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63章 萬識皆同

-

我知道墨修接收了太一留下來的那道神識,實力肯定是有了一定飛躍的,可冇想到居然這麼厲害。

隨著他神念一動,漫天星辰閃爍。

好像他就真的成了太一!

玄門中人全部雅雀無聲,我神念更甚至能感覺到他們所有人都緊張了起來。

可跟著那些巴山人,卻一陣陣的狂喜。

烏壓壓的全部跪下,嘴裡用巴山語說著什麼。

於心眉生怕我聽不懂,抱著阿貝一個縱身到我麵前,朝我悄聲道:“他們在參見泰皇,在這巴山人的記載中,是本原的意思。”

這種文化差異上的東西,很難真正意思的從言語上接收的。

不是從小受到熏陶,完全不會理解,一個神,或是一個什麼樣的偶像存在,在一部分人眼中,到底有多麼高光偉大。

但我能感覺到巴山人情緒上那種極度的崇拜。

於心眉似乎也知道我對這種文化存在有著差異,朝我沉聲道:“你隻要知道,巴山人認為你有著最強的靠山和外掛,就行了。”

光是這一點,就能安住所有巴山人的心。

我朝於心眉點了點頭,沉聲道:“讓他們加緊多鑄箭,要錢要東西,都找何壽和龍組。”

何壽當初從清水鎮拿走了好多金子,還有風家轉帳的錢。

龍組既然答應幫忙了,應該會提供物質上的幫助的。

不管風望舒背後那個人是怎麼打算的,不管風望舒最後有冇有完全掌控風家,我們和華胥之淵總有一戰。

“曉得。”於心眉抱著阿貝,後退了一步。

然後單手抱著孩子,手舉過頭頂,朝我恭敬的行了一禮。

阿貝肩周處那兩條伴生蛇,也順著他的下頜蜿蜒的爬了了來,匍匐的貼在阿貝的胸前,似乎在向我行禮。

我抱著阿乖,抬頭看了一眼這漫天星辰,發現這年頭,還是得借勢啊。

風家如果不是借華胥之淵的勢,也不會讓玄門中人這麼忌憚了。

墨修這是一出來,就藉著太一那點神識之力,引動漫天星辰,給阿乖造勢。

我朝於心眉點了點頭,然後神念湧動,傳了一道資訊給她。

於心眉一接收到,整個人瞬間就是一僵。

抬頭不可置信的看著我,我朝她點了點頭,然後驅著甪端,直接就往清水鎮而去了。

這邊應龍已經醒了,西歸那個坑的收尾,她自然會做。

問天宗的人,都跟著前往清水鎮救阿問。

等我抱著阿乖驅著甪端落下來的時候,遠遠的就見蒼靈站在一片翠綠的竹稍上,似乎在等我。

可我知道,他不是在等我。

我抱著阿乖直接躍過竹林,落在清水鎮裡麵。

甪端等我一下來,就自顧的跑開了,它會自己找食物的。

我微微回頭,果然見墨修已經站在蒼靈旁邊,一直有著竹般清高雅誌的蒼靈,居然恭敬的朝墨修一揖行禮。

蒼靈的真身其實還在巴山的,想來也是知道墨修這次修為大漲了。

“阿媽!”阿寶開心從竹林裡跑了出來,抱著我的腿,然後一個縱身跳起來,見阿乖醒了,很是開心。

我抱著阿乖,遞在他手裡:“抱抱?”

阿寶立馬小心的轉過手,將阿乖抱在懷裡。

他抱孩子的姿勢還挺正確的,抱著阿乖,讓阿乖也挺開心的。

不過卻擔心的抬頭看著我:“阿媽,你臉好紅啊?”

我這才發現,臉依舊紅得好像發燒了。

轉手接過阿乖,拉著阿寶,往阿問和沉青療傷的竹屋走去。

等我到的時候,原本在後麵和蒼靈談話的墨修,居然已經到了。

正伸手拿著什麼往阿問嘴裡喂,何歡也一邊雙手不停的掐著法訣。

何壽他們都在一邊看著,何辜朝我輕聲道:“墨修從西歸帶回了地髓,可以喚醒阿問。”

我聽著也不知道是什麼,但依稀知道是墨修在西歸接收太一神識之後,刻意找的那個東西。

一邊的何壽解釋道:“就相當於一個人的脊椎液,人不是用這個可以治很多病嗎?地髓也一樣,阿問本身就是息土,受這個滋養,說不定能醒。”

這辦法,怕就是太一神識裡留的吧。

既然墨修敢用,肯定是能救的。

不過何壽說完,看了我一眼:“你要不去洗個熱水澡,一身酒氣,彆熏著奶娃娃。”

說著伸手來接阿乖,朝我揮手道:“你酒品比何苦好,但你這樣撐著,再醒來的時候,怕是頭痛得厲害。”

我這才發現,我醉酒後,除了原先打了墨修一頓,後來神誌都還挺清醒的,就是感覺牙有點疼。

不由的錯了錯牙,感覺腮幫子還有點發酸。

“你一直咬著牙根。”白微見我錯牙,伸手戳了戳我牙根:“你習慣性的靠咬牙來醒神,其實就是一直精神緊繃著。你這太陽穴都繃緊了,不難受嗎?”

我轉手摸了摸她戳過的地方,這才發現,確實一直緊繃著。

“醉了酒,還這樣保持清醒,你……”白微搖頭歎了口氣。

見何壽抱阿乖不鬆手,轉手來接過我懷裡的阿乖,然後朝我道:“我抱一會,你去洗把臉。墨修既然說能救阿問了,你就彆擔心了。”

我發現他們現在都提出讓我鬆懈一點。

阿寶更甚至直接拉著我朝外走,到了那口井邊,他很貼心的用術法引著水,給我洗臉。

還奶聲奶氣的道:“喝酒了要洗冷水,才清醒。”

他手小小的,卻連毛巾都給我拎好了。

我有點恍然出神,等他將帕子擦在我臉上後,冷熱相碰,這才一個激靈的神過來。

朝阿寶笑了笑,正打算說什麼。

就見蒼靈從井邊的竹子裡走出來,將一片竹簡放在我麵前:“何苦把你要辦滿月酒的事情,跟我說了。你看下,這樣寫可以嗎?”

那上麵就兩行字,不是繁體,估計是大篆之類的。

反正我不認識,但落款我認得,有我和墨修的名字。

冇想到蒼靈的辦事速度挺快的,我看了他一眼,沉聲道:“等墨修出來,你問他吧。”

隻怪我讀書少,確實不識得大篆,更不知道這種東西要怎麼寫。

看人家風望舒的帖子,風雅無比。

蒼靈瞥了我一眼,也認同的點了點頭,然後朝我道:“風家送帖子,用的都是飛凰。一共八八六十四隻,分批派送,很有派頭。”

“你們這是滿月酒,你想用什麼送?”蒼靈看著我,嗤笑道:“你們這擂台已經打起來了,總不能輸了場子吧?”

風家幾萬年的底子,厚到什麼程度,我想都不敢想。

正想著,就聽到墨修低沉的聲音傳來:“天下蛇族,儘為號令!到時我讓蛇族前去送帖子,群蛇湧動,不比飛凰差。”

說著,看著蒼靈道:“既然已經打擂台了,你也該拿出真本事了。”

“你彆忘了,當初你為什麼留下來!”墨修接過那片竹簡,在上麵輕輕一摁。

一條漆黑的小蛇宛如活著的一般,在那竹簡上一遊,瞬間所有的字都好像活了過來。

化成一條條的蛇,在竹簡上遊動。

我原本不認得那些字的,可隨著墨修一弄,我居然瞬間看懂了。

這是什麼門道?

墨修卻將竹簡一揮,隻見空中立馬出現成百上千同樣的竹簡。

無數黑細的蛇在空中扭動,密密碼碼宛如蝌蚪一樣。

同時,我腦中瞬間閃過,當初穀遇時在摩天嶺,找我問米時,那個由她開出的蛋。

也是這樣無數黑色的蛇扭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