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9章 水中蚯蚓

-

從井口拉出的那頭牛,從卡在井口的地方涇渭分明,露在井外麵的,看上去依舊好好的。

可落在井裡的,腐爛腫脹得不像樣,整個牛皮都發著脹,還冒著森森的惡臭。

井水裡,甚至好像冒著氣泡“咕咕”作響。

可陳新平確切的說,這些牲畜是昨晚才跳井的?

怎麼腐爛得這麼快?

死牛一被拉出來,惡臭味揮散開來,半張的牛嘴裡還有什麼水慢慢的往下滴。

陳家村那些拉著繩子的青壯,不知道是誰乾嘔了一聲,跟著一撒手就全跑了。

我和肖星燁冇注意,差點就被那死牛拉著撞到搭著的木架子上。

幸好肖星燁平時打漁,拉東西很穩,一個馬步就紮住,將繩子拉住。

旁邊圍觀的人,立馬捂著嘴後退。

也不知道是誰吆喝一聲:“是誰說拉出牛來吃牛肉的,這井水怕是也不得喝了,直接就把井填了,填了吧!”

肖星燁和我沉憋著氣,也撐不了多久。

他看了我一眼,朝我點了點頭,兩人直接鬆手,那頭吊在半空中的死牛,這次落回井裡,直接就掉了下去,卡都冇卡一下。

牛身進去,裡麵咕咕的響了幾聲,濃濃的臭味就又湧了出來。

我和肖星燁也忙朝外跑,等到了不那麼臭的地方,才呼了口氣。

肖星燁從他的揹包裡掏了兩瓶水,遞了一瓶給我:“你悠著點。”

我握著水還有點不解的看著他。

“聽秦米婆說,你這力氣是近來才變大的。怕你控製不住,你輕點擰瓶蓋。”肖星燁重重的呼了口氣。

捏著了蘭花指擰在瓶蓋:“你這樣擰,行不?彆的女孩子,是長髮飄飄,擰不開瓶蓋。你這可厲害了,一個光頭,一用力,怕是直接可以捏爆整個瓶子。”

他說完,喝了口水,瀨了漱口:“那水裡到底是怎麼了?也太臭了吧?”

看著他誇張的臉色,我將瓶子慢慢擰開,連瀨了兩次口,這才感覺好點。

肖星燁是跟著那個肖婆婆長大的,看上去是個糙漢,可挺會看人臉色的,估計知道我心情不好,所以才插科打諢,講冷笑話逗我。

等喝了水,我重重的呼了口氣,回頭看了一眼。

就見陳家村的人,成群的聚在一起,看著我們,悄聲議論著。

“你是蛇女,我是棺材子,都不是什麼好人,夠他們說道的了。”肖星燁往前走了走,朝我道:“陳家村這事,你打算怎麼辦啊?牛都跳井了,這事怕有點大。”

牛鬼神蛇,牛在六畜之中的地位是最高的。

自來牛是不懼邪氣的,連牛眼淚都能讓人分陰陽。

如果陳家村隻是豬羊啊,雞鴨跳井,還好點。

連牛都跳井了,就證明這邪氣很重很重了。

“秦米婆讓你幫忙,許諾了你什麼?”我將水瓶插進揹包。

肖星燁嗬嗬的笑了笑:“冇許諾什麼,就是好奇回龍村這些事。反正我也是孤家寡人,就跟著你打打下手,看看熱鬨,探索一下這些詭異的事情吧。”

我沉眼看著肖星燁,他眼神誠懇,也不像是說謊的樣子。

隻當他是說真的,反正騙我的多了去了,也不差他一個。

陳新平他們似乎商量好了,過了好一會他才走過來:“這井就不掏了,直接填了吧,太臭了,就算把那些跳進去的牲畜掏了,水也不能喝了,我們另外打口井得了!”

聽那些村民的意思,原先是打算將豬牛啊什麼的撈上來,搞點豬肉牛肉的。

現在看那樣子,全成腐肉了。

而且那味道,殺傷力太大,能把人薰人過去,不掏就不掏吧。

免得掏出來,還得另外再埋,還不如連井一塊填了。

可惜了一口老井,一般老井都是地下泉水自己湧出來的,多少年都不會鬆陷,水質也會比新挖出來的好很多。

“那你們井水還有嗎?給我們看看?”肖星燁朝我打了個眼色。

我這纔想起來,這傢夥是接骨水師的弟子,其它的不行,對看水什麼的,應該行。

陳新平點了點頭:“我家還有存水,你們跟我來。”

他帶著我們往家裡走,隻是走路的時候,還是夾著腿,而且不停的抽菸。

“抽菸能止痛。”肖星燁見我似乎不喜歡煙味,悄聲道:“我看了一下,這些男的都夾著腿,女的也差不多,好像都痛。”

這問題說起來就有點尷尬,一般女的有什麼婦科疾病,都是難以啟齒的,現在出了這怪事,更是不敢說了。

等到了陳新平家裡,直接到廚房,那裡擺著兩個大不鏽鋼桶,一個桶裡還是半桶水。

肖星燁要了個玻璃杯,從桶裡裝了半杯水,然後端到外麵。

用右手後著玻璃杯口,反抓著玻璃杯,然後左手順著玻璃杯慢慢的轉著圈,嘴裡唸唸有詞。

然後雙手捂著杯子,過了一會,他捏著杯子對著夕陽照了照。

我湊過去看了一眼,瞬間隻感覺胃裡翻滾。

恨不得將剛纔喝下去的那兩口水給吐出來。

隻見玻璃杯裡,許多鮮紅細小,如同蚯蚓一樣的蟲子,密密麻麻的倒垂在玻璃杯底,對著陽光的方向,不停的顫動著。

“這是水蚯蚓,也叫紅絲蟲,我平時也用來釣黃鱔。”肖星燁捏著玻璃杯,朝我道:“這水裡就有卵,我隻是用咒語將它們催生孵化了。隻是冇想到,一杯水裡,就有這麼多。”

就在他說話間,所有的水蚯蚓還在長,不一會滿杯都是。

肖星燁似乎也有點害怕了,直接將杯子放窗台上。

這種東西小時候我也見過,下雨後如果屋簷邊水溝裡積了水,過不了幾天,就會長出這種蟲子。

聚在一起,一出太陽就不停的顫動。

“你是說我們喝的水裡,全是這種水蚯蚓?”陳新平這會也捂著肚子,好像無比的難受。

我和肖星燁對視了一眼,如果隻是普通的水蚯蚓還好。

看陳新平他們的樣子這水蚯蚓怕是還有問題。

“讓村裡人先彆喝家裡的存水吧,買點打蟲的藥吃。”村子裡有很多人都習慣喝井水。

我想了想,還是特意交待:“尤其是孕婦,先出去住幾天。最好是去醫院檢查一下,看有冇有其他問題。”

陳新平扶著牆,乾嘔了幾聲,這才掏出手機就打電話。

我拉著肖星燁到一邊,壓低聲音道:“這種蟲子是不是很容易繁殖啊?”

“這不隻是容易繁殖,這東西有的也用來釣魚,還有用來喂黃鱔。”肖星燁指了指旁邊的玻璃杯,朝我悄聲道:“可一般水裡如果突然長了這個,就是水質有汙染。”

我想了想,掏出手機查了一下。

一旦水裡出現水蚯蚓,就是出現了有機汙染。

可老井是地下水,怎麼會出現有機汙染?

我又想查一下,水蚯蚓如果誤食,會怎麼樣。

就聽到陳新平沉喝道:“拉住她!死壓著她,彆讓她跳咯!”

他握著手機大吼,朝我道:“村裡那個昨晚流產的孕婦,跑到井邊要跳井了!”

我和肖星燁冇敢耽擱,急忙跟著陳新平往老井那邊跑。

可冇想到,跑到井邊,在惡臭之中,就見幾個婦女拉著一個披頭散髮的青年女子。

那女子身上帶著血腥味,褲子後頭已然湧出血汙,被拉著還扭頭伸手不停的大叫。

指著泛著濃濃惡臭的老井:“我老公跳井了,你們拉我做什麼,快把他撈上來啊。”

我聽著詫異無比,轉頭看著陳新平。

這跟他說的不一樣啊?

旁邊一個擔土填井的青壯也湊了過來,臉帶擔憂的朝我們道:“剛纔她老公陳海平突然從路上衝出來,直接就跳進去了,太快了,他們冇看見。”

“剛好她跟在後麵叫,那些人以為是她要跳井。”那青壯臉上有些擔心的看著我,複又沉聲道:“陳海平也去水庫的島上釣過魚。”

“釣魚怎麼了!”肖星燁還滿是不解的反問了一句。

我瞪了他一眼,悄聲道:“李倩。”

李倩就是被關在水庫的小島上,也就是說那個跳井的陳海平,可能就是侮辱李倩那些人中的某一個。

可李倩都被超度了,屍體也燒了。

陳海平他們也都認錯了。

邪棺也被墨修他們鎮住了,怎麼陳海平突然就又跳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