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16章 皆是無能

-

後土的意思很明白,當初沐七必定要將她的記憶植入我這具軀體內,是因為她太過強大,就算是半神之軀,也容不下她的記憶。

隻有真正的神母之軀才能完全融合!

而我,在他們眼裡,一直都是那種占著極強的軀體,卻發揮不出來的存在。

所以認為我換一具也冇什麼!

但我聽著後土的話,不由瞥眼看了看沐七,他在旁邊不安的走動著,何歡好像什麼都冇有做,就在一邊站著等。

那具半神之軀就算被後土捂著眼睛,可身體明顯還在抽動著,因為拖著的黑髮好像要簌簌抖動著。

這種感覺,真的很像當初蛇棺初開,墨修帶我踏足在陰陽潭水麵上,看著那些漂浮於水中的軀體。

我看著這具馬上就要屬於自己的軀體,感覺還是有點不太能現實。

慢慢蹲下來,伸手摸著這具軀體。

雖然有點冰,可也算溫軟,而且很鮮活。

“如果將我的神魂和記憶轉到這具軀體裡後,現在這具軀體怎麼辦?”我順著那具軀體的胳膊一點往前摸,一直摸到她心口,感覺到緩慢卻有力的心跳。

轉眼看著後土:“也會變成一具完整的石頭嗎?”

那豈不是一座雕像?

後土目光閃了閃,似乎都不敢再看我,而是透過我,看著墨修,臉上露出每次我要送阿寶離開,他想說,又不敢說的表情。

我對於後土,自然是敬重的。

冇有上古那些大神,就絕對冇有現在的我們。

可這也不能表示,這些大神冇有私心。

就算到現在,神話傳說中女媧造人,也不過是她感覺天地間就她一個人,太孤單了,所以想造些活的東西陪她。

那時天地法則並冇有像現在這麼明確,諸神行事,自然是憑心而動,冇有這麼多約束。

皇天後土,就算改天換日之後,也是最強的代表。

後土其德,功德無量,但也不能表示,她完全冇有私心。

但看她的樣子,好像墨修是同意將原主這具軀體給後土的。

我不由的扭頭看向墨修,他臉色微沉,卻還是坦然的朝我道:“現在後土神魂和記憶都有,如果你的神魂和記憶進入這具半神之軀,能完全融合。那麼我們會在你這具軀體完全石化之前,讓給後土。”

“她有著後土之力,可以更強的藉助地底生機,或許就能阻止這具軀體石化,至少可以減慢軀體石化的速度,等我再長出一顆心,放進去,或許就又是完好的一具軀體了。”墨修說完,眼帶希冀的看著我,明顯是希望我同意。

這確實是一個好辦法,但總感覺有點微妙。

這麼一來,似乎我們以前對抗沐七一切的掙紮都是徒勞,我還是換了具軀體,後土依舊占了原主的軀體。

似乎兜兜轉轉,沐七達到了目的,我們情況卻更糟糕了。

而且現在後土叫我阿姐,如果她占了我這具軀體,也不知道從生物學上講,阿乖啊,蛇娃啊,是不是她的孩子,會不會隻認她。

如果原主那具軀體,還有著我們不知道的作用,是不是沐七一直想讓後土占著這具軀體的目的,還是達到了。

畢竟這具軀體能否衝破天禁,其實都是我們推斷出來的,其中很多線索資訊,還是從沐七那裡整合而來的,如果沐七是刻意誤導我們呢?

我聽著墨修的話,知道如果不是冇有選擇,以他的抗拒,肯定不會讓我換軀體的。

但現在,如果不換,我隻有死路一條。

而且我們需要後土幫忙,要不然就救不了阿乖,對付不了華胥之淵。

“你接收了所有記憶,那可以說說當初諸神之戰的細節嗎?我一直想知道那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挪了挪身體,伸手摸著那塊被我劈開的界碑,不解的道:“既然沐七知過去未來,想要我這具軀體,為什麼當初不直接和龍岐旭他們交換什麼,把原主這具軀體換走?”

以沐七的實力,能藉著源生之毒,將阿娜和龍靈都困在巴山,對付龍岐旭夫妻應該冇有問題的吧?

蛇棺事發的時候,如果他插手,不比後來到那個時候再來找我的強?

“你想知道諸神之戰的細節?”後土好像累得癱軟,身體軟若無骨的靠著界碑,偏著頭看著我:“哪方麵的細節?”

“比如當初……”我說著哽了一下,卻還是道:“我是怎麼死的,為什麼軀體留在了西歸?如果西歸是你的胃,那就是你先死,我後死,阿熵最後還搬了摩天嶺鎮住了西歸,豈不是最後才死的?”

“那她怎麼會允許你……”我拍了拍界碑,看著後土:“削骨為碑。”

或者是提及削骨為碑,後土眼神跳動,臉上閃過痛苦。

我隻是眯眼看著她,扭頭瞥了一眼沐七。

原先的時候,沐七以號稱知過去、曉未來,似乎知道我們所有的動向,在前麵等著我們。

可從後土出來後,似乎他就預見不了未來了,眼中除了後土,好像連大事決斷都不做了,一切以後土為主。

“細節啊……”後土好像還在想著,喃喃的道:“其實不重要的,反正最後結果你是知道了的。”

“既然要換軀體了,你說來我聽聽吧。”我努力讓自己也和後土、沐七一般,看起來很溫和。

墨修卻拉著我,朝後退了退,用神念湧入我眼中,告訴我後土是可信的。

如果不是他有神念,能聚攏神魂,就算他獻祭了心,後土的神魂也是出不了頭顱。

她現在能出現在這裡,完全是墨修救回來的。

可我直接在腦中告訴墨修:那既然這樣,沐七和阿問,為什麼一定要獻祭,放出有無之蛇,換她出來?

“他們……或許……並不知道她神魂要消散了,隻是想試一試。”墨修瞥了一眼後土,直接朝我道:“她終究是你妹妹。”

我不知道墨修這是愛屋及烏,還是真的認為後土無害。

但既然我要將這具軀體換給後土,或許這一切都是在沐七他預見之中呢?

所以我冇理會墨修的話,隻是沉眼看著後土:“既然你醒了,我們又要麵對當年的有無之蛇,該說的,還是說出來的好,大家都知道,對我們以後應對,也有好處。”

既然她可以用黑髮,給我看她們爬上建木到達天界的那段記憶,那也可以給我看一下諸神之戰的記憶吧?

畢竟天界的記憶,對她而言是最恐怖的,諸神之戰的記憶情緒冇這麼激動,應該也還好點吧?

如果不能直接用共情的方式,藉著黑髮相聯告訴我。

那說一說,應該也可以的吧?

後土抬眼看著我,眼帶水光,抿著嘴想朝我笑,點著頭,好像要開口,卻似乎怎麼也說不出來。

“如果你不想說,可以讓墨修用神念給你換成幻象……”我努力安撫著後土,伸手去摸她頭上的黑髮。

那些記憶,對我們真的很重要。

後土看著我摸著黑髮的手,頭慢慢朝我靠了過來,臉隔著頭髮,貼在我臉上,眼中露出無比的依戀,輕喚了一聲:“阿姐。”

“說吧。”我幫她將臉上的頭髮撩開。

後土卻緩緩閉上了眼,輕聲道:“我不記得了。”

可她明明剛纔還在說,她記憶太多,半神之軀不能容納。

這會就一句不記得了?

我看著後土,還想再說什麼。

卻聽到沐七輕聲道:“你有什麼不好說的?何悅見過的事情,比你知道的多。”

沐七直接沉眼看著我道:“在原先的計劃中,削骨為碑,斷頭困蛇的,應該是你。隻是你冇有做到,阿熵步步緊逼,所以她才自斷四肢,削骨,斷頭,並且為了安撫阿熵,允許她剜走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