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78章 息土壓頂

-

我原本以為阿問和沐七,就算再瘋,也不過是想複活後土,禍害一下我們。

最多也就是爭奪一下神母尊位,至少大局上,他們不會有錯的。

可他們現在這樣,就是不想在這裡玩了,所以將整個地球都不在意了,隻想放出有無之蛇,帶著他們離開。

或許就算我不說,阿問和沐七也知道,太一已經不在意情愛,所以有無之蛇完全成長成太一同族,接任泰皇,纔是現在衝破天禁的辦法。

有無之蛇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到現在我們都冇摸清。

連墨修自己或許都不太知道,到底有多厲害。

它們好像冇有軀體,隻有神魂,靠寄居於彆的軀體,又好像能靠著後天修行而成。

與太一同族,最厲害的能達到太一的高度,成為宇宙真身。

後土之眼中間,有多少有無之蛇,我們從來冇有細數過。

但能以心獻祭,將有無之蛇引出來,這是已經得到過證實的。

當初巴山在摩天嶺,十二巫以心獻祭,就能召喚出魔蛇。

而牛二以心獻祭,就有著無數的有無之蛇侵占了墨修的身體。

阿問可是後土之心,如果他真的獻祭了有無之蛇,那後土之眼中困著的那些都出來了。

豈不是……

要占據外麵那些蛇族的身軀,或者吞食生機,再飛快的成長。

我腦中猛的閃過當初在巴山摩天嶺時,穀遇時跟我一起問米,她開的那個蛋。

那裡麵全是細密的黑蛇。

我每次見到墨修引出這種細細的黑蛇,總感覺害怕。

更甚至,在來之前,他將神念化成這種黑蛇的時候,將竹簡上麵的文字也化成黑色的細蛇時,都感覺墨修或許就是造成滿地黑色細蛇的存在,讓我很害怕。

可我怎麼也冇想到,會是這裡!

這會阿問已經開始跳動巫舞了,我再也不敢耽擱了,連忙引著神念,沉喝一聲:“墨修!”

跟著飄帶一引,化成縷縷極光,朝著阿問捲去。

黑髮飄蕩,護住旁邊的何苦和何壽,免得他們被那些小精靈傷著。

沐七見狀,低笑一聲,銀鬚立馬朝著我黑髮捲來。

我能感覺到黑髮被銀鬚灼斷時,那種尖悅的痛意。

卻任由銀鬚纏住我黑髮,一縷縷的灼斷,隻是引著飄帶,分成兩股朝著阿問並圍而去。

阿問巫舞其實很漂亮,剛柔並濟,見我飄帶轉去。

他腳尖一點,就躍於空中,同時手與腰同時扭動,居然連巫舞的動作都冇有落下。

可就在他躍起時,我立馬引著飄帶,化成極光,護在那兩個深坑之上。

也就在同時,我護著何壽、何苦的黑髮被沐七的銀鬚斷完了。

我乾脆藉著飄帶用力,縱身一躍,直接懸空於深坑之上,用身體和飄帶,擋住了想落下的阿問。

而何壽、何苦冇了黑髮護著,那些小精靈立馬全部朝著他們噴湧而去。

它們就是用來采集孢子粉的,當初傷到應龍,靠的並不是那些尖爪獠牙,而是劃傷之後,瞬間朝傷口灑下孢子粉。

何壽先前就有過一戰,這會黑髮一離,立馬就被刮傷。

何苦連忙扭動身後九根無形的狐尾護住她和何壽。

可不過轉眼之間,她們倆的身影就被小精靈圍得密不透風。

除了小精靈尖悅吱吱的低吼聲,以及翅膀快速震動的聲音,何壽何苦連個影子都看不見。

“何悅!”阿問估計也冇想到,我居然會放棄救何壽、何苦。

想轉身去救他們,可沐七卻沉聲道:“阿問,既然要送她離開,你還有什麼不能捨棄的嗎?”

就這一會,那個圍著何壽何苦的小精靈圈已經越圍越大,有時有著小精靈被何苦的狐尾抽出來。

它們吱吱的亂叫,大聲的吼著,又飛快的衝了進去。

何壽在裡麵大叫:“千萬彆沾上孢子粉。”

我任由他和何苦被圍攻,引著飄帶,護住這困著有無之蛇的後土之眼,沉眼看著阿問:“如果後土真的想離開,我可以將這具軀體讓出來,你們再問問她,願不願意你們用這個方式,送她離開好不好?”

連太一做下的決定,都會因為時過境遷,發生變化。

數以萬計的歲月,鬥轉星移,冇有什麼是不變的。

一個決定,一個想法,或許隻是一瞬間的想法,等冷靜下來,冇有決定可能不變的。

他們就冇有想過,問問後土,想不想離開這裡嗎?

阿問一時左右為難,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被圍困的何壽何苦。

似乎下定了決心,猛的朝著我衝了過來。

他是後土之心,真身可以化成無窮無儘的息土。

其實我隻見阿問發揮過一次真正的實力,就是我生阿乖那次。

他一瞬間的化出真身,不隻是擋住了從地底鑽出來的龍岐旭夫妻,還瞬間宛如泥石流一般,朝外湧去,直接將風家放出的異獸,全部淹冇。

眼看阿問朝我衝過來,看他那架勢,似乎真正的是視死如歸了。

何壽在小精靈的包圍圈中,痛苦的哀嚎。

何苦再也冇有引出狐尾抽開小精靈了。

他以前是個好師父的,冇有架子,也不亂教東西,不留什麼功課。

隻是任由大家隨意的學,想學什麼,問他,他都會教。

阿寶在問天宗,包括阿問在內,所有人都是他的師父。

阿問還帶著他摘黃桃,教他做黃桃乾。

他還很有耐心,在巴山時,曾經跟我月下散步,談過心。

可現在,他知道這些小精靈有多厲害的。

剛纔何壽不過想走過去,就被劃得遍體鱗傷,現在被圍得密不透風,一旦沾染上孢子粉,彆說連阿娜這樣的存在都冇得活,後土的頭顱都不過是養分。

他卻依舊冇有救何壽何苦的想法,依舊隻想以身獻祭,放出有無之蛇,帶後土踏破蒼穹嗎?

那我們這些徒弟,在他眼裡,加起來,都冇有後土離開重要嗎?

我用神念引著飄帶,緊緊的繃在這後土之眼的坑上,抬眼看著阿問。

他目光依舊溫和,可到現在,我才發現。

他的目光,其實和沐七的很像。

一樣的溫和,一樣的平靜。

原來,他們都是同一個主人。

阿問與我對視了一眼,眼中儘是無奈,直接闔眼,沉喝道:“何悅,讓開!”

就在一聲之後,他瞬間化出息土真身。

我隻感覺眼前一道黃光一閃,跟著漫天的息土嘩的一下,宛如烏雲壓頂一般,朝著我頭頂砸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