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12章 兩個基本

-

我和墨修幾乎都同時猜測那記憶不是太一篡改的,是他的對手。

說出來後,卻又感覺不太對。

墨修直接眯了眯眼,搖了搖頭:“也不太對。”

“哪不對?”白微吃著切好的烤羊腿,不解的道:“這種反間計,挺常用的,就是段數低了點。”

我瞥眼看白微吃得挺香的,一時也冇有頭緒,看得也讓人食指大動。

加上出事後,我一直冇有吃東西,也不知道這具身體吃東西會不會有其他的反應。

比如吞不下去,或是到了肚子裡,會不會漏出來……

所以伸手,打算捏塊羊腿嚐嚐,可剛一伸手,就見眼前寒光一閃,墨修用冰製了一雙筷子,塞我手裡:“全是油,有點燙,彆用手。”

“不燙……”白微咬得外麵酥脆的皮,哢哢的響:“真不燙。”

可墨修依舊將筷子放我手裡,瞥了她一眼:“連你都知道段數低,就證明這段數有多低了,你都能看明白,你想想阿熵、後土看不看得明白?”

彆說原主和後土多厲害,光是阿熵,我們都不是對手。

天禁之前的存在,大腦開發比我們強多了,思維比我們都開闊。

現在問題的關鍵是,後土明知道這段記憶是篡改的,卻還要給我們看,她的意思是什麼?

她說完那些話,立馬就虛弱得好像快要死了,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白微被墨修凶了一下,瞥著嘴道:“那你們說,怎麼辦嗎?反正這個記憶是真是假,也對付不了有無之蛇,也救不了阿乖,還對付不了華胥之淵,知不知道也不重要啊!”

她捏著羊腿,一塊塊的啃著:“要我說啊,還不如直接問她,南墟那活骨祭壇的**通向哪裡,是不是和我爸媽看的門相通的。這樣我們如果實在搞不定華胥之淵那些人,我們也可以聯合其他五個介麵的大佬,搖人過來幫忙。”

她邊說邊吃,一點都不耽誤:“按我阿爹阿孃守門那麼長時間的研究,肯定每個介麵後續發展不一樣,所以遺留下來的東西也不一樣,但肯定有最強存在救世的,所以隻要全搖過來,保不準就有辦法對付華胥之淵和有無之蛇。”

她思路倒是挺清晰的,我拿筷子夾著一筷子羊腿,輕輕咬了一口。

確實挺酥脆的,就是吃到嘴裡,什麼味道都冇有了。

“好吃嗎?”墨修見狀,瞥眼看著我,朝我張了張嘴:“我也嚐嚐。”

本來就隻有兩條羊腿,切下來冇幾塊,白微一個人乾了幾塊了,何壽也在默默的吃著,盤子裡冇幾塊了。

應龍、何歡她們都冇動,我看了一眼盤子,想著自己吃著實在冇味,轉過筷子就遞到了墨修嘴邊。

他直接咬在嘴裡,目光沉沉的掃了我一眼,然後點頭道:“確實好吃。”

然後朝我道:“我去竹林外麵轉一圈,你和他們解釋解釋。”

說著,直接就消失了。

搞得白微滿臉不解的看著我:“不是說好吃嗎?怎麼不多吃一塊?”

我看著自己手裡的冰筷,捲了捲舌頭,將嘴裡半點味道都冇嚐到的肉吞下去。

朝門外看了一眼,呼了口氣道:“他估計是去找後土和沐七,要給我換軀體了。”

也是我大意了,記憶中龍夫人不隻是喜歡花草,對於食物也是很珍惜的,所以從不讓龍靈浪費食物。

剛纔我咬了一口那塊羊腿,感覺不到任何味覺。

吃東西,吃不到味道,隻能感覺咬得脆不脆,軟不軟,就好像吃柴一樣,其實也冇有吃的必要了。

所以在墨修說要吃的時候,我本著不浪費的原則,直接就喂到他嘴裡了。

或許墨修確定好吃,卻也知道,我不會再吃,肯定是因為冇有味覺了。

所以才爭著去給我換具軀體!

聽著我的話,何壽拍了下桌子,直接一昂首,將盤子裡所有的羊腿全部捲進了嘴裡,用力嚼著,悶悶的不說話。

白微這次也不再搶了,隻是瞥眼看了看應龍、何苦何歡。

見大家都沉默,隻得小聲的道:“那墨修讓你解釋什麼?”

墨修離開了,他引出的幻象自然也消失了。

我卻還是往空中看了一眼,沉聲道:“這段被篡改的記憶裡,或許有對付有無之蛇的辦法。”

“怎麼可能!”白微不解的看著我,輕聲道:“就算這不是太一改的,如果有對會有無之蛇的辦法,你們早用了,會變成這樣嗎?全死了,翻天覆地了,就隻有阿熵偷偷摸摸的活著了……”

我瞥了白微一眼,一時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思緒這種東西,冇了神念,很難說清楚。

比如瞬間的感覺……

一邊的應龍卻幽幽的道:“據我所知,記憶這東西就算篡改,也要有個模板。”

說到這裡,她扭頭看了我一眼,輕笑道:“你跟我提過,我記憶也是被植入的,所以我和技術組那邊研究過了,就算以人類現在的技術,要篡改記憶,至少也要有數據基礎。我想就算是再厲害的存在,也應該要有點依據。”

“所以這段記憶,就算是改過的,可也有兩個基本點。”應龍說著伸手敲了敲冰桌。

她說正事,整個人都變得淩厲了起來,再也冇有那眼帶桃花的模樣了,用的詞都是很專業的,聽起來就高大上,而且還很認真的敲了敲冰桌,示警。

那種領導範立馬就出來了,隨著她一敲桌,連何壽都不由坐正了身子。

我也不由的精神一震,白微轉眼看了看,朝應龍小聲的道:“我要不要拿個本子記一下?”

她那弱小無助的模樣,實在是可憐。

應龍瞥了她一眼,臉色卻依舊嚴肅,看著我道:“你和墨修的感覺應該是冇錯的,你現在冇了神念,不能共情,但墨修能,估計能感覺到看這段記憶時,後土的恐懼。”

“這就是其中一個基本點。後土知道記憶是假的,卻還是害怕。”應龍複又敲了敲桌子。

白微和何壽都不由的點頭。

“那第二個基本點呢?”我聽著也感覺還得專業培訓啊。

比如風家,比如龍組,比如先天之民,就是有組織,有培訓的,人家的業務能力,就是比我們強。

應龍沉眼想了想:“有無之蛇在各種地界在養育著什麼,它們也有想要的東西。還有一個點,就是那些星球是從哪裡來的。至少這個點,是肯定冇錯的。”

我聽到這裡,眼前猛的閃過當初窺探胡一色記憶時,看著阿娜產道打開,何辜和張含珠從那產道中出來的樣子。

如果放大,似乎星球也是由誰產出來的。

當下朝應龍道:“你的意思是說,還存在比有無之蛇更強大的東西?”

“對!”應龍複又敲了敲桌子,沉吟一聲道:“所以有無之蛇也在懼怕著什麼,或許後土她們當初怕的並不是記憶中那幅場景,也是那幅假場景背後富含的資訊。”

她指尖一抬,目光猛的盯著何壽:“比如,有無之蛇和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一直在幫某個存在,養殖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