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65章 一根紐帶

-

我聽著墨修提及**,這才猛的想起,白微在阿寶用斬龍劍驅使蛇娃擺**陣的時候提過,**之間,戰無敵。

隻是那時,我總以為是一個虛數,四麵八方、**九州之類的。

可現在看來,或許這世間真的還有另一麵。

“你說另外五麵有什麼?”我一想到這個,就感覺頭痛。

“要看過才知道。”墨修伸手接過我懷裡的阿乖,沉聲道:“你去睡會吧?”

我這才發現頭確實昏沉得厲害,還有點脹痛。

果然不能喝醉啊,就算再厲害的身體,醉了酒照樣頭痛!

但總感覺不放心,不敢睡。

“你多久冇有真正的睡覺了?”墨修伸手引著冰,製錄了一隻小鳥,逗著阿乖玩。

抬眼認真的看著我道:“我說的是安然入睡的那種,而不是昏厥。”

他這麼一說,我還真想不起來。

但還是沉眼看著墨修,輕聲道:“我可以去睡嗎?”

墨修眼中閃過痛意,抱著阿乖走到我身邊。

直接引著一條黑索,將阿乖綁在背後,跟著一彎腰將我打橫抱了起來:“我不會再失去意識了,你可以去睡了。”

“你放心,蒼靈將帖子時間定在七天之後,這些天裡,他們會帶著蛇娃,一家家的上門送帖子。那些玄門中人不敢再來叨擾你,都會在阿乖滿月那一天,直接來的。”墨修抱著我一步步的朝竹屋走。

我趴在墨修懷裡,感覺有點不太適應。

不知道是不是醉迷糊了,我居然想不起來,自己有冇有被墨修這樣公主抱過。

還是上次抱的時候,已經久到讓我記不起了。

而且墨修少有這樣抱著我,一步步的走的。

好像他帶著我,去哪,或是做什麼,都是用瞬移,直奔目的地。

我這會確實有點醉了,一經鬆懈下來,身體好像都發著軟,就好像躺在飄帶上一樣。

想想確實該好好休息,一直緊繃著,怕哪天直接就斷了,命都冇了。

乾脆趴在墨修懷裡,抬眼看著墨修:“你找到和應龍幻象的來源了嗎?”

墨修摟著我的胳膊瞬間一僵,低頭看了我一眼,搖了搖頭道:“可能就是因為你。”

我不解的看著墨修,他朝我沉聲道:“你有冇有當初諸神之戰,既然太一親征,想帶走你這個原主,是不是很容易?”

這問題我還真想過,但百思不得其解。

墨修沉眼看著我:“是她不願意。如果她走了,這裡……”

他走著,停下了步伐,低頭看著我:“將不複存在!”

不知道為什麼,我瞬間就明白了墨修話裡的意思。

蒼靈說,天禁是為了保護這個地球,不讓外麵那些想進來產卵,想繁育後代的東西,找不到。

可如果她離開了,太一對這裡就再無留戀,就不會有天禁。

那這裡就成了那些龍蛇之屬大神隨意吸食生機的地方,遲早有一天會跟被我吸食掉生機的東西一樣,化成灰!

阿熵說我,隻會感情用事,纔會造成現在這個局麵。

我一直以為說的是對墨修的感情,可從來冇想過,原主是因為大愛,而不是小情。

墨修沉眼看著我,輕聲道:“她是甘願赴死的。用她的死,換太一帶著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離開,用她的死,換一個天禁。”

“太一告訴你的嗎?”我一時不知道怎麼接受了。

墨修輕嗯了一聲,沉聲道:“所以她引了自己的情絲,化成一條紐帶,鏈接了應龍和太一……”

他低咳了一聲,沉聲道:“她有著整個地球一半的神魂之力,隻要是在這裡,那條情絲紐帶一旦發動,就會啟動那個幻覺,牽動著應龍和太一!”

我聽著這裡麵有兩個資訊,一是應龍可能是真的應龍,可墨修卻不是真的太一,怎麼可能動與應龍的幻覺?

從出發點上看,原主似乎就是想撮合應龍和太一。

但為什麼是這樣的幻覺?

她就不膈應嗎?

墨修似乎看出了我所想,抱著我慢慢踏上竹屋的台階:“你看應龍記憶的時候,是不是看到她看幻覺的時候,有很強的代入感。”

我點了點頭,那種代入感何止是強啊,簡直是身臨其境,很十分的嚮往。

墨修卻沉眼看著我:“看我的幻覺時卻冇有?”

我複又點了點頭。

“我這次帶著應龍入巴山前,趁她冇醒,探過她記憶。我並冇有看到你那種代入感,隻是跟我一樣的探究和疑惑。而且她很抗拒,更甚至有點噁心。”墨修生怕我不信。

抱著我小心放在床上,垂眼看著我,輕聲道:“你不信的話,可以從我記憶中,去感知我看應龍記憶時的感覺。”

我這一時有點不太理解這其中的關係,眨眼看著墨修。

還是用神念湧了進去,果然他在入西歸前,還真的看過應龍的記憶。

不過他用的是從眼中引出一條細細的有無之蛇,直接鑽進了冰封著應龍的冰塊了。

確實也像他形容的一樣,應龍記憶中,每次碰到那些的幻覺,都很抗拒,更甚至噁心,卻又像玩通關遊戲一樣,一直在找其中的突破點。

但這和我看她記憶的時候,完全不同啊?

我看完墨修的已近,收回神念,不解的看著他:“神念感知,不會有錯。怎麼會這樣?”

“因為編造這個幻覺的時候,她將自己想象成了應龍,她代入的是自己。你雖然冇了記憶,冇了神魂,可依舊與她一體,你用的神念,也是她的。”墨修輕呼了口氣。

沉眼看著我,滿臉苦澀的道:“所以你看到的時候,就有著很強的代入感,更甚至恨不得不要醒來。就像……”

墨修好像想了一下,才沉聲道:“就像很多女孩子在睡前,都會自己給自己編個偶像劇的劇情。”

“幻覺可以這樣編的嗎?這作用時間有點太長吧?幾萬年,幾十萬年?”我一時還是不太理解。

盯著墨修道:“那為什麼你碰到應龍,就會觸發這個幻覺?還有就是這個解釋,是你自己編的,還是分析來的?”

“是太一的神識告訴我的。”墨修突然笑了一下,低頭看著我道:“你猜,為什麼我見到應龍的時候,還冇有接收太一的神識,卻能觸發那個幻覺?”

“因為你和太一用同一張臉?”我立馬就想到了這個。

墨修搖頭輕笑:“那是用情絲為紐帶的,她編的時候,想的是自己化成應龍和心中所愛在一起。”

意思就是就算她想撮合應龍和太一,可在她編造的幻覺中,還是想著自己是應龍。

這對應龍真不太公平。

“所以?”我感覺這些上古大神,說單純吧,也挺單純的。

可做出來的事情,怎麼就這麼複雜。

墨修沉歎了口氣,看著我沉聲道:“何壽確實冇有說錯,你智力不太行。”

我頓時心中一股子怒火湧了起來。

“因為你心中所愛是我,那根暗中的情絲已經牽連到我了,所以我一碰到應龍,兩頭目標碰到一起,幻覺直接啟動!”墨修感覺到我情緒,連忙快速的解釋著。

低頭朝我輕笑道:“所以我從西歸出來,知道幻覺是這麼來的,我很開心。”

怪不得,他被我揍成那樣,還一個勁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