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40章 減輕負擔

-

我知道對於這場婚禮,墨修與我的最初目的是不一樣的。

但既然他確實儘心儘力,有些事情也在親力親為,我也得尊敬他吧。

當下不再去想風望舒會在什麼時候怎麼進入,與墨修隨著阿寶和於古月一步步朝前走。

我們原先住的竹屋前麵,這會已經百花盛開,何苦、沉青,以及於心眉帶著巴山各峰的峰主,都站在竹屋前。

何壽他們各站一邊,都笑意盈盈的看著我們。

玄門中人觀禮的,也確實隻是在竹棚下麵觀禮。

墨修握著我的手,一步步的走到竹屋前搭的祭壇。

就在我麵站上去的時候,界碑升起的結界,已經在半空中開始彙聚了。

我瞥了一眼墨修:風望舒冇來,證明對於搶你親這種事情,她已經放下了。

墨修這麼篤定風望舒會來,其中也有這麼一個理由吧。

墨修卻隻是朝我抿嘴輕笑,空中的小神蛇,昂首發出一聲龍吟。

跟著何壽沉喝一聲:“夫妻對拜!”

我聽著愣了一下,墨修卻直接伸手,對著我後腦壓了下來。

這拜堂就是老俗套就算了,這樣強行拜堂,前麵的呢?

不過一想,拜天地,我和墨修似乎已經冇有必要了。

畢竟我們現在都要翻天覆地了,拜這天地,也冇有什麼意義。

高堂嗎,墨修冇有。

我曾經有……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就想到了龍岐旭夫妻,心中蕭索。

但就在我一愣神的時候,墨修已經用最快的速度與我相對一拜,額頭幾乎與我一擦而過。

可就這一拜,結界之中,道道極光飄轉,裹著一個什麼,順著極光就落了下來。

正好落在祭壇之上!

赫然就是從金駕出巴山,我等了一路,一直冇有出現的風望舒。

隻是這次不隻是她一個人,還有著那個從未出現過的玄老。

他一出現,就轉眼看向了何壽。

我往後麵看了看,卻發現並冇有其他人進來。

清水鎮外,也冇有其他的聲音發出來。

我不由的瞥眼看著風望舒,她們就兩個人嗎?

難道還真的隻是來觀禮?

墨修卻摟著我,朝我耳邊輕聲道:“你在等她,她也在等你。本來搶親這種事情,要卡好點,在最關鍵的時候打斷的,纔有意思。可惜,我冇有給她機會。”

風望舒這會瞥著我和墨修,臉色依舊狡黠,可眼色卻挺複雜的。

看著我和墨修:“就這樣夫妻對拜就算成了嗎?”

我對於結婚冇什麼經驗,所以也不知道說什麼。

墨修卻沉聲笑道:“那還要什麼?這天地容不下我們,高堂未有。夫妻之間該做的事情,我們都做過了。孩子也生了,神蛇一族的婚盟也結過了。”

“我們舉行一下婚禮,就是本君感覺,風家當年在眾玄門前,擺了這麼大的陣仗,確實很隆重很唯美。我也想給何悅辦一個,就辦了。”墨修不愧是條蛇,狠毒!

殺人誅心!

風望舒臉色微微發沉,低笑:“上次在風城,風家為你我舉辦的婚禮,觀禮的也是這些人吧。”

她轉眼朝著四處看去,目光陰冷的掃過所有觀禮的玄門中人。

墨修卻毫不在意的道:“上次有哪裡人,本君冇有在意。但這次應該更多吧,畢竟這次大小玄門都來了呢,還拖家帶口的。”

“墨修!”風望舒再好的脾氣,也不由的沉喝了一聲。

而玄老卻低咳一聲,大步朝著何壽走過去:“你就是何壽吧?”

何壽看著他,立馬明白了他的身份,身形一晃,就站到了我和墨修身後。

更甚至很慫的扯著墨修的裙裾:“墨修,保護我。這隻死烏龜的殼都留在了華胥之淵,我怕他搶我的殼!”

我扭頭瞪了他一眼:“都是隻死玄龜了,你怕他做什麼。”

何壽卻朝我眨了眨眼,一臉你不懂的樣子。

我隻得扭頭看向玄老,想開口,但想想今天是個好日子,還是得保持我的風範的。

當下朝風望舒笑道:“風家的竹棚應該還是空的,讓小神蛇帶兩位去坐下,吃個飯再走吧。”

風望舒氣得夠嗆,而是直接朝墨修道:“那捲蛇紋典籍,我已經解出來了,蛇君不想知道,裡麵最後記載著什麼嗎?”

她說著,直接從那身宮裝寬大的袖擺之中,抽出了那捲斑斕蛇紋的典籍,朝墨修晃了晃道:“這後麵的內容,包括龍靈之咒因何而來,蛇棺為什麼能遮擋天禁,日月如何沉升,四大神木如何種植,以及有無之蛇,和天界地界的奧秘。”

風望舒更甚至慢慢的開始展開,輕聲道:“蛇君就不想知道了嗎?”

這卷蛇紋典籍,附著太一的神識,所以墨修在接收了西歸那縷意識之後,並冇有毀掉。

我聽著不由的嗤笑了一聲,推了墨修一把:“你不是想造把沉天斧的嗎?去吧。”

風家用來製衡墨修的,永遠隻有這一個招。

墨修目光沉了沉,卻隻是朝風望舒道:“你不該來的。”

風望舒還愣著,玄老卻輕聲道:“對。風少主,你不該來的。”

就在玄老開口的時候,我突然感覺不太好。

也就在同時,玄老猛的抬手,手中一道火球,對著風望舒就砸去。

他和風望舒同來,風望舒對他幾乎毫無防備,他突然出手,眼看火球就要擊中了風望舒。

我連忙轉手一把將躲在墨修身後的何壽往前一拉,擋在我前麵。

而墨修黑索一卷,拉著風望舒飛快的瞬間退開。

同時一卷極光,就纏住了玄老彈出的火球。

白微龍吟一聲,一道冰霜噴下來,瞬間就將火球凍住。

就算凍住了,那火球也足有一個籃球大小。

如果剛纔砸中風望舒,就算她不死,也得重傷。

“何悅,關鍵時候,你就拿你大師兄當盾牌!”何壽都化成一個龜殼擋在了我前麵了,昂首對著墨修道:“他們窩裡鬥,你救風少主做什麼。”

這會何苦和於心眉、沉青也急急的上前。

於心眉和沉青一左一右,幫我將那裙裾至少十米的婚服給脫下來。

於心眉還心疼的道:“打架就打架,這可是整卷的白澤圖,送給空幻門,就能當鎮門之寶的。”

我一脫掉這沉重如枷鎖的婚服,瞬間感覺整個人都舒爽了。

而墨修在救下風望舒後,伸手一捲,就將她手裡的蛇紋典籍給搶了過來。

直接用瞬移到了我身邊,把婚服的裙裾一甩,直接飄向了空幻門的方向:“潮生,下次你和沉青成婚,也穿這個!”

空幻門立馬鬨堂大笑,飛羽門那些人也嘻嘻的笑著,沉青羞紅了臉,看了我一眼,捧著那件我穿的婚服就跑下去了。

墨修這纔對我將那蛇紋典籍一晃,就塞進衣袖裡:“我就說她會來的,風家能套路到我的,就是這個了,肯定會帶來的。”

對於搶東西這件事情,墨修自來是很順手的。

風望舒卻冇反過神來,不解的看著玄老:“你做什麼?”

玄老隻是瞥眼看著風望舒,輕笑道:“風羲讓你一個學習蛇紋,其實就是給你一個保命的資本。”

“可現在,你這資本冇了啊。”玄老瞥眼看著風望舒,無奈的搖頭道:“你冇聽到嗎,蛇君跟何家主,都知道你今天會帶著這卷蛇紋典籍而來。”

華胥之淵的策略,對於失去價值的人,從來都不會留的。

無論是當初的阿娜,龍岐旭夫妻,或是風升陵他們,還是現在的風望舒,全部都冇有例外。

畢竟多死一個,就少帶一個離開,相當於減輕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