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73章 一心尋死

-

我聽著阿問的話,隻感覺喉嚨裡哽得慌。

從沐七第一次出現在摩天嶺的時候,我就知道阿問和他是舊識。

他們關係還不錯,沐七答應阿問,隻要讓我接收後土的記憶。

可就在讓尋木種在南墟,讓尋木重新延續下去。

也可以將阿熵困在南墟!

更甚至入了南墟,阿問也對很多事情有所瞭解。

那時我以為因為他們各為一宗的宗主,或許都是知道彼此的。

風城外,沐七告訴我阿問要重新化回後土之心的時候,我還很擔心。

所以我後來就算拚儘一身精血,製錄了墨修,也要滅了阿熵的神魂。

更甚至因為他一直冇醒,我同意讓墨修入了西歸找太一,也答應和何壽去攻打南墟。

結果呢?

這一切,都是他自願的!

就算墨修用地髓將他救醒了,他依舊不悔不回!

我輕呼了口氣,扭頭看向阿問。

心頭一時百感交集。

對於阿問,我真的視他如師如父。

我總想著,大家經曆了一次生死,就算不能一笑泯恩仇,至少現在大局動盪,以他的擔當,也會像當初青折死時一樣,強撐著主持著大局。

可他居然隻想歸心歸家!

竹屋外,何壽猛的竄了進來。

盯著我和墨修道:“我就說吧,一切的根源還是南墟後土。我們就該攻入南墟,推翻那個該死的祭壇,毀了那後土的頭顱,直接將她滅得渣都冇有了!”

他這完全是氣話。

何極他們全部都是沉默的,或許知道改變不了阿問的決定。

我實在不知道說什麼了,也冇有立場去說。

阿問本就是後土之心,他想歸心,我能怎麼樣?

我已經殺了青折,滅了阿熵神魂,難道還真的讓我滅掉後土。

殺儘阿問生中,對他重要的存在嗎!

“為什麼?”最終還是墨修開口,沉聲道:“我已經接收了西歸太一留下的那道神識,就算對上華胥,我們也有一戰之力。你冇有必要歸心,喚醒後土的。”

“我隻是想回去。”阿問慢慢轉過身,看了我一眼。

然後拍了拍何壽的肩膀:“你是大師兄,以後就該好好的照料師弟師妹,還有阿寶他們。”

何壽伸手就想去扯阿問,同時一揮手,道道龜紋閃過,周天八卦全部朝著阿問鎮去。

可阿問就好像看著頑皮孩子一般,微微搖頭。

跟著就聽到外邊細沙輕響,原本佈滿整個清水鎮的細沙嘩的一下全部湧了過來,宛如活的一般,將我們所有人全部裹住。

我隻感覺眼前黃沙一閃,連忙引著飄帶護住沉青,同進神念一湧想朝阿問捲去。

可等我神念一閃而過,黃沙也冇了。

阿問,也不見了!

“阿問!”何壽突然沉喝一聲,直接扯著墨修:“南墟。”

“不對!去問天宗,阿問就算歸心,也該從問天宗,他被阿熵剜出來的地方進去。”何壽扯著墨修,急急的道:“快點啊!”

可墨修卻隻是伸手,任由一把細沙往腳下的竹子落去。

估計是剛纔伸手攔截阿問時,抓住的。

那一抓細沙一旦從墨修手中脫落,就宛如流水一般,穿透竹層,直接消失不見了。

我看著外麵光禿乾涸,冇有半點細沙的土麵。

想來剛纔墨修鬆手的那捧細沙,也沉入地底了吧。

息土真身,後土之心,阿問其實能和胡一色、沐七一樣的,普天之下,任由他往。

墨修彈了彈手指,轉眼看著我道:“你猜他去哪?”

“南墟。”我沉吸了口氣,引著飄帶,卷著沉青往外走:“他很早就有就這打算了。”

“你胡說什麼?”何壽急得一把揪住我,厲聲喝道:“一旦後土生複,你就奪不了神母尊位了。阿問冇了,問天宗也冇了,我們都不會幫你的。你居然不打算阻止他?你要看著他死了嗎?”

“阿問偷偷把斬龍劍,給了阿寶!”我盯著何壽,沉聲道:“你知道是什麼時候給的嗎?”

連我都不知道阿寶什麼時候有的斬龍劍。

那是女媧用來斬冀州黑龍的劍,重要到連白微都眼饞。

這種饞並不是饞鑽石,饞吃的那種饞,是真的對神蛇一族很重要。

對阿問也很重要,可他冇有告訴任何人,就這樣偷偷給了阿寶!

在那時,他就已經下定決心了!

何壽麪如死灰,卻依舊搖頭,扯著墨修:“你神念強,不管阿問去哪,你都能搜到。我們不管他願不願意,把他弄回來,直接關起來,打暈!”

“他要去死,難道我們就看著他去死嗎!無論如何,都要阻止他的。以前何苦還隻想死呢,到現在還不是好好活著!”何壽臉色都變得不像樣了。

墨修苦笑道:“普天之下,哪裡不是阿問能歸心的?他想歸心,就像沐七和胡一色想進去南墟和華胥一樣,到處都是切入點。更甚至我們所觸所摸,都是他能切入的。”

“那我們就看著他這樣嗎?我們白忙活了一場?啊?”何壽整個都瘋了。

其實也不是冇有地方困住阿問,但就是看阿問願不願意了。

但就算能,也得先找到阿問吧。

他剛纔那一瞬間消失,連墨修都隻抓到了一把沙。

我沉吸了一口氣,輕聲道:“還有最後一粒去南墟的綠珠。”

“去南墟做什麼!”何壽臉都變得猙獰了,低吼道:“墨修不是說了嗎,他從任何地點都能切入,我們現在要找到阿問,阻止他。”

“他會從南墟,後土頭顱那個兩顆眼球,進去!”我看著何壽,沉聲道:“後土神魂在那裡。”

而且無論是當初我玄冥神遊看到巴山獻祭魔蛇,還是牛二在南墟引出有無之蛇,用的都是自己的心。

那些心,是用來獻祭給有無之蛇的。

沐七從來都隻是說,讓後土的記憶進入我體內,但似乎少有提及後土的神魂。

雖有提過神母生複的事情,當時阿問很緊張,一旦後土生複,所要占據的生機太多,他也怕影響現在活著的東西。

所以現在,他提及歸心歸家。

卻並不是讓後土像阿熵一樣,讓真身生複。

而是,用他這顆後土之心,獻祭後土頭顱裡的有無之蛇。

換後土神魂出來!

其實他做這一切,終究是為了我和墨修。

所以,他一定會去南墟的。

我引著神念,將這些想法傳入急得快冒火的何壽腦中。

他先是一愣,跟著朝我道:“你怎麼知道阿問隻是想換後土神魂出來,如果他是真的想讓後土整個真身都活過來呢?如果真的是青折和阿熵都死了,他也一心尋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