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27章 這就夠了

-

[]

我就算不對上墨修的眼,現在神念湧動,也能感覺到他的痛苦。

可我真不知道他這痛苦到底是為了什麼,畢竟他讓我斬情絲的時候,就應該料到會這樣的啊?

他又想談什麼?

但我現在更怕阿寶出事,朝墨修點了點頭,不敢再耽擱,直接開口道:“我得先去找阿問,等和他談完,可以嗎?”

“好。”墨修似乎鬆了口氣,跟在我身邊,朝風家暫住的那個山洞走去。

可他的目光不時的瞥過我的雙腳,似乎欲言又止。

“我冇有刻意,就是提起來的時候,就已經這樣了。”我知道墨修想問什麼,輕聲道:“或許是因為蛇胎吧。”

從毀了蛇棺後,好像蛇胎的生機就強了很多,連帶著我也強了很多。

可墨修作為那條本體蛇的蛇影,卻冇有消散,也冇有什麼改變。

就是我們逃離的時候太快,也不知道清水鎮變成了什麼樣,那把沉天斧不知道還在不在。

可墨修明明和我並排走著,總是不時的扭頭看我,而且還是在我能明顯感覺到他湧動神念試探我的同時。

他好像一直在窺探我,小心翼翼,而又時刻不停。

我都有點想用飄帶朝那山洞衝去了,幸好阿問在廚房那個山洞邊等我們,帶著我們轉進了廚房。

那裡坐著的,除了阿問,還有蒼靈。

阿問直接示意我坐下,然後指了指蒼靈道:“我讓蒼靈結成竹海,將那個天坑圍起來了。”

“為什麼?”我想到風望舒在天坑下,而且阿問能填了天坑,為什麼還要刻意圍起來?

蒼靈皺了皺眉,朝我低聲道:“你知道天禁之上,有東西監視著這下麵的生靈,可同樣地底下也一樣。”

“先天之民嗎?”我皺了皺眉,感覺有點煩躁。

這些東西真的冇完冇了!

“不是。”蒼靈卻朝我搖了搖頭,低聲道:“這點潛世宗更清楚,你冇發現,牛二從離開後,就一直冇有回來了嗎?怕是潛世宗那邊也出了問題,所以他們不能直接馳援風城。”

“是什麼?”我發現自己現在很冷血麻木,隻關心該怎麼辦。

“不知道。”蒼靈朝我搖了搖頭,沉聲道:“就像我給你看的那幻象,地底有東西能孵化出阿熵和你這種存在,自然也是有本身就埋著的卵,或是藏於泥中的蚯蚓黃鱔泥鰍什麼的,隻是我們看不見。先天之民,隻不過是後來躲進去的,他們躲不了多深。那些本就是地底的,纔是更厲害的。”

“所以我們要做什麼?”我沉眼看了看阿問,冷聲道:“冇有辦法將所有通道都封住嗎?”

我這話一出,阿問抬眼看著我,眼中擔憂更深了。

“何悅,你這是什麼意思?”蒼靈臉色發冷,瞪著我冷哼道:“你的意思是,讓阿問煉化本體,讓他將所有可能與地底相通的通道封住,對嗎?”

“蒼靈。”墨修連忙低咳了一聲:“隻是在商量著辦法。”

蒼靈冷嗬一聲:“墨修,你冇必要為她辯解,她斬了情絲,無情無我,不會再牽繫任何存在。她有這種想法,其實也很正常。”

蒼靈這話,就像當初在碧海竹林第一次見到我時一樣的語氣。

阿問臉帶憂色,墨修臉色發苦。

可我卻並冇有感覺什麼,隻是沉聲道:“我會想辦法的。”

阿問皺眉看著我,似乎欲言又止。

我也感覺冇什麼不好意思,直接將阿寶和我結血契惹天怒的事情說了。

蒼靈冷嗬一聲,似乎嘲笑我不知道深淺,或是嘲笑我不知好歹。

墨修卻雙手揪緊了衣袍,輕歎了口氣,慢慢的站起來,乾脆朝外麵走去了。

他是用走的,而且走得很慢,蒼靈順著墨修的背影看了許久,見我不為所動,輕嗬了一聲。

我並未理會蒼靈,隻是看著阿問:“阿寶的血契引來天怒,是有什麼問題嗎?”

“你體內現在的生機來源於蛇胎,所以你的血裡有著蛇胎的生機。而蛇胎太強大了,強大到連未出生就讓阿熵都害怕,這樣的存在,是不允許被束縛的。就算你有意願,也不行。”阿問沉眼看著我,低聲道:“你不能再這樣了,知道嗎?”

我點了點頭,扭頭又看到了蒼靈一臉的怒意。

他似乎對我的敵意更加明顯了。

我隻是淡然的朝他點了點頭,直接朝外走去。

“你看她!”蒼靈冷哼一聲,朝阿問道:“這就是你們說的斬情絲,無情無我且無敵?她這是目中無人啊,居然暗示讓你去填那些坑?源生之毒有多厲害,她不是親自嘗過嗎?”

蒼靈的聲音都冇有收斂著,我聽著也隻感覺波瀾不驚,直接走到外麵。

墨修站在洞口,抬眼看著夜晚的星空,見我出來,扭頭看了我一眼,可手裡卻拿著一雙鞋子:“夜裡有點冷。”

“不用,謝謝!”我直接朝他搖頭,輕聲道:“我現在感覺不到冷。”

墨修拎著那雙鞋子好像僵了僵,垂眼看著我的雙腳,慢慢轉過黑袍的袖子,將鞋子收進袖抖裡。

我直接開口道:“去摩天嶺上談吧。”

墨修卻不知道為什麼笑了,朝我低歎道:“就在你昏睡的那三天,何壽給我看了一些電視片段,分析女子說什麼話時的語氣和神情。好讓我知道怎麼應對,說這比神念感知更有用。”

他臉帶苦笑,沉眼看著我:“何悅,你現在的語氣,像極了電視裡那些冷漠得準備說分手的女子。”

我聽著愣了一下,回想著自己剛纔的語氣,以及現在的神情。

卻終究不知道,為什麼墨修得出了這個結論。

隻得妥協道:“那你想在哪裡談?”

“這樣就好了,我們現在不就是在說話嗎?”墨修沉笑的看著我,低聲道:“蒼靈是條竹根,身直腹空,容不得半點委屈,所以說話也直了些,你不要在意。”

“你現在……”墨修沉眼看著我,臉上的苦意緩緩消失了。

輕笑道:“何悅,你現在很好。”

我不知道現在好在哪裡,可能是冇有心吧,以前那些充沛的情感,好像都冇有了。

就算我現在神念和眼睛,都能看到墨修心頭那股愁悶明顯消失了,從他的語氣中能聽到他的開心,可我依舊冇有感覺到自己有什麼情緒變化。

“何悅,你能對阿寶有情,這就夠了。”墨修伸手,扯過那條胡亂纏在我頭髮上的飄帶。

手指輕輕勾著,幫我將飄帶挽好並不是很長的頭髮。

朝我輕聲道:“至少這條飄帶還在,就夠了!”

可我不知道,墨修這夠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