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51章 共飲一杯

-

做什麼事情,都最怕冷場。

這飲酒的事情,按理就該齊聲歡喝,大家舉杯更飲。

可阿寶帶著蛇娃喝了一波,巴山人因為言語不通,讓於心眉翻譯之後,又喝了下一波。

但兩波過後,下麵依舊一片沉默。

墨修握著我的手,緊了緊,冷嗬了一聲“大家不是要與我和何悅,共同迎對風家叛變,應對華胥之淵的嗎?現在不過是一杯酒,大家就不敢了嗎?”

“這酒雖然有人麵何羅爬過,大家也見過清水鎮居民,身帶人麵何羅卵,血脈流傳千年,依舊冇有任何感覺。如若不相負,大家豈不是相安無事,何需如此權衡。”墨修語氣慢慢變得平和了。

我看著下麵玄門中人都黑沉著臉,那些在最外圍的新興教派,已經開始竊竊私語了。

一經有人發聲,整個場麵立馬就轟的一聲,全部炸開了鍋。

白微耳朵尖,好像聽到了什麼氣急了,立馬蛇身一昂,到了我和墨修身邊“就算有毒,又毒不死。就不敢喝了嗎?”

“他們現在還說讓後土來主持大局,說她纔是真正的神母,說你原本登神墮魔都不過是一念之間,如果以後再有人惹你,如果引動人麵何羅……”小神蛇說到這裡,好像想起了什麼。

立馬扭頭看了一眼站在地上的何辜,猛的化出神蛇之身,發出一聲高吟,蛇身環轉,瞬間就將那議論的聲音壓了下去。

等下麵再次安靜之後,白微才沉聲道“你們也看到了,人麵何羅的母蟲並不是在何悅手裡,而是在何辜手裡。何辜道長,心繫蒼生,不會亂害人,你們都信不過嗎?”

我瞥眼看著白微,感覺她雖然聰明,可真的是環境太過單純了。

這些人單心的,並不是誰掌控著人麵何羅,而是不想受製於人。

就算讓他們喝下這酒的是後土,他們也會懷疑後土的目的,人心本就是如此,無關好壞。

朝白微笑了笑,示意她不要急。

可白微卻冷哼一聲,猛的一轉手,一道寒風一卷,直接從最外圍一個全是孩子的新興教派,捲了一個冰盞回來。

就像蛇娃一般,直接昂首,就將冰盞吞進了腹中。

然後化成人身,挑釁的看著下麵的眾人“我神蛇一族,先祖白矖,不畏生死,隨媧祖補天。我阿爹阿孃鎮守一方之門,今日我白微在此,與何悅同生共死,應對**之亂。”

“你們不敢,我敢!你們怕死,我不怕!”小神蛇似乎真的氣到了,一昂首就氣鼓鼓的走了。

隨著她一走,下麵氣壓好像更低了。

而何苦卻突然一轉狐尾,也從那童子教捲來幾個冰盞,遞給旁邊的何壽何歡,還有何極。

朝懸於空中的我和何壽,虛舉了一下。

何壽更是哈哈大笑“貴子你們早生了,百年對於你們而言,太短了。我們這些師兄,就不說吉利話了。”

“就借小神蛇的話,共飲此杯,同對**之亂。”跟著一昂首,化出龜首,也是連酒帶盞一口吞了。

問天宗眾人都喝了,下麵又開始有了竊竊私語。

突然一聲畢方清嘯,沉青推開了木茂,縱身立於畢方之上。

伸手一把就抓過冰盞,全部塞在嘴裡。

或許是真的太冰了,她凍得臉都有點扭,塞得小嘴都鼓起來了。

估計也感覺不太好看,連忙張嘴昂首呼了口氣,哢哢兩下,將冰盞給咬碎,咕嚕的吞著酒水。

然後吐著凍麻的舌頭,朝我道“無論你日後為神母也好,巴山巫神也罷。就算你什麼都不是,隻要你是何悅,我就認你!”

她說完,低頭看著下麵飛羽門的人“我隻不過是臨危受命,成了門主。喝下這杯酒,也隻不過是我一個人的意思,你們如若不想喝,大可不必勉強。如果墨修和何悅用強,就算我和畢方拚儘全力,也會阻攔他們,讓你們安然離去。”

她這話,還挺有意思的。

喝了那杯酒,是因為信我。

阻止我和墨修用強,逼飛羽門那些人喝,是因為她的職任。

她冇有勸,隻是表明態度,卻又讓人尋味,而且似乎不喝,又對不起她這番話。

我和墨修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欣慰。

那個帶著畢方,初入巴山,臉上還有著稚氣和怯意的小姑娘,纔多久,卻能鎮得住大局了。

隨著沉青落音一落,飛羽門眾人似乎目光動了轉。

還冇等他們打定主意,潮生就一縱身,腳踏明月,到了沉青身邊。

手裡捏著冰盞,有點不好意思的看著沉青“你吞太快了,該等我一起的。”

“對!對!你們就該一起!”何壽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上了頭,完全不怕事大,吆喝道“沉青,你該和潮生一起,再來一杯。”

他立馬還朝白微道“快給人家送個冰盞啊,有冇有酒都沒關係,這成雙成對的,纔好看。”

白微氣也不生了,連忙笑嘻嘻的揮手,一個冰盞就到了麵前,還特意倒滿了酒,親自送到沉青麵前“就憑你這意氣,雖說蛇鳥相對,我家都不喜歡鳥,但我喜歡你!”

沉青有點靦腆的笑了笑,看了一眼站在她旁邊的潮生,臉突然一紅。

接過冰盞,與潮生對視一眼,兩人朝我和墨修輕輕舉杯,跟著又是直接塞進嘴裡。

我不知道這是小神蛇以術法引出來的冰盞好吃,或是吃了好呢,還是感覺這樣連盞吞更有豪氣。

但隨著潮生和沉青共飲,下麵飛羽門和空幻門的,紛紛抬手握盞,對著我和墨修沉聲道“祝蛇君與何家主大喜!”

無一例外,全都是囫圇著連冰盞吞了。

隨著這兩門打開,辰州符、五仙派各玄門都紛紛握盞,恭賀我和墨修。

卻也都是將冰盞直接吞了。

每吞一個冰盞,那纏著的極光就會消失。

到最後,隻剩道道縷縷的極光,全部牽向了那些新興教派。

不隻我和墨修,連其他玄門,對他們也是積怨以久。

所以這會,全部都扭頭朝他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