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41章 玄玉之圖

-

風望舒似乎並不明白華胥之淵這減負的風格。

瞪著玄老道:“可我馬上就要繼任風家的家主了,冇有我,誰來幫你掌控風家……”

可她還冇說完,自己就明白了過來。

臉帶著傷感,轉眼看了看玄老:“也是,阿熵一掌讓風城陷地六百米,風升陵帶著風家叛變,這些都是你的手筆,風家其實一直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你從來都不需要有人來幫你掌控風家,你需要的,隻是有人幫你出麵解決外麵的事情。”風望舒目光發酸,朝玄老道:“可這麼多年,我都在下麵陪著你,就因為我冇了利用價值,你就要殺了我?”

玄老隻是嗬嗬的笑:“有冇有價值,你不是都知道嗎,還問我。”

風望舒臉露出傷感,最後隻是捲了卷飄帶,抬眼看著墨修道:“他看破了我隻是臥底。”

我現在不知道風望舒到底是哪麵的間諜,也不再去管她的真假。

畢竟,就算我用神念探她,也不一定能看出來什麼。

對於風望舒而言,在風家出現動亂的時刻開始,她的人生就已經不再是原先風羲還在的時候了。

以前她的每一步,都有風羲在指導和引領,還有著風羲在後麵技撐著。

可風家動亂後,她每一步都是讓她自己選擇的。

當初風家叛變,我們共商對付風家的辦法,她表麵上是站在我們這邊的,暗中卻按玄老的提示,藉著阿娜的軀體,進入了華胥之淵。

那時已經在躲避和風家正麵衝突,兩邊都不得罪了。

再從華胥之淵出來,她一邊假意黑化,說是在華胥之淵幫我探訊息,一邊卻又何嘗不是在幫華胥之淵,探我們的訊息。

雙麵間諜,兩邊通吃,兩邊都是真的,亦或兩邊都是假的。

對她最有利,她就選擇站在哪一邊。

月有陰晴圓缺,風望舒自然也是多變的。

從後土出來,她就知道自己的價值在減少,所以很快的解開了蛇紋典籍。

估計在原先的時候,她就解開了不少吧,要不然她不會對那條青虹披帛掌控得這麼好的。

風望舒見我們都冇有護著她,立馬轉手引著那條披帛護身,看著玄老道:“就算你不用我幫你掌控風家,可後土不會幫你解譯這些蛇紋,我還有你說的最關鍵的那一部分冇有解釋出來。”

“如果我死了,那捲蛇紋典籍現在墨修手裡,你搶不回來。我全部看過了,隻有我記得。”風望舒好像連隱瞞都冇有了,一臉勝券在握的看著玄老:“你不是也還想……”

“我想什麼,你就知道嗎?”玄老嗬嗬的笑著,如同看著一個調皮孫女般的眼神看著風望舒:“你以為他們不知道你想什麼?這種留著一線生機的法子,你以為墨修和何悅想不到。”

風望舒確實是聰明的,她知道後土醒來,恢複記憶,蛇紋對於後土而言,根本就不是事。

所以解開了一些,彰顯她的作用。

但現在局勢未明朗,她依舊得兩麵顯好,所以來的時候,又帶上了這卷蛇紋典籍,在墨修麵前,彰顯她的作用。

留上一些,是為了她不在華胥之淵失去價值。

可惜的是,她其實一直以來都想錯了一點。

後土都認得蛇紋,玄老既然代太一,負河圖下界,送給伏羲,又豈會不認得蛇紋。

就算玄老身為玄龜之時下界,不認得蛇紋。

可他在風家藏匿了數萬年,風望舒都學會了,他還冇學會嗎?

所以她今天來,其實就已經輸了。

既然蛇紋典籍拿到了,風望舒是死是活,都輪不到我和墨修出手。

何苦已經悄然的站在了風望舒不遠處,朝我和墨修笑了笑,示意我們隨意,風望舒交給她看著。

我隻是站在何壽背後,朝玄老道:“婚宴就要開始了,還請玄老入席吧。”

“好。今天這杯喜酒,老夫喝定了。”玄老似乎真的不是來砸場子的。

還從懷裡掏出一塊黑玉,雙手捧著,遞給墨修道:“風少主還是少女心性,想等著你和何家主拜堂關鍵之時,再阻止。老夫也不好阻止,禮送晚了,就當是個意思。”

他朝墨修遞了遞:“蛇君和何家主,自然是用不上的,就送給小蛇君當個玩具吧。”

那塊黑玉,通透沁潤,裡麵好像隱隱的有著流光閃動,似乎還夾著什麼圖案。

何壽對於這種上古時的寶物,都是很有眼力勁的。

立馬朝我道:“你不是看過《拾遺記》嗎?顓頊篇還記得嗎?當初黃帝之子昌意出遊,遇到有黑龍負玄玉圖,同時有老者諫言。說的,就是這塊玄玉圖!”

“有冇有看錯?”我對於這種事情,隻是見於書本,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顓頊》篇我有點印象,因為龍岐旭刻意跟我提過,真正絕地天通的天帝,就是顓頊。

所以當時我還挺怨他的,如果不是顓頊,或許這世間還有神明,天地間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而顓頊篇的開篇,講的和何壽說的一樣,昌意遇到了揹負玄玉圖的黑龍,和一位老者。

而老者斷言,他生子必葉水德而王。過了十年,就生下了顓頊,手有文如龍,亦有玉圖之象。

當然顓頊天帝,有絕地天通之功,在眾天帝之中,算是大功德的。

可這塊玄玉圖,怎麼到了玄老手裡?

他這個時候提到送給阿乖,又是幾個意思?

還有那顓頊手有龍紋,還有玉圖,似乎左右手都有圖案。

和阿乖,手握日月,有點相像。

就在我好奇的時候,玄老捧著那玄玉圖慢慢扭頭朝我看了過來。

那張臉,慢慢變得蒼老而仙氣飄飄。

“老不死的死烏龜!”何壽暗罵了一聲,朝我道:“那跟著負玄玉圖黑龍的老者,怕就是這貨。”

何壽暴躁的暗罵了一聲,朝墨修道:“彆接。”

我這會回過神來了,這位玄老在中國神話史上,怕做了不少事情。

朝墨修沉眼搖了搖頭。

這種東西,還是不要的好,就怕又是一個坑。

而且他明知道阿乖被封在問天宗的山腹裡,卻還刻意拿出這和顓頊相關的玄玉圖出來,極有可能暗指著什麼。

顓頊,手有龍紋玉圖,卻絕地天通。

阿乖手握日月,掌定乾坤,難道這中間當真有什麼關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