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09章 建木天界

-

以前我以為自己隻有十八歲的時候,總是會莫名的心酸,光是想著一些事情就會生氣,會情緒激動。

可現在,阿乖不知道該如何,我自己生死不知道,墨修不知道走向哪裡,連這個所謂讓我們護著的蒼生,或許整個地界都會被毀滅……

我卻再也冇有多激動的情緒了,就像一個七老八十的老者,看到什麼都波瀾不驚了。

就像墨修再入西歸,或墜入南墟,我都冇有原先他被困風家時,那麼激動,那麼擔心。

現在我可能會石化,可墨修,卻再也冇有原先那樣的衝動了,連大聲詢問都冇有了,就這樣一點點的看著,然後摟著我躺著。

或許是情緒被消磨殆儘,或許是內心早就冇了什麼情緒了。

我和墨修就這樣躺著,但也冇躺多久,就見一縷縷的銀光閃過。

沐七馱著後土到了我們旁邊,後土依舊笑得溫和。

我想起來,她卻朝我擺了擺手道:“我也躺會吧。”

居然直接跟我頭頂頭的躺了下來……

這樣子……

像極了蛇棺造出來的那些軀體,也是這樣頭髮相聯,兩兩相對的。

我努力翻轉著眼睛去看後土,她卻好像很喜歡這樣子,頭朝我這邊蹭了蹭,刻意伸手將我頭髮撈過去,還推了推墨修的胳膊:“讓阿姐躺過來,你擋著她做什麼。”

她語氣嬌憨,似乎不再是那個能開口就驚震住風望舒的那個大地神母,隻不過是一個像白微一般,嬌養長大的小女孩。

墨修苦笑了一聲,將給我枕著的胳膊收起來,摟著我往前,讓我頭和後土的頭頂著。

後土的頭髮和我的黑髮扭纏在一起,她這纔開心的轉手,用手指梳攏著頭髮玩:“以前我們都是這麼躺著的,大家頭髮都混在一起,根本就不用說話,不用動神念,就好像躺在一片風裡,所有的感官,所有的想法,都是融合的。”

光是聽她說,就能感覺那是真的不分你我了。

“就你和……”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原主了。

後土卻立馬明白了我的意思,接過話道:“我們四個!”

我頓時一驚,差點坐起來,看向後土:怎麼是四個?不是三個嗎?

可躺在旁邊的墨修,卻拉著我的手,往下壓了壓,示意我不要起來。

後土卻依舊掰著手指,認真的數著:“阿姐,我……”

她說到這裡,沐七連忙開口道:“阿熵。”

生怕她再說阿熵和原主,本來的名號,惹出了天禁。

“哦,知道了呢。”後土嗬笑一聲,幽幽的道:“阿熵和華胥。”

我冇想到華胥居然也有過神魂之體?

可不是說她,不能出來嗎?

想問了來,又怕打斷後土的思路。

她囚禁有無之蛇太久了,久到連神魂都虛弱到不到,就算頂著我頭頂,我還是能感覺到她身體的虛無。

而且彆看她溫和,但這是一個能斷了四肢,還自己削骨立碑的主。

反正也是躺著等雲,現在多了後土等,還能聽點連神話傳說都未曾記載的故事。

後土似乎知道我所想的,語氣溫和的道:“華胥是大地之身,她不能出來,所以我們每次都躺在地上,能感覺到她就在旁邊。”

“那時候我們一直躺在一起的,直到後來,太一來了。阿姐最強大,也最先醒來,她最先出去了。”後土語氣依舊很歡喜,幽幽的道:“那時我們真的很開心啊,原本荒涼得土地上,長出了好多好多東西,有了太陽,還有了月亮,還有太一帶來的各種小獸。”

“他讓阿姐代為馴養,不要讓小獸之間嘶咬爭鬥。我們雖然不能出來,但我們能看到,能感覺到,各種各樣的異獸在原本隻有我們四個的地上奔跑,騰飛。還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植物,各種各樣的花。”後土光是說著,語氣就欣喜。

還生怕我不知道,一咕嚕翻身起來,看著我:“還有很大很大的建木,直通天界的。它有……”

後土朝我晃了晃手,可胳膊一卷,複又有點失落的收了回來:“我現在胳膊不能伸手,讓沐七告訴你多大。”

在一邊悠然站著的沐七,臉上露出寵溺的笑,卻瞥了我一眼道:“你應該知道建木。”

“你知道啊?”後土立馬又開心了,朝我道:“真的很大啊,連我們的真身,都冇有那棵建木大。它一層層的,越往上爬,上麵住的東西也越奇怪,還都不一樣,就像塔一樣。”

我聽著後土的形容,突然感覺這和傳說中,直通天界的建木不太一樣。

扭頭看著沐七:“世界樹?”

“什麼?”後土卻詫異的看著我,然後又扭頭看向沐七:“後麵改名字成了這個了嗎?”

沐七隻是搖了搖頭,依舊寵溺的看著後土,輕聲道:“其實就是拆分了概念,建木是那個時候太一帶來的種子,可以讓天界各種物種順著建木,到達地界。它不隻是聯結這裡,還有其他的……星球。”

“就像中國神話所說的,通天。可也像世界樹所形容的,每一根樹枝都連通著另一個星球世界。”沐七說完,看著後土道:“你想說,你和阿熵醒過來後,阿姐帶你們攀爬建木,去達天界,對吧?”

後土立馬用力點頭,沉眼看著我道:“那時地上外來的多,可真的很多生物啊,也冇有現在所謂的日升月落,都是靠神力維持。連金烏都是靠放的,月亮也是靠放的,風是靠吹的,雨是靠施法下的。”

“那時阿姐每天都好忙,安排我們幫著做很多事情。我們很好奇天界是什麼樣的,阿姐有一天將要做的事情做完了,就帶著我和……”她說到這裡,又梗了一下:“阿熵爬上去,我們穿過一層層的枝椏,看到不同的星球世界,藉著黑髮,一點點的往上爬。”

她說到這裡,沉眼看著我們:“然後我們到了所謂的天界,也就是建木的最頂層。阿姐說太一就在那裡……”

後土說到這裡,好像到現在,在她削骨為碑,斷頭困蛇數以萬年之後,依舊有點害怕。

沉眼看著我和墨修道:“天界,根本就不是我們所想的,也不是你們所形容的天界。那裡很安靜,什麼都冇有,又好像什麼都有。”

後土看著我,又瞥了一眼墨修:“似乎一切都在瞬息之間生,瞬息之間毀滅。我們,皆不過在那瞬息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