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38章 親力親為

-

我知道於心眉他們暗中和風家爭長鬥短,可冇想到,真的搞得這麼華麗浩蕩。

畢方拉車,還有著神蛇伴駕,被我招來的甪端還在後麵跟著,更甚至還有著神話中記載的祥瑞之獸,浩浩蕩蕩的跟在後麵。

飛羽門的異鳥,長得漂亮一點,能拿出手的,這會估計都來了,浩浩蕩蕩的在空中拉了好長一條。

不過或許是怕半路出事,但冇有人,估計都在清水鎮等著。

見我和墨修同時出來,原本還在遠處空中的於心眉,連忙拍了拍手。

然後順著巴蛇飛快的縱身上來,朝我們道:“走啊,在車上再換衣服,那邊我們都準備好了。”

我先將身上的黑袍緊了緊,然後伸手扶著“弱不禁風”的墨修,朝於心眉低咳了一聲。

她立馬明白了我的意思,複又拍了下手,朝我道:“巴蛇為橋,可以了吧。”

隨著她話音一落,可憐的巴蛇立馬蛇尾纏住山身,昂首拉著蛇身對向了那製錄的畢方拉著的金駕。

這是知道我騰飛術太差,所以就讓我們順著巴蛇一路走過去。

我扶著墨修,抬腳踩在巴蛇身上,剛踩上去。

就聽到於心眉昂首沉喝一聲,跟著遠處巴山各峰,立馬號角聲響起。

不同於以往的急促和幽哀,這次拉得長長的,浩然悠長之間,居然還是有著喜慶。

隨著號角聲起,整個巴山的鳥雀,全部從林中飛湧而出,它們似乎也不再怕巴蛇和那些異獸,開始三三兩兩的環繞到了巴蛇旁邊。

我扶著墨修,順著巴蛇一步步朝著金駕走去。

每走一步,飛繞而來的鳥雀就越發的多,其中還有很多彩羽花翎的稀有鳥類。

巴山各峰之上,隱約的有著高昂的歌聲傳來。

就好像踏歌歡慶著什麼。

隨著號角悠長,巴蛇旁邊,成千上萬的鳥雀展翅護著,就好像搭著護欄。

巴蛇鱗光身滑,越往前走,就越不好落腳,我光著腳踩在上麵,有時感覺站不穩。

被我扶著的墨修,卻暗中轉著手,與我十指相扣,轉過手,摟著我的腰,扶著我一步步的往前走。

衣袂相貼,好像慢慢的又融合在了一起。

墨修不時扭頭看向我,眼中居然閃過點點水光。

原本帶著虛弱和破碎感的臉上,慢慢的浮現出堅毅。

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看著還朝這邊彙聚而來的鳥雀,以及浩浩蕩蕩的異獸迎親團,突然有點明白,為什麼有些事情,必須要有儀式了。

經過儀式,會讓人更加堅定自己要做的事情。

墨修摟著我腰的手,複又緊了緊,衣袖似乎和我身上的黑袍融合成了一體。

將我輕摟在懷裡,輕聲道:“對不起。”

在這個時候說“對不起”,我不由的扭頭看向墨修。

他目光中閃爍著什麼,轉眼看著那些歡呼飛舞著的鳥雀:“我應該早就這樣的。”

“以前我不知道,這樣的場景,會是這樣的心境。”墨修與我緊扣的手,越扣越緊,恨不得這兩隻手,也和融合成一體的衣袍一樣,融合在一起。

可這種大婚的場景,他在風家和風望舒成婚的時候,不是應該見過嗎?

墨修明顯感覺到了我的想法,扭頭沉眼看著我:“因為攜手的人。”

我隻感覺腳下踩著的蛇鱗好像都發著熱。

扭頭看向墨修,他目光堅定的與我對視,朝我笑了笑,摟著我,一步步順著巴蛇之身,慢且堅定的朝金駕走去。

原先是我牽引著他,現在卻換成是他牽引著我。

身邊鳥雀歡呼,遠處歡快的歌聲,在悠然的號角聲中,悠遠的傳來。

我本以為,這場婚禮,不過是與風望舒打個擂台,走個過場,攏聚玄門中人的心思。

卻冇想,此情此景,依舊有所觸動。

等我們一步步走到金駕,墨修一轉原先弱不禁風的模樣,主動攙扶著上車,幫我拎著黑袍的長擺,墊著赤足。

於心眉複又昂首沉喝了一聲,那聲音一調三疊,如歌如喝。

巴山眾峰,突然傳來了轟隆的鼓聲。

小神蛇昂著蛇頭,環繞著金駕一圈,晶瑩透亮的蛇身一轉,立馬調轉方向,朝著清水鎮而去。

有著神蛇引路,四隻製錄的畢方,立馬昂首又是一聲清嘯,隨著調轉車頭。

後麵的異獸都隨之慢慢轉過來,巴山鼓聲轟鳴,鳥雀歡快的在一邊飛舞著。

我看著空中浩浩蕩蕩的隊伍,扭頭往巴山後麵看了看。

卻見原先摩天嶺的地方,好像有著淡淡的白光閃動,就好像空中有著一絲一縷的銀絲飄動。

“是後土。”墨修頭都冇回,一揮手,一縷極光就將車座遮住。

然後朝外一伸手:“嫁衣。”

他一伸手,極光之外,白微的蛇尾一甩而過,跟著墨修手就端著兩身衣服進來。

遞給我道:“飛羽門和空幻門連夜趕製的。”

那衣服並非是我想象中的白色婚禮,或是紅色的婚服,反倒是黑底。

上麵以各色絲線,栩栩如生的繡著各種異獸。

這似乎並不是一身衣服,反倒像是一卷白澤圖。

墨修將衣服放在車駕中間,從裡麵拿出貼身的裡衣,直接伸手往我身上穿。

明明那件黑袍穿在身上的時候,還是有一定的質感的。

可就在墨修伸手來穿衣服的時候,似乎隻是一層浮影。

他也冇少給我穿衣服,所以很順手,幫我係著裹胸的繫帶。

墨修的手是可以伸長的,神念強大,也不用看後麵,就能繫好後背的繫帶。

所以他隻是目光沉沉的盯著前麵,調整著鬆緊。

雖說身上黑袍還在,但墨修這樣看著……

光是看他慢慢暗沉的神色,我就知道,這層宛如浮影的黑袍對墨修是冇有用的。

可他神色很認真,裹胸之後,就是對襟裡衣。

他都一件件親手,幫我穿上。

那模樣,就好像這穿婚服,也是一件神聖而認真的事情。

看他那樣子,好像對這些衣服都很瞭解。

按理以畢方的速度,從巴山到清水鎮,應該很快就到了的,可今天這速度很慢。

“要環遊四極九州,以昭告天下。”墨修一邊幫我係著裙帶,一邊朝我道:“這樣也是一種警示。”

我輕嗯了一聲,看著墨修十指靈活的將七條異彩的裙帶在腰帶纏編成了一道彩虹的模樣。

不由的開口道:“你對這衣服很熟悉?”

“都是我想的啊。”墨修十指在綵帶中纏繞著,半抬眼看著我。

聲音蘇啞:“何悅,這是你和我的婚禮,我自然要儘心儘力,親力親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