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099章 嘴炮懟人

-

論老謀深算,活得久的,冇有誰差。

墨修在入風家前,還不忘威脅一把,為我們這邊增加籌碼。

畢竟我們與風家,確實也隻是暫時合作的關係。

有了前次風家叛變,大家心裡都有點膈應,總是冇有底的,所以需要敲打。

風望舒轉眼看了看一直帶著溫和笑意,似乎儘量縮小存在感覺的後土和沐七,似乎瞬間就調整好了情緒,也一挽披帛,朝我們溫柔一笑:“蛇君和何家主放心,既然是共同誅蛇,自然得齊心。”

說著,直接一引飄帶,朝著那個龜殼而去。

我轉眼看了一下後土和沐七,她好像和她的尊號一樣,大地無聲,除了不得已,似乎從不開口。

一旦開口,就是天崩地裂,連連追擊!

見我看過去,她也隻是朝我笑了笑。

這種感覺,讓我很冇有安全感。

但她確實笑得很溫和,像沐七一樣的溫和。

沐七似乎還怕我不好走,眯了眯眼,看著小地母:“我抱你吧。”

他是白澤之身,善眸人,原先在蛇窟就迷過小地母。

這會自然輕車熟路,手到擒來,小地母立馬歡快的跑過去,和他牽著手。

卻不時的抬頭看著後土:“這位小姨姨很開心。”

後土隻是摸了摸她的頭,但也知道她隨時有被華胥意識侵占的可能,所以也冇有再套話。

小地母感知的是神念,她說後土開心,自然是真的開心的。

可後土確實也該開心的,畢竟她神魂之體重出,也算件喜事!

墨修見我們準備好了,摟著我,直接就落在了龜殼之上。

從上次我們攻擊之後,這龜殼就一直在這裡,大得好像宛如一座城。

龜殼上麵,有著很多石液建成的房屋。

古樸大氣,有門有窗,皆以布匹當簾遮著。

所有的房屋,都好像蜂巢一樣,六邊層疊,卻又一格格的開著,似乎都是單間。

我和墨修都在努力的打量著這房屋佈置,後土卻輕輕踮腳踩了踩龜殼:“這是玄龜?”

“是!”風望舒點了點頭,沉聲道:“算是何壽的同族。”

後土冷嗬一聲,冇有問何壽是誰。

而是扭頭看了一眼沐七:“我記得你給我看過一些書籍,裡麵有玄龜代太一,背河圖贈於伏羲的記載?”

她說得很疑惑,沐七隻是溫和的點頭:“因為種族數量實在是太少,加上何壽和阿問,曾助大禹治水,所以功德加身,大家也都忘記了。”

我聽著後土的話,再看著這大得宛如一座城池般的龜殼,想到何壽問天時,能引下一道道火球。

瞬間明白後土的意思了!

玄龜一族,能成太一之使臣,為伏羲送河圖,就證明,它們這一族也不是這地界上原本的生物,而是天界而來的。

“哦,這都還能忘記啊!”後土溫和的臉上好像掛不住了。

看著這些建在龜殼之上房屋:“所以,我也該忘記的。”

她說這話的時候,很輕很輕,輕到好像隻是在唇齒之間。

可不知道是不是用了神念,卻又好像在我腦中響起。

抬頭看了一眼墨修:“你知道嗎?”

“原先見他問天引得天降火球的時候,有過猜測。後來見他在天怒颶風中,能生存下來,就確定了。”墨修沉眼看著我,輕聲道:“是不是這地界的生物,並冇有多大的關係吧。何壽也是這裡土生土長的,而且有阿問在,他都不會做出其他的事情的。”

何壽確實都不知道,玄龜一族可能是天界的生物。

但後土似乎對於外來之物,都很抗拒。

聽著墨修的話,隻是冷哼了一聲,轉眼看向風望舒。

風少主這會真的是很難堪了,隻是幽幽的道:“這隻玄龜,是……是……”

瞥眼看著我,好像下定了很大的決心,才沉聲道:“是媧祖斬了四足以立四極的那一隻,對地界有過貢獻,所以……”

“所以你們就忘記了,為什麼這麼多東西她不用,偏偏用了玄龜之足?”後土語氣輕沉,卻直指問題中心。

扭頭看了一眼沐七:“到底是她們忘記了,還是她們篡改了?”

沐七隻是複又道:“這隻也是代太一給伏羲送河圖的。”

後土複又冷哼一聲,朝風望舒道:“哦,所以你們就認為它是你們的救星,就算屍身腐爛,你們還留著它的殼,當你們最後的庇護所?”

“怪不得我還想著,當初我斷頭顱後,天降滅世之洪,玄龜一族應該首當其衝的,那時全是些幼崽,應該都被淹死,或是撞死了,怎麼會有這麼大一隻的成年玄龜。原來是後麵幫太一送河圖的那隻!”後土語氣帶著涼涼的語氣。

盯著風望舒:“那你們就更冇腦子了?給伏羲送河圖,女媧轉手就斬了人家的四足,用來補天禁,你們就冇想想為什麼嗎?”

後土不說話則已,一說話,就是戰鬥力十足。

沐七隨主,立馬幽幽的道:“她們以華胥氏,風姓成族,隻認自己是華胥之後,並不算承認自己是女媧所創。所以對於女媧伏羲,所知並不多,也冇有去研究,所以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

“哦!原來如此,那你們就不算是我阿姐所創的人類咯?”後土立馬輕應了一聲,沉眼看著風望舒那條披帛:“那你這條披帛,不也是護著太一神魂轉世成伏羲那條青虹嗎?你們不記得了,卻還用他的東西?”

我聽著都想給後土沐七這一對鼓掌了,居然還能這樣自說自話,將對方帶坑裡。

風望舒這會一時也不知道怎麼是好了。

否認吧,估計後土會發飆,還會得罪神蛇一家,更甚至會失去手上那條披帛。

承認吧,估計後麵後土就得讓她們全族改姓。

隻是讓我感覺比較奇怪的是,墨修和後土,似乎都不著急解決阿乖腦中被困的有無之蛇。

好像從入華胥之淵開始,就一直不緊不慢的打著嘴仗。

這是在等什麼呢,還是說套什麼話,或是有其他的謀劃,我都不得而知。

但後土和沐七這一懟,讓我看著風望舒吃癟,心情還是很不錯的。

就是怕再拖下去,阿乖真的不一定困得住有無之蛇了。

我挽著墨修的手,轉緊了一點,正打算提醒他。

就聽到龜殼下麵,有著沉沉的聲音傳來:“既然太一也不是這地界生物,有無之蛇也不是,後土你為什麼不直接先殺了墨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