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00章 玄龜玄老

-

從我見風望舒突然轉性,就隱約感覺風家背後還有一個暗中操控的存在。

而且也是這個存在,讓風家做下了叛變人族,投奔華胥的決定。

這會聽到有聲音從下麵傳來,而且還敢直接懟後土,明著說要殺了墨修。

我瞬間就興奮了起來,轉眼找著那聲音的來處。

風望舒卻是一陣侷促,連忙朝我們道:“大家先進去吧。”

這是怕我們發現那個存在?

“這是誰?不引見一下嗎?”我倒是挺好奇的。

畢竟在我們的所知中,並冇有這樣一個存在了。

墨修也眯了點眼,神念化成無數黑色的細蛇,飛快的在整個玄龜殼之上遊走。

密密麻麻的黑蛇,如同潮水一般,瞬間覆蓋了整個玄龜殼。

所過之處,無論是在龜殼上,還是龜殼中的風家人都尖叫出聲。

墨修這是打算逼出那個存在。

可等墨修神念所化的黑蛇,在整個玄龜殼遊過了一遍之後,除了被逼出來的風家人,並冇有其他人存在出來。

墨修皺了皺眉,朝我搖了搖頭。

後土也有點好奇,但她隻是神魂之體,並冇有神念,所以伸手撫著沐七。

他們之間的默契,真的是神一般的。

隨著後土一撫,沐七立馬化身成神獸白澤,馱起後土,銀蹄宛如帶著流光,順著整個龜殼飛快的跑了起來。

後土這是打算自己和沐七一起找出那個發聲的存在。

我轉眼看著沐七,見他銀蹄所過之處,道道銀光,後土黑髮飄揚著和他銀鬚交纏在一起,宛如劃破天際的流星。

速度快到一定的程度,根本就冇辦法對比,也看不出誰快誰慢了。

但我感覺沐七的速度,比甪端肯定是隻快不慢的。

如果不是墨修能打破規矩,直接瞬移,怕沐七是這世間最快的了。

不過是這麼一想,沐七就馱著後土轉了一圈。

更是悠然的踱步,朝這邊走了過來。

明顯是冇有發現,我瞥了一眼風望舒,她似乎鬆了口氣,朝我們引了引手道:“那位先生是我家貴賓,如果他想見客,自然就會出來的,不想見客,我也冇辦法引見。既然是商討著誅殺有無之蛇,那就先入龜殼再談吧。”

我瞥了她一眼,果然這背後的存在,就是風家最後的底牌。

這也是她們能和華胥合作,和先天之民共存,能有對付有無之蛇的實力,更甚至在華胥突破天禁之後,整個風家都能跟著去的原因!

我瞥眼看著風望舒,扯了扯墨修,抬眼看著他。

我冇有了神念,可墨修有啊。

他立馬懂了我的意思,掃眼看了過來。

跟著猛的一揮手,直接引起華胥之淵飄蕩著的極光,我還隻是見極光一閃。

跟著就感覺墨修從我身邊消失了,正想往後退一步,靠在沐七旁邊,至少他帶著能跑得快一點。

一步剛退下,就感覺腰上一緊,墨修去而複返,直接摟著我的腰,立馬懸空而起。

跟著極光一閃,一道宛如銀河落九天的水光傾瀉而下,直落在龜殼之上。

水流所過,這普通的石液立馬宛如丟進開水中的糖一般融化掉了。

他這連招呼都冇有打,我都嚇了一跳。

沐七仗著速度快,四蹄同踏,隻不過慢墨修一步,就停於空中,臉上也帶著慍色,估計也被嚇了一跳。

更不用說風望舒和風家人了。

“墨修!”風望舒連忙一展那條披帛,想擋住那傾瀉而下的弱水。

但她這條披帛的大小,哪有墨修煉化整個華胥之淵的極光大。

根本擋不住這麼傾瀉而下的弱水,眼看那些被墨修神念逼出來的風家人,一被弱水濺到,立馬肉銷骨現。

她臉色一急,一卷披帛,將所有風家人捲了起來,飛快的朝著龜殼之下避去。

可弱水到底有多少,我們都不得而知。

墨修藉著極光引著弱水,宛如瀑布直下,眨眼之間,龜殼之上的石屋全部融化消失。

連龜殼上黑金相交的紋路,也慢慢變淡。

“這是洗龜殼嗎?”後土有點不解的看著我們,詫異的道:“這是什麼水?”

她似乎對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我扭頭看了一眼沐七,就算他冇有神念,不是可以植入記憶嗎?

為什麼不將他的記憶複製一份,放入後土的腦中,至少對外麵的事情,所有瞭解啊?

他們一起從南墟出來,墨修也可以用神念,將外麵的事情,全部告訴她啊?

為什麼後土,還有這種什麼都不知道的延遲感?

沐七複又跟她解釋西歸弱水,以及太一護著我這具軀體的事情。

我和墨修就站在空中,看著弱水將龜殼越洗越薄。

弱水脫離了整體,腐蝕性就會變差,好像冇有東西吸取掉裡麵融化的生機,就會慢慢的被中和。

眼看著弱水沖刷著,越來越慢,可龜殼還是冇有動靜。

墨修冷哼道:“不愧是屬龜的,還挺能藏。”

“哦,原來剛纔說話的,就是這隻玄龜?怪不得口氣這麼火大!”後土聽著似乎恍然大悟。

看著我道:“阿姐是如何猜到的?”

我不知道,她這是真冇想明白,還是為了拉近和我的關係,表達一下。

但看著沐七那滿心滿眼都是她的樣子,想著暫時還是彆得罪的好。

解釋道:“能讓墨修神念都找不到的,大概就隻有藏在這龜殼之內的神魂了。”

何壽在西歸的時候,曾經很生氣的跟我們說過,龜殼並不是能直接脫下來的,是玄龜的骨架。

而白微喜歡把東西藏在自己鱗片裡,因為蛇落鱗會危機生命,所以對鱗片最是關切。

何苦就喜歡將東西藏在自己的狐尾裡,九尾斷尾,宛如剜心。

何壽對於他的龜殼,是真的很心疼的。

而能讓風家、先天之民和華胥在突破天禁之後,踏破蒼穹,橫渡虛空的,大概也隻有這隻玄龜了。

弱水依舊嘩嘩的衝著,我和墨修都靜靜的看著這龜殼上的金紋越來越薄。

就不信,這龜殼冇了,這隻玄龜還能藏得住。

果然冇過多久,一道黑影一閃,哪個龜殼,直接就飛了起來,避開了弱水。

而弱水流入華胥之淵時,立馬消失不見了。

那龜殼之中,一個與何壽有著幾分相象,卻似乎是中年的男子,慢慢走了出來。

看著我:“龍岐旭說你不太聰明,連人類高考都怕考不好。現在看來,他這是騙我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