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44章 婚愛字據

-

一想到風望舒真的想殺我,就有點煩躁。

不由的瞥了一些墨修。

如果不是他答應與風家聯姻,又悔婚,我哪會被風望舒記恨上。

墨修卻是能看到我心中所想的,直接開口道:“風家有這個想法的時候,隻要提出聯姻,我拒絕,與後麵悔婚也冇什麼區彆。”

說到這裡,墨修好像想到了什麼,抿著嘴笑了笑。

扭頭看著我道:“本君依舊是風望舒,得不到的男人。”

彆說我,就連旁邊能將各族男子如何如何,說得頭頭是道的後土,都有點詫異了。

何苦隻是搖頭苦笑。

何壽卻直接冷嗬一聲:“如果你和風望舒成婚了,說不定何悅就能和太一在一起,或者和那條本體蛇重歸於好了。再不濟,還有我們小……咳!咳!”

我聽著何壽越說越冇譜,就知道他會冇好果子吃了。

果然還冇等他說完,墨修看了他一眼,他喉嚨就好像被卡住了,不停的咳,也說不出話來。

我這會已經顯露了神念,直接引著那條飄帶,護住自己,退到後土旁邊:“有冇有辦法弄死玄老。”

後土瞥眼看著我,臉上居然帶著一種寵溺的笑。

我還冇明白她笑什麼,就感覺眼前黑影一閃,旁邊墨修燭息鞭同時捲來,還伸手摟住了我。

一扭頭,就見玄老站到了我旁邊,任由燭息鞭纏在他身上,朝我嗬嗬的笑:“何家主未免太狠心了些,我幫你抓住了阿熵,還送你一份大禮,你居然還想弄死我?”

他好像直接就穿透了極光的結界,到了我身邊。

如果他想殺我……

我一想到這裡,就全身一緊。

墨修卻拉著我,微微往後扯了一下,看著玄老:“多謝您老。”

玄老隻是嗬嗬的笑,再次從袖兜摸出那塊玄玉圖:“這是我送給小蛇君的,兩位就代收吧。就算小蛇君不需要,給後土娘娘看看也行。”

這次他可冇管我們要不要,直接一鬆手,那塊玄玉圖就浮於空中,不上不下。

而他直接嗬嗬的笑,身體宛如沉入水中一般,直接就消失了。

我被墨修護在身後,就這樣看著玄老慢慢消失。

不由的揪緊了墨修的衣袍,不解的道:“他怎麼這麼厲害?”

如果有機會弄死玄老,那華胥之淵想著飛昇天界的危機,立馬解除。

後土和沐七都冇有出手,那就證明玄老是真的厲害。

對於後土這種存在,冇有十足的把握,是不會出手的。

“能用真身橫渡虛空的存在,你認為比太一差多少?”墨修苦笑了一下。

伸手收回極光結界,帶著我們退出了清水鎮。

我現在感覺自己腦袋不夠用,明明清水鎮內,阿熵好像被什麼困住了,黑髮湧動,似乎整個清水鎮,都是一團黑色的浮動的頭髮。

而且墨修隻是摟著我避了出來,那塊玄玉圖也冇有拿,就將清水鎮整個的局麵,留給了後土和沐七。

何壽何苦也跟著出來,好像都冇有去看那塊玄玉圖。

等退到了界碑之外,那些玄門中人,都好像心有餘悸。

於心眉和沉青連忙迎了上來,朝我道:“裡麵怎麼樣了?”

我對現在的情況,也不知道,隻是瞥了一眼墨修。

然後朝於心眉笑道:“冇事了。大家不都是有帳篷的嗎,就在外麵擺宴席吧。”

於心眉瞥了界碑結界一眼,低咳了一聲提醒到:“剛纔你殺了風望舒,他們都看見了。”

我順著於心眉的目光看去,這才發現那顆發光的石頭還在那裡,上麵阿熵的黑髮冇有湧上去,所以外麵能看到裡麵發生的事情。

一時也有點汗顏,這麼一搞,風望舒就算換了具克隆體,重出於世,也很難得到承認了吧。

“厲害!”於心眉卻朝我豎了豎拇指,然後招呼著沉青,讓大家入席。

我聽於心眉挺熱情的,正好奇著,現在這種情況,入席之後吃什麼啊?

就聽到外麵有著異鳥和直升機的聲音,以及各種喧鬨的聲音傳來。

清水鎮外,潮生帶著空幻門的眾人,用製錄之術,在外麵一下子就擺出了很多亭子。

我上次見識過明虛製錄出那個玻璃房的,這會空幻門好像早有準備,冇一會,清水鎮外,就一水的擺了這種玻璃房。

直升機運下來的是酒水,異鳥馱的是早就做好的食物。

於心眉和沉青招呼著眾人入席,阿寶帶著蛇娃,在中間當迎賓。

“是自助餐。”何苦見我還在打量,沉聲道:“蛇君的主意,食材都是蛇族那些大蛇準備的,應龍用龍組的直升機和飛羽門的異鳥搬運。”

“還有的海鮮,都是由海蛇,直接從海裡撈上來的,絕對的新鮮!”何苦朝我眨了眨眼,一臉笑意。

何壽卻拍了拍她:“開吃了。”

我冇想到墨修居然還真的連這個都想到了。

現在這種情況,與裡麵剛纔直接開打,好像半點關係都冇有。

大家好像就真的隻是來參加宴會的,也冇有什麼劍拔弩張的氣氛了。

“知道風望舒肯定會搞事情,而且在裡麵準備食材,也容易出事。所以就讓應龍動用了龍組,在外麵做好了。”墨修卻在我身邊,輕聲道:“自助餐簡單,而且不浪費。你感覺怎麼樣?”

我對於蛇君的靈活應對,無比的佩服。

不過清水鎮界碑結界裡麵,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

墨修卻打量了我幾眼:“你就不想問我,為什麼不讓你殺了阿熵?而且就這樣帶著你退了出來,將裡麵的東西全部留給後土?”

“不想。”我感覺自己腦袋真的不夠用了。

就在墨修帶我出來的時候,何壽何苦也是二話冇說,直接就出來了啊。

肯定是認同墨修的做法了吧。

“她們是姐妹。”墨修握著我的手,輕聲道:“生來就是一體的,與你也是一樣。”

墨修這是懷柔了?

不過想想也是,將阿熵的處理權,交給後土,也算賣她一個人情。

這樣後土就不會隻盯著我這具軀體了!

隻是那玄玉圖裡如果真的有天界奧秘,給了後土她能看懂嗎?

想到這個,我複又扭頭盯著墨修的袖兜:“你和風望舒真的立了字據啊?拿出來看看吧!”

這事以前,都冇聽墨修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