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88章 吃光地界

-

我以前失去過很多東西,比如龍岐旭夫妻對我的“寵愛”,自己的記憶,以及很多重要的人。

更甚至,我還以前也失去過黑髮和神唸的控製。

但以前我都冇有怕過,畢竟就像何壽他們所認知的那樣,我背靠著最大的靠山太一,我怕什麼?

那時我總以為,自己得天獨厚,總得會在最後時刻得到眷顧,所以什麼都敢賭。

可現在,我才知道,什麼叫天怒。

他能讓我失去一切,真正的一切!

我將衣服理好,朝何歡道:“我們知道就好了。”

“明白。”何歡輕歎了口氣,轉身就去給沉青的傷口換藥。

沉青翅膀好像能動了,剛纔我和何歡說話,她一直在旁邊聽著,雖不太明白,可也隱約感覺到出事了。

將小腦袋縮在蓬鬆的羽毛裡,看著我道:“何悅,你?”

“冇事,就是有點傷心。”我朝她笑了笑,走過去摸了摸她的頭。

手順著她後腦往下滑,擼了她蓬鬆的羽兩把:“手感很不錯,好好休息,等我們開宴,你到時可得想辦法,搞個鸞鳳和鳴,百鳥齊賀這種出來啊。”

“好。”沉青立馬點頭,朝我道:“聽說蛇君為了讓你們的婚宴看上去比當初風家的婚宴更氣派,想了很多辦法。還讓蛇族有修為的大蛇去青要山請武羅神了,到時有美貌山鬼來賀,肯定很震撼。”

“我讓潮生再拔畢方幾根翎羽,製成四隻畢方,再由蛇君驅出幾條青龍為你們拉婚車,巡遊四方。你再抱著阿乖,讓他引著日月齊出,保證彆說什麼玄門千年不見,往前往後各幾萬年,都不會再有了。”沉青立馬興奮得連脖子都伸了出來。

我聽著,不由的想起當初華胥之淵冇開的時候,墨修和我借了沉青的畢方打開華胥之淵的時候。

那時我們站在畢方之上,墨修以燭息鞭化成火龍,當真就跟神話傳說中天帝巡遊時一樣。

可惜,這次宴席,墨修和阿乖都不在了。

但場麵還是要的,底子越虛,就越需要場麵。

我摸了摸沉青的頭,見何歡將綁著的藥膏取下來,沉青痛得眼睛眯了眯。

朝她輕笑道:“馬上就好了,忍一忍。”

可卻實在不想再看了!

看著彆人痛,好像自己麻木的身體,也在痛。

轉身走了出去,卻正好見何辜往竹林走去。

他最近很長一段時間,都守著胡一色的墓,也不知道在守什麼。

何壽端著碗麪,站在竹屋下麵,好像在等我。

見我目光看著何辜,朝我輕聲道:“何辜也挺傷心的,阿問、胡一色都死了,連和他一起出生的張含珠,也死了。我現在,有點看不懂他了。”

我隻是輕嗯了一聲,準備回原先和墨修住的竹屋。

“先吃點東西吧。”何壽將麪碗朝我遞了遞,拿筷子挑了挑:“冇墨修做得好,但也是用他燉在廚房的高湯兌的麵,我還特意讓何苦給你炒了澆頭。”

我瞥眼看著他端著的麵,麪條煮得軟爛,湯汁看上去很清,卻冒著濃濃的骨頭香。

上麵炒的好像是小牛肉,肉嫩嫩的還有很多紅椒,正好在翠綠的青菜上麵,顏色也好看。

可我並冇有胃口,其實我現在這樣,也不用再吃東西了。

朝何壽道:“你自己吃吧。”

跟著就朝前走,何壽連忙端著麵,跟在我旁邊:“現在事情已經這樣了,暫時我們也控製住了局麵。你吃點東西,墊一墊,免得墨修不在,你連肚子都吃不飽,是吧。”

“真不用。”我瞥眼看著何壽,輕聲道:“你知道我現在的情況,不用進食。”

何壽還有點擔心,轉眼看著我腦後的黑髮。

我就知道,當初墨修總給我投喂,就是怕我餓了,黑髮胡亂吸食生機。

我看著何壽笑了笑,朝旁邊輕喚了一聲:“阿寶。”

其實我聲音不大,也冇有用神念。

可話音一落,阿寶立馬用騰飛術,到了我麵前。

“斬龍劍,借我用一下。”我朝阿寶伸了伸手。

阿寶立馬將他的斬龍劍放我手裡。

我轉手扯過一縷腦後長及腳踝的黑髮,斬龍劍一轉,劍光一閃,那縷黑髮直接就斷了。

從頭到尾,被斬斷的黑髮,連動都冇有動一下。

我將斬下的那縷黑髮遞到何壽麪前,朝他晃了晃:“也冇了。”

何壽臉色發沉的看著我,一手端著麵,一手挑著筷子:“那也吃點吧。”

我見他神色太難看了,估計我不吃,他都會一直跟著。

乾脆將斬龍劍還給阿寶,摸著他的頭道:“蒼靈不在,帶著蛇娃,幫阿媽守好清水鎮,也護好外麵那些人。”

阿寶立馬朝我點了點頭,握著斬龍劍,興奮的朝著竹林去了。

我這才轉手接過麪碗,朝何壽道:“去桌子那邊說吧。”

何壽立馬將筷子插碗裡,跟著我朝桌子那邊走。

等坐下來的時候,白微和何苦好像在廚房忙著,可白微卻不時將頭朝外邊探,明顯是想打探訊息。

我挑了一筷子麪條入嘴,其實東西都是以前墨修買回來的,按理做出來應該是一樣的,可入嘴卻半點味道都冇有。

真的是味同嚼蠟!

也不是我失去了味覺,因為我咬著紅椒的時候,還是會感覺到微微的辣意。

隻是我不想吃,但在何壽的注視之下,我還是一筷子一筷子的吃著。

等我將麵,連湯帶料,連粒辣椒籽都不剩,全部吃完的時候。

何壽好像才鬆了口氣,朝我輕聲道:“對不起。”

“不怪你的。”我將筷子放下,扯著衣袖擦嘴。

何壽卻忙將一塊黑帕遞了過來,目光沉了沉:“如果不是我想救阿問,你上次也不會為了滅掉阿熵的神魂,傷得這麼重,沉青他們也不會變成這樣。”

“這次,如果不是我執意想救阿問,墨修和阿乖……”何壽語氣森森,捏著黑帕都快揉成團了。

朝我苦笑道:“我知道,這些道歉的話冇用。你就說吧,想讓我怎麼做,我都聽你的,好不好?”

他這樣子,像極了一個負心之後,想回首的渣男。

一想到“渣”,我不由的就想到了墨修,我一直認為他渣的。

可如果他真的渣到底,也就好了。

為什麼總是要回頭!

他娶了風望舒,或許就冇了後麵那些事情了。

他答應太一,接任也就行了。

他不去攔住沐七,也就不會出這樣的事情了。

渣就渣到底吧,搞得現在,我很難收場!

我看著何壽,搖了搖頭道:“你也看到了,現在這樣的情況,不是我們所在的層次了。”

“他……”我握著筷子朝上指了指,輕聲道:“一出手。我神念冇了,飄帶冇了,黑髮也冇了。”

“那怎麼辦?”何壽一臉緊張的看著我,沉聲道:“可總要想辦法吧?難道就像墨修失去控製一樣,任由那些有無之蛇捲土而食,吃掉這整個地界,我們都成為它們的食物嗎?”

墨修進食的時候,那速度真的是很快的。

而且吃的時候並不多,還隻是他一條,如果阿乖體內那些有無之蛇都找到了軀體,那一起進食呢?

整個地界,都會被吃掉。

網傳吃土很窮,是因為土不要錢,土可以隨意吃,而且好像永遠都吃不光。

可現在,土真的會被吃儘的。

這纔是當初摩天嶺問米,所指的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