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69章 招降收編

-

極光也是光,穿不透風家那些密閉的石室。

在先天之民從裡麵發動戰爭的時候,玄老第一應對的,肯定是將那些核心的封起來。

怪不得墨修要造沉天斧,劈開那個玄龜殼。

應龍也知道,這麼大的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的。

跟我說完後,這纔看著下麵那些風家子弟:“這些人,你打算怎麼辦?”

“轉移去清水鎮吧。”我看著這些風家子弟,朝應龍輕聲道:“他們冇了石劍,估計還有點失落。但後續,我們還不知道華胥和玄老要做什麼,他們如果願意幫忙,自然是最好的。”

“你想招降收編?”應龍直接就是專業術語。

“龍組不是不能用武器參與嗎?就隻能用魔法打敗魔法咯,他們有兩萬人啊,肯定要收編啊。”我伸手拍了一下應龍。

想了想,扭頭看向白微:“你和何辜去找風唱晚和風冰消,還有風瑤風琪他們,讓他們先一步去清水鎮,安頓這些風家子弟。”

人在突逢钜變時,內心是最不安定的,對於以前熟悉的人,會有一種本能的想靠近和信任感。

這種不安定,我以前嘗過太多了。

如果有風唱晚和風冰消他們在清水鎮等著,這些風家子弟會安定一些,同時也希望他們以後能做出正確的選擇吧。

應龍卻突然開口道:“為什麼是清水鎮?那些界碑還在,如果後土想做什麼,就會很容易。”

她跟後土的隔閡,怕是有點深了。

“那裡有界碑,也是一層屏障,還有蒼靈。如果開戰,你希望是在風城,在清水鎮,還是在其他的地方?”我看著應龍,沉聲道:“我不想再看到其他地方,變成另一個清水鎮,或是風城了。”

墨修為了我們的婚禮,花費了很多心思,整個清水鎮宛如童話中的森林。

可阿熵一出來整個清水鎮,就又是一片荒漠般。

我伸手拍了拍應龍的肩膀,輕聲道:“你以前跟我說過,龍組其實可以解決這些問題,隻是你們的武器,殺傷性太大,不可逆轉,所以你們將這些事情,讓給我們來做。”

“其實我們的殺傷性也大,唯一的差彆,就是可逆轉。”我在應龍的肩膀上抓了抓,苦笑道:“所以清水鎮最好。”

應龍桃花眼中,閃過無奈,卻還是點了點頭道:“那我去安排。”

“不用你安排了,就讓玄門中人跟來時一樣,用異鳥,或是用製錄的飛鶴,轉移吧。比你們快,而且還隱蔽。”我鬆開拍在應龍肩膀上的手。

輕聲道:“再留一部分玄門中人,和你們一起看守著風城,一旦有事,也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通知清水鎮。”

應龍瞥眼看著我,眼波含霜,卻還是點了點頭:“好的,一切聽何家主安排。”

跟著朝我道:“你還有話和神蛇說吧,就勞何家主,送我下去吧。”

“好。”我看著應龍,冇有拒絕,直接引著飄帶,將她送了下去。

等她一走,白微立馬化成人形,看著我道:“應龍知道你在防著她了。”

應龍各方麵的素養都是經過訓練的,自然明白我這些安排的意思。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白微單純卻通透,伸手勾著我肩膀:“所以連應龍都知道,你單獨有事安排我,說吧?”

“你和風家關係不錯,多勸勸他們,早日招降收編。”我看了白微一眼,輕笑道:“也多幫我看著點應龍。”

白微目光流轉,無奈的點了點頭。

然後往我身後看了看:“墨修呢?”

“他有事忙。”我想了想,還是用神念將造沉天斧的事情,告訴了白微,同時告訴她,不要說出去。

白微目光微抬,卻還是點頭,跟著朝我道:“你這是不打算回清水鎮?”

“我去一趟問天宗,看一下阿乖。”我朝白微苦笑了一下,輕呼了口氣:“總得看一眼,才放心。”

“你是不放心阿乖,還是不放心……”白微眼睛慢慢收縮,變成了蛇眸。

“都有。”我一卷飄帶,朝白微道:“記得幫我哄阿寶,剛纔我去巴山,也冇有看到他。怕他回去之後,找我。”

“等一下!”白微卻在極光一閃的時候,直接又化成蛇身,追上了我:“那些從玄龜殼中帶出來的先天之民,還有那個叫舒心怡的族長,你打算怎麼辦?”

“帶回清水鎮啊。”我瞥著白微,沉聲道:“你打得過?”

白微連忙搖頭:“上古時期的種族,都善戰。更何況她們這種在地底熔岩處生存的種族,都是彪悍善戰的。”

她看了看,複又扯了扯我:“你就不打算往她們體內,裝個什麼?”

“不用。”我朝她搖了搖頭,輕聲道:“收人得收心啊。那些孩子都裝了竹根了,他們這一族,更看重種族存續,孩子更重要。”

所以龍夫人,能為了讓他們從地底出來,一個人承受了這麼多。

舒心怡為了能儲存這些孩子,能帶著那兩千族人,封了玄龜殼死戰。

既然我答應她們的,已經做到了,後續,她們如果想在地底好好生存,就看她們自己了。

雖說白微打不過,可如果舒心怡不守談好的條件,我和墨修,卻殺得的。

我想了想,複又朝白微道:“如果她們想入巴山,看那些孩子,你就帶她們去。”

“大氣!”白微朝我豎了豎拇指,跟著一轉蛇頭,就衝了下去。

我看著下麵已經開始撤離的人員,這才引著極光飄帶,直奔問天宗。

我去的時候,後土並冇有在那老廟裡,而是懶懶的靠在人形沐七的懷裡,看著地上被墨修戳出來的一個個的洞。

見我到了,也冇有吃驚,隻是沉聲道:“你兒子被困在這裡,你和墨修還辦這麼大的婚禮,這會想起兒子來了?”

“你可以讓我進去看一眼,對吧?”我看著後土,走到那被墨修戳出來的洞旁邊,蹲了下來。

伸著手指,在一個個的箭洞邊上也戳了戳:“是誰造的穿波箭?”

摩天嶺是阿熵搬入巴山的,山上那些洞是後來那條本體蛇,用自己的鱗片挖出來的。

也就是說穿波箭,是後麵造的。

可這東西,是誰造的?

居然能貫穿這後土真身所化的山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