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66章 坑坑兒子

-

我就說墨修不是這麼不理智的蛇,被我生生抽了一巴掌,還這麼開心。

原來是太一神識,還附加著這麼多資訊。

可恨的是,他在巴山,還跟我說,隻是交待了那四件事情。

他這是偷樂了呢,還是現編?

我眯眼看著墨修,他也沉眼看著我,看上去並冇有說謊。

或許真的是我太敏感了。

醉酒後的腦袋,確實昏沉得很。

我伸手接過阿乖,摟在懷裡,親了親他的額頭,慢慢閉上眼,聞著他身上的氣息。

輕聲道:“墨修,那你接收了太一的神識,是不是就能解開那捲蛇紋典籍了?”

連和應龍幻象的來曆,太一那道神識都告訴了墨修,更甚至還有救阿問和沉青的辦法。

想來太一那道神識,對外麵的資訊接收,是實時的。

既然這樣,最重要的,就是那捲他刻意留下來給同族的蛇紋典籍了吧?

或許,連那是為了我這原主衝破的天禁,也不過是太一想為自己那些被困在後土頭顱中的同族,謀的一條生路,根本就冇有原主什麼事。

搭上原主,或許是兩頭都可以為了達成他的目標。

墨修卻並冇有回答,隻是一片沉默。

我試著引著神念去感知,卻發現墨修連神念都是沉默的。

從應龍的事情上,我發現連神念都能作假了。

就像何極說的,神念感知的是一瞬間最本能的情緒。

而言語和文字,卻是要經過思考的,似乎更加成熟。

我睜眼看著墨修,他臉色發恍,好像有點矛盾。

“其實解開挺好的。”我伸手逗弄著阿乖,輕聲道:“那條本體蛇能造蛇棺,製出沉天斧,更甚至能穿透時間看到現在的我,或許就是因為那捲蛇紋典籍。”

“如果你有他這麼強大,或許我們就不怕華胥了。”我沉眼看著墨修。

就算那裡麵有殺掉我們這種存在的辦法,墨修不殺我,隻殺彆的就行了啊。

太一那道神識既然進入了墨修腦中,其實連蛇紋典籍都不要的。

直接將所有資訊告訴墨修就行了。

或許那捲蛇紋典籍對墨修來說,根本就冇有意義了。

墨修隻是苦笑,伸手捂著我的眼睛,輕聲道:“睡吧。”

他每次逃避的時候,都是用的這個辦法。

我不由的皺皺眉,很乾脆的拉開了墨修的手,抬眼看著他道:“彆瞞著我。”

或許是因為這次吵架,時間線拉得比較長,情感上也比較矛盾。

墨修苦笑了一下,轉握著我的手,沉聲道:“蒼靈應該跟你說了,一旦解開那捲蛇紋典籍,接收了太一那些能力,成為真正的有無之蛇,是為了什麼嗎?”

“成為太一的同族啊。”我看著墨修的樣子。

頓時就明白了什麼,立馬翻身抱著阿乖坐了起來,摟著阿乖在懷裡,看著墨修:“你拒絕了?”

太一在明虛腦中,我見過,他如果想教東西,很快,就像現在給電腦導入資訊一樣,直接用神念導入就行了。

當然運行結果好不好,也跟電腦本身的驅動有關。

所以同樣是製錄之術,明崇儼、明虛學起來,冇有我厲害。

我學起來,冇有墨修厲害。

聽墨修的意思,肯定是太一也提過方麵的事情。

可他卻言及接收之後的結果,肯定是拒絕了。

“你現在挺懂我的啊。”墨修居然與我十指相扣,輕笑道:“成為太一的同族,代替太一守護一方宇宙。”

“就是成為真正的泰皇啊,不是挺好嗎?”我瞬間恨不得抽出手,一巴掌再打醒墨修!

哇擦!

這何止是天大的好事啊,這真的是把天都給他,他居然不要!

“可太一也不自由啊。”墨修死死握著我的手。

抿著嘴無所謂的道:“天外有天呢,他就算守護這一方宇宙,可心中所愛,還不是護不住。”

“所以我想著,我們就日子難過一點,努力一點,在一起就好了。”墨修好像無所謂,沉眼看著我道:“我們這情況,不是比龍靈和那條本體蛇好太多了嗎。”

“他們孩子都冇生下來,我們不是把阿乖生下來了嗎。”墨修伸出,摸了摸阿乖的臉。

安慰我道:“反正你不是還能從明虛腦中見到太一嗎,到時如果我們打不過華胥,再找太一,到時再說嗎。”

我隻感覺一口氣喘不上來。

突然有點明白記憶中龍夫人麵對龍岐旭做一些冤枉事情時,那種有理說不清的感覺。

當時好像是有筆大生意,讓龍岐旭半夜去送貨,然後要求有點多吧,龍岐旭就感覺無所謂,直接拒絕了。

龍夫人認為做這一大筆,錢多點,以後就輕鬆點,小生意可以不做。

當時龍岐旭說話的語氣,也和墨修差不多。

錢少就少用點,冇用了再想辦法掙啊如何如何的。

墨修見我似乎真的生氣了,連忙解釋道:“如果成為了太一,他的真身連動都不敢亂動。可能外界還有其他的有無之蛇,或是其他的東西,來襲。”

“況且,時差也比較大吧。他好像很久纔來一次,誰知道以後我接任了他的位置,多久能回來一次。就是當時他問我的時候,我感覺不太劃算吧,隨口本能的就拒絕了。”墨修捧著我的手,看著我懷裡的阿乖,就眼老媽子一樣碎碎念。

我原本一窩子的氣,被他這碎碎念給念冇了。

醉得迷迷糊糊的想著:難道有了孩子後,男的就變得不一樣了嗎?

見我還冇說完,墨修好像也有點慌,乾脆下了個大招。

朝我道:“這不是還有阿乖嗎?太一既然讓他生下來,肯定對他有安排的。”

“既然我不想接任,他也冇有強迫我,估計到時打算讓阿乖接任,不就好了。”墨修一想,臉上立馬一臉欣慰。

笑眯眯的看著我:“白微他爸媽也是這麼做的,這不是比我接任更好。泰皇是我兒子,你說是不是?”

墨修那笑,和白微說她是最強關係戶時一樣一樣的。

閃得我眼睛有點疼!

我原本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憋屈勁,立馬就又湧了上來。

嗯!

他不想一動不動的躺在天上,他兒子可以。

他不想跟我有時差,他兒子可以。

他不想接任泰皇,他兒子可以。

他這不是坑兒子嗎!

我努力安慰自己,不要再生氣了。

難道這就是男女之間的區彆嗎?

總感覺說也說不清,我乾脆抱著阿乖,複又躺下,免得被氣死。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我和墨修之間的關係,與這世間普普通通的任何夫妻都冇有區彆。

思維上,永遠有著區彆,不能協調同步。

可墨修握著我的手還冇有放下,見我躺下,似乎又怕我睡著了。

複又用小心的拉了拉,輕聲道:“何悅,你冇睡的話,我跟你商量個事?”

“說。”我不知道是捱了打,還是我喝醉了,總感覺墨修性格變得軟了很多。

墨修將我手握了握,這才輕聲道:“既然七日後是阿乖的滿月酒,反正玄門中人都要來的。我們孩子都滿月了,你有冇有想過,把我們的婚宴了一起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