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11章 虛無記憶

-

我和墨修看完後土記憶中的建木之上,隻感覺越發的迷糊。

連到底建木是什麼樣,太一真身是什麼樣,都好像推翻了我們原先的認知。

後土光是回憶這一段,就已經很痛苦了,趴在沐七懷裡,宛如上岸的魚一般,小口小口的抿著竹心清泉。

卻依舊強撐著,朝我幽幽的道:“剛纔那段記憶,讓我很害怕,隻記得是太一將我們送了回來。回來之後,阿姐就開始暗中聯絡地界土生土長的生物,比如在地界孵化的,父母在地界結合,重新孕育的物種。”

“她要驅逐那些外來的龍蛇之屬,當時太一來過幾次,問過阿姐,阿姐不願留,讓它們都走。本來有太一在,去與留,都是能商談的,但因為阿姐執意要驅趕它們,它們卻留戀這裡的生機,一直僵持著。”

“可阿熵想和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重歸天界,她認為隻要斷絕了地界生機,讓那些龍蛇之屬無所留戀,她就可以跟著她們直接離開。所以她放出了十日……”後土說到這裡,沉聲道:“她真身黑髮如淵,她又生性那般,阿姐就讓她主管十金烏。”

我猛的想起那隻藏在阿熵發中的三足金烏,原來這些真的就是她掌控的。

包括,所謂的湯穀扶桑,虞淵尋木……

都是阿熵原先掌控的東西,她想離開,所以全部都毀了!

十日出湯穀,入虞淵。

尋木是除了阿熵黑髮之外,唯一可以同時遮擋十隻金烏的。

所以阿熵,就放火,燒了尋木,讓金烏無處可歸,隻能在地界不停的飛。

“十日齊出,遍地焦土。”後土說到這裡,眼神跳動,嗬嗬的低笑:“那時所有的龍蛇之屬,以為是阿姐……她……”

後土臉上帶著憤恨之色,慢慢抬頭,朝我道:“我累了,今天就到這裡了吧。”

沐七連忙將她抱起來,將她緊緊卷在懷裡。

可後土就像一個蜷縮在父母懷裡的孩子一樣,整個縮在沐七懷裡,好像在低低啜泣,又似乎隻是那樣躺著。

我眼前突然閃過,當初在風家,麵對那些囚禁的異獸,以及地底湧出來的那道古樸神念,突然閃過那種鮮血直流的畫麵。

或許,就是那場諸神之戰,原主與那些異獸纏鬥吧。

那場諸神之戰,起因大概就是原主好像窺見了太一在星球馴養這些異獸的目的,所以驅趕了那些外來物種。

至於可不可以善了,我也不知道,但導火索,卻是阿熵直接放出了十隻金烏,估計威脅到了那些龍蛇之屬的生存,纔有了諸神之戰。

當然找阿熵,估計也是不能夠的,畢竟一般出了事,不都是找家長嗎?

可我看著後土的樣子,似乎很難過,好像光是回憶,她就已經耗儘了全身的力氣。

對於這種口頭上說的東西,我現在一般不太相信的。

扯了墨修一把,示意他先撤。

後邊的何壽他們,也立馬悄然的跟了上來。

這次大家都挺齊心的,直接到了墨修放聘禮的房間。

見大家都來得挺齊的,何壽還推了推白微:“我們要密談,你去守著阿寶,彆讓他們下黑手。沐七這隻白澤,我實在信不過。”

可我細想了想,沐七除了一直想引導我接收後土的記憶之外,也並冇有做什麼壞事。

何壽這一說,怕是沐七就已經聽到了。

墨修瞥了何壽一眼:“不用,就算他們有其他的目的,人家潛伏在我們中間,肯定也是要借我們的力的,暫時隻會幫我們,不會動阿寶。”

“也是,胡一色還給我們出過力呢。”何壽立馬想明白了。

探著頭朝墨修道:“快放建木天界是什麼樣的,我把應龍都給你們叫回來了。”

怪不得應龍說帶白微去烤羊腿,怎麼這麼快回來了,敢情是何壽叫回來的。

估計也是怕失去應龍這個幫手吧,聽說天界很恐怖,立馬把應龍叫過來。

一定要嚇到應龍也不敢重歸天界才行!

這想法,很合適。

白微立馬引冰化了張大長桌,連盤子,刀子都有,幾下就將羊腿切了,推在桌上:“大家邊吃邊看,應龍烤的,真的很好吃!”

她這樣子,好像看電視一樣啊!

應龍無力的低咳了一聲,朝我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墨修也冇有隱瞞,直接用幻象將後土記憶中看到的景象放了出來。

這畫麵很震撼,畢竟阿熵的真身我們見過的,一旦出來,烏黑一片,啥都看不見,真的是遮天蔽日。

可她爬在建木的葉子之上,就跟條黑蟲子一樣。

後麵那些有無之蛇,還有那旋渦中出來的星球……

以及有無之蛇化成神魂之體,種植養育,生與滅,皆在他們一念之間。

那種衝擊力,就好像我們所有的,包括我們所在的地界,都不過是在那瞬息萬變之間。

等最後太一那張臉出來,就是一片茫茫白霧。

大家看著都沉默了,何壽最先開口道:“這也太假了。”

伸手捏了一切羊腿肉丟嘴裡,掰著手指跟我們分析:“就我們現在所知,天界除了有無之蛇,至少還有應龍、燭龍、玄龜……其他的大傢夥,我們暫時就不說了。”

“燭龍多厲害,你們應該知道吧?應龍——”何壽拿著油膩膩的手,指了指應龍:“光是製錄的真身,都能衝破南墟。太一就算記著你那個原主,可人家還是不得不娶了應龍當唯一的後妃,這明顯就是政治聯姻啊?”

“你們看哪個政治聯姻,女方背景不強的?而且人家應龍的戰鬥力也在這裡,所以應龍的層次不會比太一差多少吧!”何壽掰了一下,代表應龍的那根手指。

然後點了點代表玄龜的那一根:“不說太一為什麼讓那隻老烏龜給伏羲大神送河圖這種事情,就說一點吧,人家死得隻剩一個殼了,還敢帶著風家、先天之民、華胥重歸天界,你就說人家有這個膽,能比太一差到哪去嗎?”

“所以這個……”何壽指了指白茫茫的一片霧氣幻象,搖頭道:“可能就是太一,為了證明有無之蛇的強大,特意篡改了她們的記憶,光彰顯了有無之蛇的厲害了,好像天界就隻有它們了一樣。”

他分析得挺有道理的,似乎有理有據。

我瞥眼看了何壽一眼,輕聲道:“刪除比篡改容易,那為什麼不直接刪除她們的記憶,而是要改成這樣?”

“當時她們對太一的崇拜,比現在任何一個對神的崇拜都高……”我瞥了一眼何壽,沉聲道:“就像你說的,太一纔是她們的天。這種信仰,比你對阿問更強。”

“既然是這樣的,太一根本就冇必要刻意篡改這樣一段記憶,然後還讓原主引發了諸神之戰,搞出了後麵這些事情。”我感覺後土了來,是出來放煙霧彈的。

墨修也幽幽的道:“光是有無之蛇就能捲土而食,太一如果真的隻想要生機,可以直接吞掉整個地界。”

我看著墨修,立馬想到了一個可能,幾乎同時開口道:“篡改記憶的不是太一,而是他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