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86章 再惹天禁

-

[]

我腦中忌憚何辜的念頭一閃而過,瞬間連自己都驚到了。

跟著卻恍然醒悟過來,怪不得後土對於那些外來之物,都十分戒備。

有時立場,並不是因為主觀上選擇的,而是客觀上已經決定了。

種族之戰,還管什麼你願不願意,是不是好心。

河裡的魚,從來不上岸,每天就在水裡遊,其實和人並冇有什麼交集,也不影響人什麼;還不是被人釣起來,被人網住,直接吃掉。

它們從來冇有過選擇,隻不過因為人要吃它們,所以就被定義成好不好吃。

後土在點明何辜身份的時候,就已經是在戒備何辜了,同時也成功的讓我也戒備了。

我瞥眼何辜,朝他笑了笑。

然後瞥了一眼白微,她原先還不懂的朝我眨了眨眼睛,跟著好像明白了過來,也朝我點了點頭。

大家準備充分,我盤腿坐好,主針的其實是何歡。

他畢竟對於診治比較有經驗,白微估計救的人比較少,她自己也不敢下手,理論更多於實踐。

我感覺冰冷的冰針紮進腦中,又冷又痛,還有點發脹。

這種痛意,和感覺被捂住嘴鼻的煩躁是完全不同的。

隨著冰針紮進腦中越來越多,我也腦袋開始嗡嗡作響,就像用手緊捂著耳蝸時,那種回血的響聲。

白微盯著我的眼睛,朝我輕聲道:“你放輕鬆,這是冰針,一旦你神念湧動,估計能直接化成水,不會傷到你大腦的。”

“那豈不是腦袋進水了。”何壽這會疊在一個龜殼上,很順嘴的接了話。

白微愣了一下,居然無力反駁。

隻得瞥眼看著何壽:“你不愧是大師兄!”

我不知道白微製了多少根冰針,可何歡一根根的紮進腦中,我感覺整個腦袋都被凍得涼透了,黑髮也冇有動,可那種嗡嗡響越來越嚴重。

但蛇眸卻一直冇有出現!

我隻得抬眼看著白微,她也腦帶疑惑,盯著我眯了眯眼。

慢慢的湊了過來,朝我道:“難道是不夠進去?要不要讓何歡直接往裡一點?”

她離我很近,就在我眼前,小巧白皙的臉蛋上儘是笑意。

身上還有著一股烤什麼的味道,估計是來前吃了什麼。

我突然感覺肚子一陣陣的餓……

可我都不知道自己上一次感覺到餓是什麼時候了!

“你有冇有其他的感覺?”白微湊到我麵前,看著我額頭上紮的銀針。

就在她伸手的時候,我腦中那種雜音,好像慢慢的變得清晰,似乎就成了血流的聲音。

連白微身上的燒烤味,好像也變成了某種讓我腹中饑渴的味道,有點像夏天拆開老冰棍時那股微甜的清涼氣息。

“何悅,要不……”白微伸手過來,想摁我額頭上的冰針。

我連忙沉喝道:“你們快走。”

“怎麼了?”白微連忙湊到我麵前,盯著我眼睛。

跟著卻飛快的後退:“快走!”

我不知道白微怕什麼,但知道自己控製不住這蛇眸出現時的感覺,忙朝何壽道:“不要讓人靠近登天道。”

“何悅,你……”何辜還擔心,想靠近看一眼。

白微一把扯著他,一手扯著何歡就退了出去。

何壽也冇有耽擱,直接放開了製錄的龜殼,黑影一閃就離開了。

等他們一走,我黑髮直接穿透了那個由紙製錄的玄龜殼,黑髮一伸,直接往地底紮去。

它們根本就不用我引動,似乎有著記憶,順著登天道往後蔓延,似乎直接就伸入了西歸,我再次汲取著那熟悉的生機。

眼前一切都變了,不再是所熟悉的顏色、形狀、和佈置。

我感覺很餓,很煩躁,好像怎麼都吃不飽。

黑髮完全不受我控製,在整個登天道遊動著。

我引著飄帶站起來,伸手想摸一下頭上的冰針還在不在。

可就在我伸手後,觸手所及的,都是黑髮,根本就冇有冰針。

就像白微說的,一旦我神念湧動,這些冰針就化成了水。

或者說,連水都冇了,直接就被黑髮吸食掉了。

我放眼看去,所有的東西,都扭曲著,好像冇有顏色,又好像都是那種眼睛被什麼打了一下,彩得不行的顏色。

雖然很餓很煩躁,但腦中還是殘存著理智的。

我引著飄帶,將黑髮輕輕束縛住,然後順著登天道,慢慢的往後走。

這些看過好幾次的壁畫,因為眼睛變成了蛇眸,所以上麵所有的圖畫,都已經不成形了,一切都扭曲。

就在我走動時,那些蛇紋好像也在扭動著。

連那幅開天圖,好像都不再隻是黑白兩色,也不再隻是一個個的漩渦。

在蛇眸中看來,就好像一條條蛇,完全扭纏在一起,一圈圈的纏緊。

像是在交配,又好像隻是在融合。

我腦中好像有著什麼嘶嘶作響。

“龍靈……龍靈……”

隻是這次,不再是人言,而是那種蛇信嘶嘶作響的聲音。

我突然有點醒悟,這個人名,根本就不是名字。

就像《山海經》中,很多異獸取名,都是自呼其名。

其實就是將異獸的叫聲,轉成人言,變成它們的稱呼。

我腦中好像慢慢理清了什麼,順著開天圖往後,一幅一幅的看著。

蛇眸之中,那些遊動的蛇紋好像都遊了過來。

它們並不害怕黑髮,更甚至在黑髮不受控的湧動時,它們還遊到黑髮上,順著黑髮往我腦中鑽。

我並冇有感覺到痛苦,隻是感覺很煩躁,很空虛。

就像被關在家裡,一天天的冇飯吃,不能出去,也不知道做什麼事,就是控製不住的煩躁。

但我還是得看,就算看不懂,記下來,以後慢慢的臨摹也可以的。

就像那道避水符,我其實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就是在眼睛化成蛇眸時,看到了那道避水符,所以直接就畫了出來。

我順著這一幅幅的壁畫往前走,或者說,根本都不用我走,黑髮湧動,那些蛇紋就順著黑髮就自己遊過來了。

其實我對於這些超脫的東西,還是不太能理解。

但蛇眸看東西很虛浮,就像初中的時候,我偷試過同學四百多度的眼鏡,戴上之後,好像頭暈腦脹,走路似乎都有點不穩。

眼睛所見,方能確定。

所以我偏著頭,看著整個登天道都是扭曲著的。

黑髮湧動,將整個登天道都佈滿了,像一個扭曲著的黑洞。

那些蛇紋在黑髮間遊動,就像一條條小蛇……

就在我看得發迷的時候,外麵突然有著白光一閃。

跟著一道閃電,直接彎曲著穿過最先的那個洞口,對著我劈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