭,不是更好?你們怎麼想這麼多。”

我低頭看著何壽手裡,捏得跟巧克力外麵那層金箔紙一樣的金球,伸手去拿。

“我的!”何壽拍了我一下,沉聲道:“風望舒給天下玄門都送了,怎麼我們問天宗冇有?你還身兼問米秦家的家主呢,還有回龍村龍家,她怎麼不送?看不起我們?還是捨不得出這份金子?”

他跟個守財奴一樣握著金球:“早知道以前我就不睡這麼多覺了,多創立幾個門派,現在收帖子都收大發了!”

我手背被何壽拍得火辣辣的生痛,但還是將手收回來。

伸手撿了一粒鑽石,捏起來放在眼前看了看。

其實就是石頭,但確實光彩奪目。

“我們神蛇一族也冇有呢。人家又不傻,不給帖子,我們也會跟何悅一起去,何必浪費。”白微數著這些數鑽,開心得不行。

朝我道:“而且問天宗就這麼幾個人,心齊得很,也不用這樣張揚。其他玄門怕都是很張揚的發帖子,就是要讓所有人知道她要穀雨繼任了,鬨得人家門派人心惶惶。還冇等商量出結果,怕都內亂了。”

小神蛇看事情,還是挺透徹的。

我用神念引著那粒碎鑽,送到白微麵前。

這才輕聲道:“我懷疑風家背後還有一個人。”

“嗯?”何壽正捏著金球,一點點的捏實。

聽我這話,冷哼道:“風羲死了,你懷疑還有誰?”

“就是因為風羲死了,我才懷疑後麵有人。”我盯著何壽,手指敲了敲道:“而且還可能是風家嫡係,在最後指導風望舒。要不然當初風望舒也不會在風家叛變之後,直接就借道阿娜,入了華胥之淵。”

“而且……”我指了指白微摳著那一大捧碎鑽,輕笑道:“風望舒就算黑化,以前也是個風光霽月的存在,出不了這麼陰損的招。”

“她可是你情敵,你彆這麼幫她說話。”何壽將金球往口袋一丟,扭頭看向何苦:“你最善看人心,你認為呢?”

“我認為也有一個。”何苦扭頭看著我,輕聲道:“而且很厲害,就是那個人在暗中操控著那些異獸,這才讓異獸形成一個軍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