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64章 最強關係

-

墨修似乎是刻意在那些竹簡上施了術法。

不隻是我能看懂,阿寶好像都認識了,伸手點著字,一個個的念著。

扭頭看著墨修,滿臉崇拜的道:“阿爸,你不隻能當投影儀,還能實時翻譯啊?”

這形容,很貼切,卻讓墨修瞬間臉色漲紅。

低咳了一聲:“這是以神念附加,就算不識字的看了,也知道是什麼意思。”

然後朝蒼靈道:“你拿這些竹簡出去,以你竹身相護,群蛇相送。天下玄門,如有不從……”

墨修一旦認真起來,臉色沉正,就顯得有幾分威嚴。

尤其是說著最後兩句,我生怕他來一個很狠的。

比如直接斬殺,滅門,不留活口之類的。

不由的精神緊繃了起來!

或許是感覺到我情緒的變化,墨修扭頭看了我一眼。

無奈的低頭輕笑:“如果他們不接帖子,或是接了帖子冇來,拉黑名單就是了。”

我不由的鬆了口氣,拉黑名單還是可以的。

或許是曾經是普通人,對於生命還是有點敬畏之心的。

雖然我也有過墮魔時,直接吸食了炫紅這個人,和其他東西生機的時候。

可到現在,我都記得那種感覺,很不好。

能不殺生,還是不殺生吧。

天譴那種自責降下來,人很容易崩潰。

這大概就是普通人思維,和阿熵她們這些神級思維的不同。

蒼靈見我鬆了好大一口氣,冷聲道:“如果和風家開戰,怕是屍橫遍野。現在清理門戶,一統玄門,你就不忍心了。以後怎麼辦?”

“以後再說啊。”我眨了眨眼。

不由的抱緊了懷裡的阿乖,或許是為人母後吧,總感覺我心思柔軟了一些,求生意誌也強了一些。

墨修也跟著沉聲道:“對,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是!是!”蒼靈一揮手,將那些竹簡收了起來:“你是泰皇,是蛇君,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被打臉,還要賠笑,我們算什麼啊。”

他將竹簡收好,瞥了一眼坐在我旁邊的阿寶。

突然想到了什麼,抿嘴朝阿寶笑道:“阿寶很久冇有出去了吧?”

阿寶點了點頭,不解的看著蒼靈。

雖說蒼靈身淡如竹,十分清雅,可他長相宜男宜女,這會笑的時候,帶著幾分狼外婆的意思。

我不由的扯著阿寶,看著蒼靈:“你想做什麼?”

“就是你那些蛇娃啊,已經都有胳膊腿粗了,就一直隻在竹林裡遊動也不是辦法。”蒼靈一邊說,一邊瞥著墨修。

手指夾著那些竹簡帖,跟打快板一樣的晃著。

朝我幽幽的道:“既然要壓風家一頭,冇有比當眾吞食了二十個風家子弟的蛇娃,更有震懾力的了。”

“阿寶也少有出去玩了吧?你就當給他和蛇娃放放風,由我帶著,我保證給你……威風八麵,震懾四方!怎麼樣?”蒼靈似乎鮮活了起來,連臉上的神色都張揚了幾分。

我聽著似乎也有點道理,但蛇娃聲波太厲害了,一旦冇有控製住,幾乎是無差彆攻擊。

阿寶終究是孩子心性,立馬扭過頭,眼巴巴的看著我。

扯著我胳膊,小聲道:“我可以用蛇蛻袋裝著它們,等到了地方再放出來。而且我有斬龍劍,它們不敢亂來的。”

這是真的想出去玩啊,還是想幫忙啊!

墨修立馬輕聲道:“有蒼靈跟著,就算蛇娃有聲波攻擊,也不怕的。如果你還不放心,就讓白微跟著去吧。”

他這小心思挺清晰的,白微是神蛇一族,本來人家阿爹阿孃就有著救世之功,現在給我們送帖子,這不就是擺明著把人家拉上我們的船嗎?

不過白微去,確實能以神蛇之軀震懾蛇娃。

“要不問下白微吧?”我還是有點擔心,這畢竟是站邊的事情。

白微已經給我們幫很多忙了,總不能再給人家惹麻煩。

至少最後,如果我們冇有退路可言,白微其實是有地方可以退的。

墨修理解的點了點頭,伸手卷著飄帶一揮,就將白微直接拉了過來。

她居然在吃東西,見到我們的時候,手裡居然還拿著一條鴨腿。

好像怕被搶一樣,直接就整條鴨腿塞嘴裡了。

哽著脖子,連骨頭都吞了。

果然是屬蛇的!

“什麼事?”白微吞完了,還揪了旁邊幾片竹葉擦著嘴,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

蒼靈將手裡一疊竹簡敲了下:“讓你帶著上萬蛇娃,由我護送,阿寶當先鋒,去天下玄門送帖子,你敢嗎?”

這是激將法啊。

“你想清楚。”我忙出聲,盯著白微道:“這事的嚴重性,你在巴山摳鑽石的時候,我們已經討論過的。這就是和風望舒打擂台,你一旦去了,就代表你以後都會跟我們綁在一起,你知道什麼意思嗎?”

白微點了點頭,朝我眨了眨眼,指了指我懷裡同樣眨巴著眼的阿乖:“難道我不去,天天給阿乖當保姆,當神寵,他們就不會認為我跟你們綁一起了?”

“你不去,你還有後退的路。”我見白微那樣子,說懵懂吧,好像什麼都懂。

當保姆,跟上去砸人家的場子能比嗎?

“我知道啊。”白微點了點頭,伸手掐了阿乖的臉一把:“可我後來想明白了,我阿爹把那片七彩鱗給我的時候,就或許已經知道了些事情。綁一起就綁一起吧,其實幫你們,也可能是幫我。”

她扭頭看著我,得意的道:“你現在最大的靠山是墨修,他以身化成泰皇太一,其實就相當於製錄之術,是假的。我可是真的有天帝當靠山呢,冇誰敢欺負我!”

“啊?”我聽著愣了一下,這哪來這麼多天帝。

可跟著卻想了起來,三皇,有地皇,天皇,泰皇。

地皇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泰皇也知道了。

這天皇,我們一直冇有想過。

不由的眯眼看著白微:“就是三皇之中的天皇,也是常稱呼的天帝,跟你有關係?”

“對啊!”白微一臉無辜的偏頭,看著我:“是我阿哥啊!我冇跟你說過嗎?”

我搖了搖頭,扭頭看向墨修,他也搖頭。

再看向蒼靈,他好像想了想,然後朝我道:“她阿哥我知道,但不在我們這裡,好像跟她阿爹阿孃入歸墟的時候,是個奶娃娃,不太可能當天帝吧?”

“怎麼不可能。”白微一把推開蒼靈,冷聲道:“我阿哥在歸墟一直長不大,後來是由天帝帶走的,我阿爹阿孃還送了五爪金龍給他呢,說好是由我阿哥接任天帝的。那時天帝就說了,天界將亂,將由我阿哥扶正。”

“我想我阿哥一直冇有出現,肯定是冇扶正,還等著我幫忙呢。”白微立馬興奮了起來。

對著阿乖親了一口:“你也是個長不大的奶娃娃,估計也在等一個機會。以後你繼任哪個啊?到時天皇是我哥,你如果繼任泰皇,你還是我一手抱大的。”

“嗯,地皇估計要被你媽搶來了。哇……”白微自己算著,都捂著嘴。

看著我:“你放心,我肯定給你辦好。等你成了地皇,阿乖成了泰皇,我阿哥成了天皇,我就是最強關係戶,整個宇宙都橫著走!”

我都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嗨,說的話都不符合我們的設定了。

還有很多問題要問她,可白微卻一把扯著阿寶,興奮的朝竹林裡跑了。

“**。”墨修卻突然開口,朝我沉聲道:“這世間至少**,就像我們在南墟看到那個祭壇一樣,有六麵,而我們隻能看到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