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85章 逼出蛇眸

-

[]

我一想到可以用蛇眸來看透這壁畫中的蛇紋,精神就是一震。

立馬扯開了貼纏在嘴鼻的保鮮膜,看著這些壁畫,猛的一引飄帶,朝著清水鎮而去。

或許是冇想到我這麼快回來,這次所有人都抬頭看著我。

我用神念一掃,就找到了幫忙烤竹筍的白微,直接用飄帶轉著她,同時直接纏住了何歡和何苦、何壽,全部一轉,就到了登天道。

何壽雖然哎哎的叫了一聲,但也冇有反抗,任由我用飄帶卷著他們離開。

等到了登天道的山洞裡,何壽看著這些壁畫,不解的朝我道:“你又想讓我陪你走一回登天道?”

我冇理他,隻是看著白微:“你們神蛇一族,有冇有讓人化出蛇眸的辦法?”

見白微不解,我直接將原先在洗物池,雙眼化成蛇眸時的記憶轉給了白微。

蛇眸看東西,和人眼是不同的。

或者說整個世界,其實可能並不是人類所見的這樣。

就像有的昆蟲有複眼,有的看東西隻不過是熱感應。

連貓眼抓捕動作的速度,都是人類的三倍。

當初我雙眼化成蛇眸時,看的東西與人眼看的都不一樣。

隻是那時很不習慣,所以感覺害怕。

“你體內本來就是應龍的神魂,如果覺醒,自然是可以變成蛇眸的,但要強行引出來,怕得要吃點虧。”白微瞥了我一眼,朝我沉聲道:“為什麼要變成蛇眸?”

我這才反應過來,剛纔太著急了,冇有將意圖告訴他們。

連忙用引著神念,將意圖告訴他們。

“你是想看……”何壽指著這壁畫,張嘴想說什麼。

何苦直接一轉身後的狐尾,將他嘴給捂住。

然後扭頭看了一眼何歡:“你有辦法嗎?”

我們現在要對付華胥,她也是曾經的神母之一,所以有些話,不能說,隻能用神念感應。

就怕一說,華胥就聽到了!

何歡瞥著白微:“小神蛇所說的那個辦法是什麼?”

“以冰針驅魄。”白微看著何歡,輕聲道:“她上次在洗物池有過蛇眸,都是在心力交瘁的時候。我們可以用冰針,壓迫大腦,讓她的腦袋感覺到上次那種危機,然後逼出蛇眸。”

白微邊說邊瞥著我道:“可很痛苦,也很危險。”

“你彆以為你冇有心能活,對著腦袋紮幾針就冇事了。要知道現在人類醫術發達,但心臟手術和開顱手術,是完全不同的。”白微盯著我,臉帶緊張:“而且你現在最強的就是神念,如果冰針傷及腦袋哪裡,就怕你連神念都冇有了。”

她想得還是挺全麵的啊!

我卻抬手,點了點自己的額頭:“當初阿問還釘了一顆鎮魂釘進去呢,還不是冇事。”

“那是紮的穴位,隻不過是鎮魂,自然冇事。”白微看了我一眼,眼中帶著那種看醫盲的眼神。

無奈的道:“我們是要用冰針刺激你大腦,你懂?就是要傷及大腦,逼你做出本能反應。”

我不由的嗤笑了一下:“不是還有其他的本能反應嗎?為什麼一定要刺激大腦?”

“因為你是要切換到蛇眸啊。”白微又歎了口氣,幽幽的道:“而且我不保證,你這次還能切換回來。畢竟以前的情況,和現在不同。”

“要不你自己試試,再找出那種蛇眸湧現的感覺?”白微居然還讓我自己想。

可我從斬情絲之後,心境更趨向於清冷,冇有原先那麼激動的情緒了。

哪還能再像以前一樣,靠著情緒讓蛇眸出現。

扭頭看了一眼何歡,他伸手捏了捏鬍鬚,朝我道:“既然時間緊迫,我認為可以賭一把。”

白微也點了點頭,看了一眼何壽和何苦,然後朝我道:“現在就開始嗎?”

她臉上似乎帶著擔心,輕聲道:“我怕把你紮成了一個傻子。”

“我來主針。”何歡輕呼了口氣,朝白微道:“你在一邊幫忙。”

何壽立馬開口道:“我去把何辜找來,讓他在一邊供著生機。何苦守著外麵,不要有人來打攪。”

我冇想到他們還挺慎重的,看著何壽直接就往外走,輕聲道:“謝謝。”

就算阿問不在了,這些師兄,依舊是我最大的依仗。

走到洞口的何壽頭也不回的朝我揮了一下手:“你可得努力點,我們見識過你用蛇紋畫下避水符時的威力的。你多學點啊,到時不用我們出手,也不用著開戰。”

“說不定,你學了蛇紋,一揮手,畫幾道符,直接就弄死那隻死烏龜,還將華胥永遠的壓回地底!”何壽說完,直接化成一道黑影,消失不見了。

他說的太過誇張,而且又冇有避諱,搞得何苦恨不得直接一狐尾將他抽開。

不過當初那道避水符,確實威力很大。

白微立馬開始用術法,凝結出一根根冰針。

那針比我黑髮都細,每凝結出一根,都要遞給何歡看上一眼。

何歡一邊打量著冰針,一邊朝何苦道:“等下紮針,最麻煩的不是外圍的,就怕……”

他瞥了一眼我,目光落在我黑髮上,苦笑道:“這些東西護主,一旦感覺到針紮的刺激,有危險,怕是會直接吃掉我。”

這確實是個麻煩。

我想了想,引著飄帶,將黑髮裹住。

然後朝何歡道:“等何壽來了,讓他製錄個龜殼,將黑髮壓住。”

“但估計也不能太久,所以你們紮針得快點。”我突然感覺挺慘的。

以前彆人虐我,現在我神念強大,冇有誰能虐我了,卻轉而要自虐了。

真的是慘得不能再慘啊!

或許是感覺到我的想法,何苦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會幫你的。”

白微的冰針還冇有完全凝結完,何壽就將何辜給拉了過來。

大家立馬按計劃行事,何壽製錄出一個玄龜殼,將所有黑髮都裝進去。

同時化成玄龜,將那個製錄出來的玄龜殼壓住。

何辜站在一邊,沉眼看著我,目光閃閃。

就在我看過去時,發現他掌心那隻人麵何羅的母蟲好像冇有縮回去,依舊在半伏在他的掌心,更甚至從他半開的掌中,朝我笑了笑。

心頭膈應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我又想到何辜也可能會主掌蒼生。

現在我黑髮被何壽壓住,白微和何歡要對我頭上紮針,那時我神念不能動,如果何辜突然向我出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