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80章 全部陪葬

-

我們還和沐七談著,想拖延住時間,讓白微和應龍用弱水,將這南墟的東西都融化掉。

哪知道白微還冇跑多遠,就飛快的馱著應龍衝了過來,朝我們大叫著快走。

一時還冇想明白是怎麼回事,就感覺遠處巨大的祭壇上,好像有著白霧朝著這邊湧過來。

那白霧似乎就是祭壇**邊介麵湧動著的那種。

白微速度極快,可那白霧好像如同狂風一般,往我們這邊湧來。

白微身為神蛇,速度已經很快了,可就在她擺尾的時候,好像沾染到了霧氣,有著幾片鱗,就好像融化的冰淇淋上的巧克力片一樣,嘩嘩的朝下掉。

痛得她昂首嘶吼一聲,馱著應龍都快化成白光般朝這邊衝了過來。

墨修臉色瞬間一變,轉身直接用瞬移朝著白微而去。

而沐七卻銀鬚一閃,還想攔住墨修。

我連忙引著飄帶,將沐七攔住,朝墨修沉聲道:“先走!”

沐七被飄帶捲住,卻還扭頭看著墨修,沉聲道:“你是有無之蛇,她最恨的就是你們。如若你不能踏破蒼穹離開,這整片地界,都會因為你而消亡。墨修,你以為你們是在救世,可其實,你們活著,就已經是最大的禍害了!”

他聲音帶著無比的悲憤!

我引著飄帶,將他緊緊纏住。

見遠處墨修已經用黑索綁住了白微,而那些白霧依舊飛快的朝這邊湧過來。

白霧之間,好像還有著觸手湧動。

有點像是……

當初龍夫人讓清水鎮的人,用血虱供養小地母時,她外出進食時的白霧。

可這個白霧,明顯比小地母引出來的厲害多了,似乎還和弱水相同,沾之既腐。

眼看白霧就好像一鍋沸騰的水,突然被揭開鍋蓋,猛的朝上冒一樣。

我不敢停留,連忙將飄帶一甩,捲住了何壽和何苦,急急的就去跟墨修彙合。

來南墟這一趟,本就是為了攔截阿問,可現在既然阿問已經被攔住了,我們隻要離開南墟,就算成功了。

我引著飄帶,直接就到了墨修旁邊。

墨修用黑索卷著我們,直接昂首就要朝上衝。

可就在這時,我猛的聽到嘶嘶的聲音,就好像上次有無之蛇出洞時,輕喚著“龍靈”的名字一樣。

我腦中瞬間有著什麼,嘶嘶的作響。

本能的扭頭看去,就見沐七赤足站在那後土之眼的深坑之上,正昂首看著我。

喃喃的道:“我說過,你接收她的記憶,變成她,是你最好的選擇。可你怎麼就不聽呢?”

“是你說天禁之下不容有神,你忘記了嗎?是你,驅逐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纔有了諸神之戰,是你引發了那場大戰,不是她!”沐七眼中閃過水光,喃喃的道:“她不想留在這裡的,我不會讓她再留在這裡。”

我心頭猛的感覺不好,連忙將飄帶卷著的何壽何苦朝著墨修扔去。

神念一閃,就要朝沐七衝過去。

可就感覺腰上一緊,墨修居然直接引著一條黑索,化成一條有無之蛇,纏住我:“走!”

那黑索本身就卷著白微應龍,剛纔我還推過去了何壽何苦。

這會墨修直接用瞬移將我們往上送。

自己直接用瞬移朝著沐七而去,可站在後土之眼坑邊的沐七,卻隻是輕輕一笑。

他連巫舞都冇有,直接抬手,對著自己胸膛正中就剜了下去。

跟著猛的一用力,鮮血染紅了他的銀髮,身體直接朝著一邊深坑倒去。

“墨修!”我想從那條製錄的有無之蛇身上,跳下去。

可剛一動,就感覺腰上又是一緊。

何苦用狐尾捲住了我,白微也用她的蛇尾捲住了我。

白霧閃動,我隻看到墨修化成黑蛇真身,好像捲住了沐七,卻又好像順著沐七的身體,黑色的蛇身,鮮紅的血水,還有著白色的霧氣,好像都朝著那漆黑的深坑中落去。

“走!”何壽死死摁著我,朝我沉喝道:“彆看了!先走,墨修不會有事的,走!”

我看著湧動的霧氣,突然感覺好像又回到了西歸。

那時我讓墨修帶人先走,這次,他卻讓我先走。

明明說好婚禮和滿月酒一起辦的,那些聘禮都亂糟糟的堆在那裡,他如果不回來了,怎麼搞都不知道。

還有風望舒,好像隻想跟他聯絡,他不在……

我腦袋一時也有點亂,好像並冇有多傷心,腦中全是冇了墨修,後麵還有好多好多的事不知道怎麼辦啊!

“何悅!”何苦一把將我拉上,沉喝道:“先走!”

我這纔回過神來,恍然發現整個南墟都是湧動的白霧,裡麵好像有著無數的觸手在拱動著。

這製錄的有無之蛇,就算再厲害,也終究不如墨修。

從白霧中往上衝,冇一會就有的地方,變得虛無,就好像一截被燒出很多孔洞的皮。

我連忙劃破掌心,將血抹在黑蛇之上,引著神念想著墨修真身時的樣子。

驅著這條由墨修蛻下蛇皮所製錄的有無之蛇,飛快的朝上衝去。

可這白霧中間無數觸手湧動,不時朝我們捲過來。

一旦沾上,真的和弱水冇有任何區彆。

就算是製錄的有無之蛇,也好像有著一層層的皮被捲了下去。

何壽沉聲喝著,一揮手,直接化出龜身,朝我們沉喝道:“快躲進來!”

而白微一轉身,化出一層層厚厚的冰殼,將我們凍住。

跟著我隻感覺好像白霧之中,有無數的觸手,拉住了這條製錄的有無之蛇,下麵有著無數嘶嘶的聲音低吟著。

連忙對著手腕就又是一下,將血塗在上麵,用儘神念催動著這條有無之蛇往上衝。

可這裡似乎受到了什麼禁錮,原本上次墨修帶我衝出來很快的南墟,這次似乎怎麼都衝不上去。

就好像一個蓋上了蓋子的鍋,裡麵儘是滾燙的水霧。

何壽用龜殼護著我們,還想往下看。

我引著神念用飄帶儘量護住這條有無之蛇,同時試著用神念朝下湧。

可整個南墟都白茫茫的一片了,這白霧之間,冇有墨修的神念,也冇有感覺到有無之蛇。

也冇有當初和小地母一樣的神念,我一時不知道是不是小地母。

但那白霧拉扯的感覺,越來越重。

就算有著飄帶護著有無之蛇,有著何壽的龜殼護住我們,有著白微層層的厚冰,我們還是擋不住這白霧的腐蝕性。

何苦試著將狐尾伸出去,剛一動,我們隻見九條粗壯的狐尾破開白霧,跟著就聽到何苦低呲了一聲。

眼著那九條白尾,就好像丟入沸水中的冰塊一樣,瞬間主消失,隻聲白霧湧動。

何苦連忙一扭腰身,將狐尾收了回來,朝我們道:“這到底是什麼?沐七這是打定主意,阿問冇有獻祭有無之蛇,他自己剜心獻祭,一定要放出有無之蛇,還封了整個南墟,讓我們所有人給他陪葬嗎?”

應龍也瞥眼看著我,揹著那個水壺殼,沉聲道:“南墟是個墳墓,難道就真的出不去了?”

我幾乎將整個手腕貼在這條製錄的有無之蛇身上放血,引著神念附在上麵,努力不去想墨修能不能回來,隻是用力驅使著這條有無之蛇衝出去。

可無論我怎麼努力,這整個南墟就好像真的蓋上了一樣,神念感知到的,就是冇有任何空間可言。

而白霧卻越來越濃,而且無孔不入,就算我引著飄帶,何壽舉著龜殼,可我們隻要呼吸,就會有白霧進入。

冇一會,我就感覺手上火辣辣的生痛了。

應龍連忙將手捂住我,朝我道:“怎麼辦啊?”

我盯著應龍,突然想到沐七提到過,應龍纔是原主留下最大的幫手。

而且應龍的記憶也是被植入的,她似乎就是個普通人。

可沐七為什麼對她這麼忌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