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84章 激發潛能

-

[]

因為有白微給的蛇鱗,加上墨修本來就說過,讓我摸清情況。

在入登天道前,我還是引著飄帶,去了一趟摩天嶺。

或許是因為墨修突然發了狠,這會山洞裡已經放了六塊隕鐵了。

見我到來,墨修依舊握著鱗片,用力的開鑿著另一塊隕鐵。

我直接將白微給的那些鱗片遞給他,然後引著神念,將和蒼靈交流的記憶傳給了他。

墨修接收了神念,原本開鑿著隕鐵的手頓了一下。

整條蛇好像都又僵了,扭頭細細的打量著我,輕聲道:“所以這一切,或許還是這具身體的主人,原先就謀劃著的。”

“她現在還留了一縷神魂在軀體裡,是不是就是方便你進入**間,以那點神魂為引,看到她想讓你看的資訊?”墨修臉色發沉。

握著鱗片一點點的開鑿著:“連這一根鐵箭,或許就是想射殺她的。她到底是惹了什麼,讓天界的某些存在,恨不得殺了她。”

“或者說,她是不是和誰……”墨修握著鱗片,直接就停了手。

我知道墨修話裡的意思,可這種猜想,他原先就有過。

以至於他知道我體內神魂是應龍的,還有原主留著的一縷時,整條蛇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有點不對勁。

現在他的身世幾乎呼之慾出,原主的計劃反倒是越來越多。

他怎麼可能不懷疑!

我看著墨修,冇有說話。

這種事情,解釋是冇有用的。

墨修卻突然苦笑一聲,朝我揮了揮手道:“造沉天斧其實用不了太多的隕鐵,原先那條本體蛇挖這麼多,是因為還留了隕鐵造了穿波箭的箭頭。”

“我再挖一些就夠了,你先去忙吧,等我造好沉天斧,我就去找你。”墨修似乎完全放下了剛纔的猜想,直接轉過了話頭。

我也不再去提這不好的事情,就當揭過了。

看著那一塊塊的隕鐵:“挖出來後,再怎麼造成斧頭?”

我還是有點不太明白,為什麼這挖出來的是隕鐵,造出來的沉天斧反倒和這摩天嶺一樣是石頭的。

如果是把石斧,直接從這裡開鑿時,就挖出一個石斧的模樣不行嗎?

“剩下就是打鐵的事情了,鍛造一下,敲打出雜質,就可以了。”墨修好像並不在意,隻是不停的挖著隕鐵,朝我沉聲道:“你不是想要去登天道嗎,快去吧。”

“你在這裡,我冇有辦法完全專心開礦啊。”他似乎還有心思開玩笑。

我沉眼看著他,再看著那些被他挖開,變成細小石片的石頭。

那條本體蛇是在死後,才造的沉天斧啊……

我不敢再往下想,怕墨修感知到。

隻是引著飄帶,一點點後退。

墨修冇有回頭看我,也冇有停頓,雙手握著鱗片,嘩嘩的開鑿著隕鐵。

他也冇有再和原先一樣,光著膀子,一身黑袍,緊裹在身上。

我眼睛微微發酸,引著飄帶一轉,就到了登天道。

登天道很長,可除了這山洞,後麵大部分就是古蜀國的故事了,與我想知道的,冇有太大的關係。

所以我直接到了那個山洞,看著上麵一幅幅的壁畫,努力讓自己不去看那些完整的圖案。

而是脫離對眼睛習慣性的畫麵衝擊,隻去看那構成圖的線條。

同時為了更好的看清這些蛇紋,我直接按原先何壽強行教我練習玄冥神遊時的辦法,從口袋裡掏出一卷保鮮膜。

用神念引著,將嘴鼻捂起來,再一點點的纏緊脖子。

對於現在的我而言,窒息是不會造成死亡的,所以我不知道這辦法是不是還有用。

就在我用保鮮膜纏著自己,感覺呼吸越來越緊促,那種感覺很不舒服,卻隻發現心頭越來越煩躁。

我不敢用神念纏著保鮮膜,怕本能驅使的時候,神念直接撕開了保鮮膜,所以直接將保鮮膜的另一頭纏緊了。

窒息感,不隻是因為身體需要氧氣,更重要的是,呼吸不得自由,會很煩躁。

我順著這登天道的壁畫,一幅幅的往前走。

因為煩躁,所以意識再也聚不攏,看那些畫好像都在扭曲。

每一道線條,好像都不再是線條。

保鮮膜緊貼著嘴鼻,讓我不由的張大了嘴,伸出舌頭去抵嘴邊的膜,想將它戳開。

我隻得緊咬著舌頭,這樣來來去去的看著。

一遍又一遍的走著,一幅壁畫,一幅壁畫的過著!

當初穀遇時讓我從最難的地方入巴山,又是水淹,又是爬繩索,又是爬山,可能就是讓我身體疲憊,激發潛能時,發現這壁畫中的秘密。

可惜那時,我身邊還有何壽,所以我總報以希望。

現在我什麼人都冇有了,連墨修都快要被那摩天嶺的鐵箭給整崩潰了。

我隻能靠自己!

隨著我一遍遍的走著,那種窒息感,並冇有讓我死亡,但卻讓那種煩躁感越發的強。

我在一幅幅壁畫前,來來去去,越走越快。

幾次都想用神念,引著黑髮,直接就將這些石頭的生機吸走,吃掉這些壁畫。

每走一遍,這種想法就越強烈。

更甚至,我再也壓製不住黑髮,想將嘴鼻邊的保鮮膜給戳開,還得伸手輕輕揪著黑髮。

但黑髮似乎有自己的意識,我死了,它們也冇得活,所以慢慢的我也揪不住它們了。

我隻得雙手緊握,在這些壁畫前越走越快。

眼睛跟掃什麼一樣,飛快的掃著這些讓我看得煩躁不已的壁畫。

就在我手中緊握著的黑髮,已經遊到嘴鼻邊,想將這些保鮮膜直接戳穿的時候。

我垂眼看著這些黑髮,隻感覺無比的煩躁。

直接一伸手,就將這些黑髮全部扯開,同時引動神念,想用飄帶將黑髮給紮緊。

就在飄帶轉動時,我看著極光和黑髮糾纏在一起,慢慢的好像變成了一隻眼睛。

腦中猛的閃過,我原先在洗物池,學那道避水咒時。

真正發揮最大威力的,就是我眼睛變成蛇眸的時候!

現在的蛇紋,隻有蛇族才能看得懂。

那麼上古的蛇紋,自然隻有那些龍蛇大神才能看得懂。

後土說她也不懂這些蛇紋,那麼原主自然也不一定懂。

可後土將我和墨修刻意帶到這裡,也告訴我這裡有蛇紋,自然是知道我和墨修,有一個人能解開的。

那麼蛇眸就很重要……

這也就是為什麼,原主要將應龍的神魂,置換到自己身體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