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94章 一拜一叩

-

後土如同其名,厚德載物。

就現在初見,無論對誰,都溫和,可對應龍,居然有著毫不掩飾的異樣。

彆說我了,連應龍自己和白微都有感覺。

白微化成一條神蛇,馱著應龍,飛在後土身旁。

或許是後土給她的感覺太過溫和,又有著天生親近本源的親近感。

就像當初小地母看到沐七一樣,白微完全就跟個無所顧及的孩子一樣。

直接問後土:“你不喜歡應龍嗎?她很颯的,而且還有槍!以後大家在一起久了,你就會喜歡上她的。我們以前也都不喜歡她,但現在我們能喝同一罈酒。”

站在她蛇身上的應龍不由的苦笑。

墨修原先打算用瞬移帶我下去,可我看著苦笑的應龍,扯了墨修一把,示意他帶我站在白微的蛇身之上。

應龍已經夠可憐了,被原主利用了,又被我和墨修層層利用,現在還要受冷落。

所以我和墨修落在應龍旁邊的時候,我朝她笑了笑。

可後土或許感覺到我的意圖,卻還是皺著眉,朝應龍道:“對不起,不是因為你。而是我不喜歡你們這些種族,或許是當初那一次又一次的血戰,讓我阿姐傷透了,連帶我也不喜歡。”

聽到這裡,我猛的想起風城第一次異獸齊出時,血霧瀰漫之中,我好像看到了更加殘酷的戰場。

原來當初諸神之戰,真的有戰,而不是原主一死,後土斷頭,這麼輕易就解決了的!

後土好像怕自己說錯了話,抬頭看了我一眼,複又垂下頭去,輕聲道:“阿姐,現在她會幫我們,以後就不一定了。她是應龍,生來就與我們不相同,在這裡呆不了多久的,也幫不了我們多久。”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這也並無道理,一旦涉及種族大戰,哪還有什麼個人可言。

但應龍……

我瞥了依舊是普通人身軀的應龍,想到原先幫我們的太一。

他們這種存在,冷靜自持,種族之爭,強過個人情感。

可如果走到那一步,我們也冇有強行要求應龍的權利。

我有著普通人的記憶,所以我希望所有普通人都活著,我甚至可以殺阿熵。

太一想有無之蛇種族繁衍下去,他可以放棄情愛。

應龍也有自己的種族,她到時幫誰,自然是由她自己選擇。

當下朝後土輕聲道:“現在能幫就已經很好了。”

“是啊,你以前也是這麼說的。”後土依舊垂著頭,喃喃的道:“能幫一時是一時,能躲多久就躲多久。活著,總比死了,什麼都冇有的好。”

她說完,揚起頭,朝我笑了笑,然後朝應龍歡快的道:“謝謝你。”

這變臉有點快,應龍不由的愣了一下,可桃花眼中,卻還是帶著無所謂,隻是點了點頭。

這會沐七已經落在了風城壓實的地上了,白微一轉蛇身,也馱著我們落下。

墨修拉著我下來,轉眼看了看,似乎在找方位。

跟著朝我道:“既然她在三拜九叩,我們就開始吧。”

我瞥了一眼後土,落下來後,她就在一直站在我們身側,輕輕的靠著獸身的白澤。

見我看過去,她依舊溫溫的朝我道:“阿姐做什麼,我跟著就是了。”

她那溫和的樣子,像極了初見時的沐七。

或者說,沐七像極了她。

可我知道,沐七有多偏執;也知道,後土為了能困住有無之蛇,能對自己有多狠。

溫和也好,柔順也罷,都不過是外表的假相。

我朝她笑了笑,轉眼看了看墨修。

他幫我拎起黑袍,方便我跪下去。

可這會,我們對著的方向,依舊是摩天嶺。

既然大家一起拜,我也冇什麼好計較的了,雙手合於胸前,然後慢慢跪下,頭低到手,是為一拜!

旁邊的墨修也跟著跪了下來,而後土自然毫不後退,也跟著我右後側,跪下,與我和墨修同時一拜。

既然後土都拜了,被她養大的沐七,自然是不好站著的,也跟著三步之後跑了下來。

還隻有白微,拉著應龍後退了十來步,離我們遠遠的。

隨著我們全部拜下去,摩天嶺上,突然傳來轟隆隆的聲音。

對於這種古禮,各家各有不同,但除了射魚穀家的攀肩禮,和問天宗隨意的一揖,其他的我都冇有做過。

比如操蛇於家行禮,雙手合於胸前,指尖如同蛇舞一般蜿蜒而上,到頭頂後,雙手頂禮膜拜,再慢慢匍匐於地。

所以一拜之後,三叩,就由墨修帶頭。

他輕輕起身,看著摩天嶺上突然湧現的閃電。

慢慢將合著的手抬起,交掌置於額頭,緩緩往下而去。

我自然是跟著他做的,扭頭瞥了一眼我右後側的後土,她這會已經將合疊的雙手置於額頭。

見我看過去,朝我笑了笑。

就在墨修慢慢一叩及地的時候,原本就有著細細閃電遊走的摩天嶺上,突然一道巨大的閃電,猛的擊打到了摩天嶺之上。

跟著電流似乎順著摩天嶺,滋滋的響動,嘩的一下穿入了地底。

而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間烏雲密佈,高聳卻幾乎可以看見的摩天嶺,瞬間半山腰就被烏雲圍住。

烏雲之中電閃雷鳴,無數細細的電流湧動,宛如遊蛇一閃而過。

可等電光停下來,那湧動的烏雲就好像無數黑蛇,飛快的盤繞著摩天嶺。

烏雲越轉越快,遊動的黑蛇好像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粗壯。

電光火蛇皆圍繞著摩天嶺飛快的轉著。

整個摩天嶺好像屹立在烏雲旋渦中的定海神針一般。

我偷瞄了一眼,就見不過一拜一叩,就已經讓摩天嶺宛如一根引雷針,無數的電流湧向地底。

知道墨修和後土能拜,就是料定了華胥之淵,受不住我們三個,三拜九叩的。

可除了我亂瞄,墨修和後土都神色篤定。

墨修似乎等轟隆的聲音小了後,這才複又微微起身,依舊雙掌置於額前。

我有了一次經驗,也跟著照做。

這次一叩及地,突然直接轟的一聲響。

無數火球從摩天嶺之上降下,轟隆隆的砸向地麵。

白微嚇得尖叫了一聲,一把拖起應龍,飛快的朝著風城之外飛去。

我隻感覺整個風城地麵都在震動,跟著四周都是“砰砰”的炸裂聲,瞬間火光沖天。

還有著焦臭的味道傳來,以及砰砰的撞擊聲。

趁著還未起,我偷偷扭頭看了一眼。

就見整個風城,以摩天嶺為中心,四周落下無數的小殞石。

大的也有檯球桌這麼大,小的就隻有書本這麼大。

都深深的砸入地底,還冒著呼呼的火光,連土都被燒焦了。

墨修和後土似乎早已料定了,複又慢慢起身,準備一拜的第三叩。

可就在墨修將合疊的雙掌置於額時,我們身後卻有著風望舒的聲音傳來。

她依舊是那樣幽茶的語氣:“墨修,你還活著?既然你還活著,你為什麼不直接進入華胥之淵?我不是告訴過你,進入華胥之淵的辦法嗎?”

我聽著一樂,扭頭看了一眼墨修,然後隻是低垂著頭,看著身下的壓實如光亮鐵板的地麵。

墨修進入華胥之淵的辦法,居然是風望舒告訴他的?

那風望舒現在出來,是告訴我,墨修進去,不會三拜九叩,然後分化我們?

還是其他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