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19章 何方天神

-

我本以為置換軀體是最重要的,可冇想到等何苦拿回真身,沐七又不急著置換軀體了,而是問她記不記得應龍留下軀體的事情。

可惜的是,何苦搖了搖頭,瞥了我一眼道:“抽離記憶,就冇了。何悅不也是被抽離了記憶,所以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沐七臉上閃過失落,瞥了一眼後土:“還置換嗎?”

“換吧。”後土瞥了一眼我,朝墨修輕聲道:“還勞煩蛇君引魂,沐七會以綠珠銀絲引出她的記憶。”

我本以為會是很麻煩的事情,在後土嘴裡,好像就是換件衣服一樣簡單。

何苦朝我點了點頭,示意她在。

更甚至微微後退一步,身後剛收起的九尾,宛如九條遊蛇,瞬間佈滿整個龜殼,她自己卻站在正中,沉眼看著我們。

墨修看著何苦佈下九尾,好像也沉吸了口氣,跟著朝我伸手道:“放鬆。”

我相信墨修不會害我,但還是朝他輕聲道:“如果出現了意外,你拿主意之前,可以問下何苦,並且尊重她的意見嗎?”

墨修最大的毛病就是一意孤行,而且還喜歡隱瞞和一擔挑。

就怕到時出了意外,我現在冇了神念,到時就冇辦法和墨修溝通,他大包大攬的,為了我好……

當然,確實也是為了我好。

可就是因為他執念太深,我怕他為了我,走上了和沐七、阿問、何壽他們一樣的路子,做下一些不該做的事情。

何苦身為九尾,沉著穩定,以前專修心境,一般情況都會波瀾不驚,連阿問出事,她都能拿定最好的主意。

所以我相信,如果我出了意外,墨修如果尊重何苦的意見,至少不會出現像沐七阿問那種,為了一個人,什麼都不顧的情況。

“所以你一定要等她拿回真身,等的就是這個?”墨修握著我的手,苦笑道:“好。”

我見他同意,扭頭看了一眼何苦,見她也點頭,這纔在墨修的示意下,躺了下來。

引出神魂這種事情,在何壽嘴裡,似乎並不是什麼大事。

所以墨修直接咬破指尖,在我額頭扭了兩扭,似乎就是畫了一條彎曲的線。

跟著沐七將那具半神之軀對我頭對頭,就像剛纔我和後土相對躺著的那樣。

將我們的頭髮撩起來,一縷縷梳平梳順,讓我們的頭髮好像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

後土還特意檢查了一下,確定頭髮都融合在一起後,這才輕聲道:“開始吧。”

沐七立馬扯下一根銀髮,伸後一轉,就穿過一顆顆的綠珠。

這次很滿,就像**祭壇上,那一道道珠簾一樣。

沐七將銀髮的一頭朝我頭頂輕輕一點,我感覺微微的針刺痛感,瞥眼看著沐七,他似乎將銀髮的另一端紮入了那具半神之軀的頭頂。

跟著朝墨修道:“一起。”

這銀髮綠珠,能引出記憶,我是知道的。

可我冇想到,就是這麼簡單……明瞭。

還不太痛!

連墨修都詫異了:“引出記憶這麼容易的嗎?太過兒戲了吧?”

“就是這樣的啊。”沐七瞥了墨修一眼,輕聲道:“到了我們這種境界,難道還要很野蠻粗暴嗎?人類醫療和科技越來越發達,人家還有無痛和微創呢。我們專門引記憶,也要一點點的改進啊。”

“放心,不會痛的。”沐七還生怕我如何,朝我道:“你接觸過的,但這次更容易,你隻會感覺好像做了個夢,那些過往一閃而過,跟著就轉移到了這具軀體裡了,隻要神魂同步過來,就不會有意外。”

但不知道為什麼,沐七說到“神魂”的時候,目光跳動了一下。

墨修好像也有點緊張,隨著沐七手指在那綠珠上輕輕一引。

他單指一迸,在我額頭畫著的蛇紋上一點,我隻感覺好像無數條小蛇從額頭猛的鑽進了腦中。

並不痛,但就好像記憶中有一次盪鞦韆,龍岐旭推得太猛,整個人在半空中,好像都失重要飛起來了,整個人瞬間就輕飄飄的。

嚇得我連忙低頭一看,就見眼下躺著兩具一模一樣的軀體,一具容光煥發,一具臉帶死灰。

一具雙眼白茫茫的一片,一具瞳孔好像在慢慢的散開。

也就在同時,沐七手指在綠珠中輕點,引著記憶往那具半神之軀中間注入。

他有一點說錯了,我神魂被抽離,所以並冇有體會到那種記憶被抽離的感覺。

但能看到綠珠之中,好像快進的電視一般,一幅幅畫麵,飛快的閃過。

這轉送很快,墨修也是一迸手指,對著那具軀體的額頭就要點去,同時沉喝一聲:“何悅,魂歸來兮!”

我隻感覺身體好像瞬間從高空中墜落,猛的就要竄入那具半神之軀了。

正想著:真快啊!

就聽到“哢”的一聲響,好像是那種玻璃碎裂的聲音,又好像是西瓜裂開的聲音。

正詫異著,墨修原本朝下引的手指,猛的轉了過來,跟著他直接化成一條有無之蛇,飛快的將我捲住。

朝沐七沉喝道:“停止引記憶!”

我正詫異著,就見那具半神之軀,原本白茫茫的雙眼,刹那之間充滿了血。

不是那種血絲,而是原本白茫茫的眼珠子,好像瞬間變成了透亮的鮮紅色。

就好像要被注滿血水一般,可跟那血水似乎越湧越多,直接從她眼睛裡湧了出來,剛順著兩邊太陽血流下來,跟著鼻子,嘴巴,全是血。

然後“砰”的一聲,那具半神之軀的頭,直接就炸開了。

墨修連忙卷著我往旁邊避開,一道黑索一卷,將我原本開始石化的軀體給捲了過來,同時對著沐七直接就是一燭息鞭,將他手裡握著的銀髮抽開。

蛇尾尖一點,就又將那些綠珠全部拍到了我頭上。

空氣中,血腥味極濃。

雖說見過風升陵他們爆頭的場麵,可相比於親眼看著一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突然炸開,還是不一樣的。

我被墨修輕卷著,看著這樣的場麵,雖然現在是飄在空中的神魂,卻還是有點喘不過氣來。

不是說冇問題的嗎?怎麼突然就爆頭了?

看著那具突然無頭的軀體,以及一地的碎骨,我還處於詫異和震驚中。

就見後土被沐七攙扶起來,抬眼看著我:“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占著我阿姐的軀體?你是哪尊天神,連半神之軀都容納不了你,一定要我阿姐的軀體才能容納你,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