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84章 一咒之力

-

我眼看阿乖好像被有無之蛇侵占了身體,瞬間感覺全身都緊繃了。

一把捲起飄帶,將阿寶甩了出去,然後飛快的騰飛出來,大叫道:“蒼靈!何極!”

有無之蛇到底有多厲害,我們所知不多。

但蒼靈接觸過,多少有所瞭解。

何極能打告界碑,如果冇有辦法,也就隻能將阿乖暫時和阿熵的真身一樣,封在某塊界碑中間。

我根本來不及多想,隻是引著飄帶護住阿寶,然後抱著阿乖衝了出去。

蒼靈、何極已經在外麵等著了,我連忙將阿乖豎著抱起來,讓他們看到阿乖的眼睛。

就這會阿乖眼中湧動的有無之蛇,更多了,就好像那雙眼眶裡,並不是眼球。

而是剪了無數碎頭髮屑丟進去,隨著粘稠的水湧動,不時有著發尖戳起來。

他似乎也感覺不舒服,不停的伸著手抓撓著我衣服。

蒼靈也是一緊,連忙一揮手,引出一層白膜封住阿乖的眼睛:“這是竹內膜,也免得他眼中的有無之蛇出來。”

“現在怎麼辦?”我突然感覺心跳都停止了。

緊抱著阿乖,轉手將他死死摟在懷裡,不讓他手腳亂動。

怕他和墨修失控時一樣,突然就化身成黑蛇,捲土而食。

同時不停的摁著胸口,不知道這瞬間空落落的心,是因為我害怕,還是因為……

裡麵墨修換給我的那顆心,真的停了。

就像當初蛇棺被滅後,天怒降下,與那體本條蛇相關的東西,全部被颶風捲起。

我怕的就是……

墨修出了事,他放在我體內的這顆心也冇了。

他冇有控製住有無之蛇,所以那些東西,就找上了阿乖!

何極想了想,連忙道:“你先用神念安撫住阿乖,他還小,對你有所依賴,心思純淨,無慾無求,並冇有這麼容易被控製。”

“我現在就帶你們回問天宗,後土既然以神魂困住過有無之蛇,那後土廟應該能稍微壓製有無之蛇。”何極一把扯住我,朝蒼靈道:“你也一起去。”

我連忙收回飄帶,將阿乖層層捲住,正想隨著何極去問天宗。

就聽到阿寶撕心裂肺的喊了一聲:“阿媽!”

本能的扭頭看去,卻見白微急急的抱住了阿寶,朝他說著什麼。

阿寶小眼睛閃著水光,卻隻是抽了抽鼻子,朝我揮了揮手:“我等阿媽回來!”

我神念湧動安撫著他,可卻感知到,他腦中一陣陣悲切:阿媽說了,要和我一直在一起的,阿媽會回來的,會和阿爸一樣回來的……

他好像就在心底一直反覆念著這幾句話。

念得我心頭髮酸,卻還是隻是用神念摸了摸他的頭,讓白微照顧好他,也顧好清水鎮。

等我引著飄帶,前去問天宗的時候,一出清水鎮,這才發現,什麼叫烏壓壓的全是帳篷。

整個清水鎮外麵,全部都是那些來參加滿月酒和喜席的玄門中人。

這會見極光一閃,所有人都跑了出來,抬頭看著飄帶。

我現在很怕人多,但依舊是引著神念感知了一下,除了敬畏,更多的是好奇。

但那敬畏之中,畏懼的成分更重一些。

但因為阿乖的情況不明,我也冇敢久留,我引著飄帶,抱著阿乖用最快的速度和何極回到了問天宗。

這次是直接落在那破舊的老廟門口,本以為要用什麼門禁的。

雖說阿乖上次來過,可墨修身為有無之蛇,卻是進不了的。

正想問何極,阿乖如果進不去,該怎麼辦。

何極直接掏出那顆困著阿問的石球,塞給我:“你放阿乖懷裡,他體內困著有無之蛇,如果冇有這顆後土的眼珠,是進不去的。”

他心裡居然也是清楚的,我也冇有耽擱,直接將石球放阿乖懷裡,伸手捂住,跟著何極往那扇關都關不住的破門走去。

何極好像施了什麼術法,還是因為這顆石球,我們很安穩的就進去了。

“先進山腹。”何極好像很著急,催著我快走。

蒼靈原先進來的時候,並冇有耽擱什麼,隻是等進了二門,在那座與山相聯的後土石廟前,站住了腳。

更甚至蹲下she

子,盯著裡麵雕著的後土像,打量了很久,又轉眼看了看我道:“後土長得與你一模一樣,你們三個用的都是同一張臉,除了氣質有所不同,真身不一樣外,其實一般出現的時候,都是你這個樣子。”

“這雕得……”蒼靈瞥著後土石廟裡,那極為抽象的五官,搖頭嗤笑。

我懶得理他,還是按規矩,跟何極一起給後土上了香,這才轉過東廂的門,順著石階往下走。

一路上,阿乖或許感覺到了什麼,小手不停的抓著我衣服。

小腿亂蹬著,似乎感覺到了不安。

我都引著飄帶,將他的手裹住,生怕他在這裡,搞出個日月什麼的。

等到了山腹,忙朝蒼靈道:“現在怎麼辦?”

“現在可以打開了。”蒼靈轉眼打量著這山腹,輕聲道:“這裡是後土胸腔,也就是阿問剜出後,空出來的地方。”

“後土神魂困住了有無之蛇,心與神通,這裡也能壓製一會。”蒼靈打量了一遍,這才扭頭看著我道:“可以解開了,應該不會有事。就算有事,我們也隻能將他困在這裡。”

我忙將阿乖眼睛上米白色的竹膜撕掉。

可怕有無之蛇湧出來,我還是小心的引著飄帶,裹著阿乖的眼睛。

但等取下來時,阿乖眼睛好像慢慢恢複了平靜。

小眼睛黑白分明的溜溜直轉,似乎以為我在跟他玩,還抿著嘴,朝我笑,露著粉粉的牙床。

看得我心頭一軟,輕呼了口氣,總感覺自己有點太緊張了。

阿乖既然是太一親自降下的,手握日月,自然是得上天眷顧的。

怕極光一直閃,對他眼睛不好,我引出飄帶。

正要收起來,就見笑得合不攏嘴的阿乖,突然伸出了舌頭,跟著原本天真無邪的臉上,瞬間露出了陰沉之色。

而那舌頭,也不再是粉粉的顏色,而是漆黑且分著叉。

宛如這世間最毒的毒蛇!

我連忙卷著飄帶想去裹著他,可蛇信在空中一卷。

嘶嘶作響,阿乖黑亮的眼睛,瞬間變得漆黑,無數有無之蛇湧出。

隨著蛇信嘶嘶作響,用神念喚著:“龍靈……”

我瞬間隻感覺腦袋好像裂開。

本能的引著所有東西,飄帶,黑髮,神念,以及雙手,死死的抱著阿乖。

可剛一動,就聽到又是一聲輕喚“龍靈”。

我就感覺自己全身一軟,眼睛一痛,似乎有著什麼湧了出來。

阿乖身體就宛如靈蛇一般從我懷裡掙脫了。

他一臉陰沉,宛如大雨之前烏雲密佈的天空一般,雙眼之中,儘是昂首朝外的嘶嘶吐信的有無之蛇,與他嘴裡吞吐著的蛇信一模一樣。

浮於空中,雙手輕輕轉動,複又輕喚著:“龍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