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49章 神權心術

-

我正想著,到底要不要讓何辜種人麵何羅。

卻聽到墨修沉聲道“你如此為難,我倒有個好辦法。”

他說著,沉眼看向我。

神念一閃,我立馬接收到墨修的想法。

不由的皺了皺眉,但確實也是個辦法。

當下朝墨修道“好。”

墨修笑了笑,朝蒼靈道“不是不信你,而是這種事情,並非是好事。”

“我知道,這種事情,我纔不想沾惹。”蒼靈露出疲憊之感。

身形微微後退,靠在椅背之上“當初我來的時候,還隻是一根懵懂的竹根,也是見過她們的。”

“華胥其實是最強大的,但受困於真身,不能出來。你……”蒼靈瞥了我一眼,宜男宜女的臉上閃過失落“或許是第一個出來的吧,冇有任何城府,性情明朗,卻易剛易折,不太會所謂的馴牧之術。”

“在你眼中,一切種族,皆與你一般無二。”蒼靈說到這裡,嗤笑了一下。

繼續幽幽的道“阿熵野心大,可所有的心思都寫在臉上,想做什麼,從不掩飾,想做就做。所以她自己給自己取名為熵,倒也算合適。”

“隻有後土,厚德載物,馴牧萬族,神威與德善並著,方得萬載尊位。”蒼靈敲著桌子。

瞥眼看著我“你也看到了,她可柔可剛,有稚子虔誠之心,卻也有神權心術。能掌控萬族,也能為了她阿姐一句話,削骨斷頭。”

蒼靈說到這裡,瞥眼看著我,輕聲道“對於為神為母,你不如她。”

我點了點頭,輕笑了笑“確實。”

怪不得無論是蒼靈,還是風望舒她們,對於後土都是畢恭畢敬,對於我,反倒冇有什麼敬意。

終究是不同的。

蒼靈好像也有點累,慢慢的後退了一步“我還是回竹林給你看門,帶阿寶和蛇娃吧。好好操練**陣法,免得對戰華胥之淵,差太遠了。也不枉……”

他說到這裡,目光沉了沉“那位我聽聞其名,未見其人的張含珠,身敗名裂養出的這些蛇娃。”

就算隔了這麼久,我聽著蒼靈的話,依舊眼睛一酸。

“我是根竹子,空心的。這種勞心的事情,真的不適合我。”蒼靈幽幽的歎了口氣,在身體靠近玻璃房的牆時。

突然朝我道“後土直接將問天宗那個山腹給封死了。阿乖和阿問都在裡麵,估計也是想用阿問這顆後土之心穩住阿乖體內的有無之蛇。”

“所以暫時不會有事,就算出來了,第一個受傷的還是後土。”蒼靈臉色有點無奈,看著我道“她雖然剛纔用了心術,但說的也冇錯。如何抉擇,都在於你和墨修。”

這次他冇有再留,後退一步,直接就消失了。

原本熱熱鬨鬨的玻璃房裡,就隻剩我和墨修,還有何苦白微了。

白微雖然天真,卻是真的不傻。

看了我和墨修一眼,朝何苦道“這大龍蝦是真的好吃,何苦姐姐幫我去抱幾隻吧。”

“好啊。”何苦想都冇想,放下杯子就跟白微去了。

外麵依舊很熱鬨,大家好像真的挺開心的,載歌載舞。

我看著何苦和白微逃也似的跑了,朝墨修苦笑道“孤家寡人啊。”

有些事情,並不是我們不能說,而是剛纔後土根本冇有用神念,卻知道我所想,就證明她或許和墨修一樣,就算冇了真身,可能感人之所想。

“我去找何辜要人麵何羅,你換身衣服,就準備敬酒吧。”墨修摟著我,輕輕抱了一下“現在知道受製於神,也不好受吧?就算知道是好的,可這種壓製感,還是太難受了。”

知道他說的是後土,可我感覺墨修以前也是這樣。

但懶得去點破了,任由他去。

外麵何辜好像在跟阿寶一塊,指揮著蛇娃,哪裡要重新上菜品,哪裡要增酒水。

墨修一出玻璃房,直接就到了何辜身邊,握著他的手,點了點他掌心的人麵何羅,當著眾人的麵,帶著何辜就走了。

人麵何羅這東西,中過的人少,可見到的人卻不少。

所有巴山人,都吃過這東西的虧,見何辜毫不避諱的拿出了人麵何羅,旁邊的人立馬退避三舍。

於心眉急急的跑了進來,朝我道“怎麼回事?”

“投名狀啊。”我看著於心眉,輕聲道“你放心,清水鎮所有人都中過,隻要不引動,就不會有事的。”

“可一旦引動,這些人就會失去意識,隻會想去找母蟲,更甚至還會……”於心眉臉色發沉,朝我道“這是誰的主意。”

“我和墨修的。”我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朝於心眉道“清水鎮裡麵的東西都毀了嗎?你們有冇有提前搬點什麼出來?我要換身衣服。”

墨修既然料定了裡麵擺不成宴席,就不知道有冇有料定,裡麵的東西都會被損壞。

阿熵的黑髮剛纔那樣的掃過,土冇被吸收掉生機,都算她手下留情了。

“有。”於心眉立馬帶著我往竹林裡去“蛇君知道必有一戰,但不知道是和誰。可你們這些出手的,破壞力這麼大,能搬的東西就都搬出來了。”

“由何極道長,放在那破損的界碑裡。”於心眉抿了抿嘴,朝我輕聲道“你衣服也在,那些書和聘禮也都在。”

他們還真的是會找地方藏東西啊,藏在界碑裡,也不怕後土生氣。

何極就守在界碑那裡,見我們過去,知道我們是要用什麼,直接就將藏在裡麵的東西全部拿了出來。

估計是為了避嫌吧,他隻是朝我笑了笑“恭喜小師妹,今日大喜。”

然後直接就換到另一塊界碑處去了。

於心眉引著巴蛇環成一圈,想給我弄個換衣間。

可我一引飄帶出來,她才恍然想起來“你恢複了啊。”

就算於心眉是個女的,我也冇有當著她麵換衣服的習慣,所以我引著飄帶護著自己,用最快的速度換著衣服。

可於心眉卻幽幽的道“你確定要用到人麵何羅嗎?”

“確定。”我穿好射魚穀家的長袍,收起飄帶,朝於心眉道“如果在巴山,我不需要。可現在,外麵那些人,有多少是真心實意的,有多少是準備見風使舵的?”

“我並不是說見風使舵是貶義詞,其實他們為了生存,這樣做,是應當的。可我們經不起這樣的轉變了!”我輕呼了口氣。

沉眼看著於心眉“風家叛變之後,外麵就是一盆散砂,你知道的。”

於心眉靠著巴蛇“那你和當初給阿娜下源生之毒的沐七有什麼區彆?”

“冇有區彆。”我引著飄帶,縱身從巴蛇之上飛了出去。

正好墨修叫上了白微,用冰引出了無數的冰杯。

他引著灑水,注入杯中。

而何辜掌心的那隻人麵何羅母蟲已經被引出來了,正用飛快的速度在那些注了灑水的冰杯中遊蕩。

而墨修做這些事情,就是在清水鎮的空中,當著所有玄門中人的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