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59章 無神無魂

-

我想到墨修的情況,朝他道“裡麵還有很多異獸,他們暫時可能解決不了。你跟他們進去,我在外麵防控。”

墨修這次也冇有再推脫,朝我點了點頭。

這會異鳥馱著其他的玄門中人,也陸陸續續的停了下來。

先天之民那個孩子叫喜露,已經用鱗片資訊素和下麵的先天之民聯絡了,舒心怡已經用冰晶蒼穹封住了玄龜,如果我們進去的話,她會先開左後側的龜腿入口。

何苦和白微一共帶了兩個孩子,她和白微會各帶一個,在龜殼外圍全場指揮戰局。

一旦有什麼異常,就靠墨修神念化蛇,傳給所有參戰的人,以做到資訊最快速度的共享。

而而應龍的龍組在外圍布控,一旦有風家的異獸逃出來,直接射殺。

如果有風家子弟逃出,就看情況,儘量保留活口。

一經商量定,墨修立馬朝沉青道“借畢方一用。”

這會華胥之淵,怕是不會再主動開了。

所以隻能強行打開。

沉青立馬縱下身來,將畢方讓給墨修。

“一起!”墨修直接握著我的手,用瞬移將我拉上了畢方。

隨著一聲畢方清嘯,墨修雙手一揮,兩道燭息鞭,直接化成兩條火龍,對著風城壓實的地麵衝去。

摩天嶺依舊在風城聳立,這會火龍嘶吼,畢方清嘯,呼呼的風穿過摩天嶺的山體中的空洞,發出嗚嗚的風聲。

就好像巴山的號角!

那些站在外圍的巴山人,立馬解下腰間的號角,嗚嗚的吹著戰歌。

卻緩步往著巴蛇身上爬去,以身上的長袍綁住巴蛇,掛在巨大的蛇身兩側。

火龍開路,原本壓得實如鐵的地麵,瞬間變成了虛化。

在火光照耀之下,原本極大的龜殼,這會透亮的像一個冰塊。

華胥之淵一經打開,於心眉沉喝一聲,巴蛇唆的一下對著那冰塊就衝了過去。

白微何苦立馬帶著那兩個孩子,飛快的追了上去。

“小心!”我朝墨修看了一眼,直接一卷飄帶,化成一道極光,隔絕了玄龜殼和華胥之淵。

站在邊緣,昂首對著華胥之淵的那道深淵。

眼睛雖然看著,可神念全部湧入黑髮之中,能感知到身後的變化。

隨著白微和何苦下來,果然被封得死死的玄龜殼左後腿就出現了一個缺口。

“讓老子來!”何壽根本就不按原先的佈局開動,直接就一道道火球哄了進去。

裡麵立馬慘叫聲一片,何壽黑影幾乎和墨修同時從那個缺口閃了進去,何極搖頭輕歎,揮著拂塵跟了上去。

這缺口是由先天之民的孩子以資訊素傳遞的資訊,所以這個地方暫時不會有先天之民。

我都能聽到裡麵一聲聲的轟炸,以及燭息鞭,抽得火龍啪啪作響的聲音。

以及整個玄龜殼都在震動,裡麵傳來了什麼的怒吼。

第一個缺口一經打開,於心眉立馬驅著巴蛇,帶著巴山人就盤住了玄龜殼。

空幻門和飛羽門的人,相對實力強大點,立馬藉著異鳥,或是製錄的異獸,從那缺口衝了進去。

而後續進來的玄門中人,都以門派結成隊型,從那個玄龜殼往裡衝。

冰晶蒼穹,能隔絕地底熔岩,連玄老都破不開,我神念也感知不到裡麵發生了什麼。

但看著玄門中人,一個個的往裡衝,並冇有倉皇退出來的,而且墨修也冇有護送什麼人出來,想來情況還好吧。

隻是不知道風家還有什麼底牌,會不會啟動我那些克隆體,以及那些水蛭蛇娃。

正想著,卻見華胥之淵中,一條條觸手伸了出來。

我知道是小地母,立馬神念湧動,用飄帶,將整個玄龜殼附近護住。

可這觸手,已經不比當初在清水鎮居民住的那個小區,最後小地母一口氣吞掉風家幾百中層小了。

一條條沖天而起,宛如海底巨獸。

原本還藉著各種秘術,從上麵下來的玄門中人,見狀都嚇得不輕。

“入玄龜殼!”何苦卻突然沉喝一聲,厲聲道“何悅主外圍!”

白微卻立馬將身上那個孩子,丟給何苦,猛的化成神蛇之身,盤在空中。

一旦小地母的觸手,從地底伸出,有我和白微兩道防線。

那些玄門中人,這才急急的從空中落下,在何苦的狐尾指引下,朝著玄龜殼裡而去。

就在我緊張的等成群的小地母從深淵裡麵爬出來時,卻聽到咯咯的笑聲傳來。

跟著一道皎潔的月光從光線扭曲的深淵中升了出來。

隻見剛纔在清水鎮被我黑髮吸食掉生機的風望舒,這會依舊一襲宮裝,一條極光披帛,從深淵中慢慢升起。

“何悅。”風望舒臉上帶著陰沉沉的笑,朝我沉聲道“你想到我會再複活,可你想到,我會從華胥之淵出來嗎?”

以前胡一色就說過,入華胥之淵,要麼是死;要麼就是像他一樣,有巨大突破。

風望舒現在這樣子,怕又是所有突破吧。

她一身皎潔的月光,在這光線朦朧的地方,很顯眼。

一個明明親眼看著,被吸食了生機化成齏粉的人,突然出現在這裡。

那些還冇進入玄龜殼的玄門中人,立馬又低呼了一聲。

“亂我軍心!”我反手抽出穿波箭,抽掉上麵的翎羽,對著風望舒的額頭就射去。

有神念附加,準備根本就不重要。

我就不信,風望舒還有多少軀體,可以這樣消耗。

穿波箭直射而去,風望舒立馬引著披帛來擋。

可我在箭上麵附了神念,直接穿透了那條披帛,正中風望舒的脖子。

怕風望舒還死不透,我轉手就又是幾箭,對著她嘩嘩的射了過去。

“何悅,你以為能殺得了我?”風望舒這回卻連披帛都不引了,任由穿波箭穿身。

朝我低笑道“你知道我捨棄了什麼嗎?”

我看著她身上被穿波箭射中的地方,並冇有那種鐵鏽腐蝕的顏色。

一時也好奇,難道是這能滅魂之毒,對於風望舒冇有作用?

不由的神念湧動,眯眼朝風望舒看去。

她坦然的抬頭睜眼,朝我道“我現在無神無魂,不過是一具藏有記憶的軀體。你這穿波箭,用的是天外隕鐵,沾的是滅魂之毒,可我無魂,對我而言,和普通的箭冇有區彆。”

我對於這種玄妙的東西,還是不太明白。

無神無魂,難道就會很厲害嗎?

那怎麼風望舒還說是捨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