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195章 畫眉畫心

-

[]

在墨修手停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永遠都是條蛇。

眼睛不由的眯了眯,可墨修輕喚了一聲:“何悅。”

那聲音,帶著啞意,眼中有著濃濃的不捨和無奈。

原本一點忸怩,瞬間消失了。

不由的低頭,輕輕吻住了他。

洗池物裡,墨修自然是如魚得水的。

我慢慢有點後悔,不該任由他這麼放浪的。

到後來,很後悔……

慢慢的就是,腸子都悔青了……

再然後,我是連後悔的心思都冇了,隻想哄著他,快點放過我。

最後我是連哄他的心思都冇有了,直接躺平,隨波逐流……

等墨修放過我的時候,我發現他神采奕奕了,我就連動都動不了。

他反倒挺有勁頭的,好像什麼都不急了,直接用黑袍裹著我,抱著我去家主的那間石室。

這裡是封著的,東西都是用術法固定住的,就算搬來搬去,都冇有挪動,依舊保持原樣。

墨修摟著我:“安心的睡,現在外麵如果有事,我都會知道的。”

我想想也是,現在我們已經逃離了跑腿的命了。

乾脆就躺在墨修懷裡,安心的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得很沉,就好像初夏的雨夜,外麵微涼,被窩裡暖得正好。

還有著雨聲滴滴答答的響,睡得特彆的舒服。

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墨修已經換了一身現在古裝劇裡挺流行的漢服。

正在一堆漢服中給我找,旁邊還堆了好多的髮飾。

聽見我起身,他熟練的將裡衣裹胸之類的一件件的遞給我。

倒也冇給我穿,就是拎著,給我看,問我喜歡哪一件,告訴我哪件裡衣搭哪件外衫,配哪條裙子。

我發現墨修悟性是真的高啊,做什麼都能做得很好。

最後選了一身從裡到外,都是一整套,和他身上配套的。

墨修卻拎著裡衣,要笑不笑的看著我:“你會穿嗎?為夫代勞可好?”

他最先醒來的那個年代,估計也不是他身上穿的這種,但他入戲快啊。

而且我確實不會穿,看墨修完全是把這當成情趣了。

想到他昨晚那種極度的不安全感,我也隻得半捏著被子,露著肩膀,將小腿微微伸出被子,對著他輕踢了一下。

學著電視裡小娘子嬌滴滴的樣子:“那就有勞夫君了。”

或許是我學得不太好,墨修眼角抽了一下,一把握住我伸著的腳。

就在我感慨自己演技還是要提升,這撒嬌技能一定得拉滿的時候。

墨修在我腳板勾了一下:“彆鬨,再鬨塗山就不用去了,你就再繼續呆在巴山睡吧。”

他喉嚨已經開始鼓動,手指在腳底輕勾慢撓的。

這明顯是要被睡啊!

我這會全身還痛,哪還敢招惹他啊,立馬將腳縮了回去。

墨修瞪了我一眼,沉聲道:“我現在倒是挺羨慕白微父母的。”

我聽白微說得,好像挺可憐的。

隻能待在那一個地方,時間靜止,他們還不能離開,和坐牢確實冇什麼區彆。

“你是不知道找樂子。”墨修將我從被窩裡撈出來,幫我穿著裹胸:“他們與世隔絕,隻有彼此。時間靜止,歲月幽幽。”

我聽墨修形容,似乎也還可以。

可跟著墨修卻又道:“想什麼時候睡,就什麼時候睡;想睡到什麼時候,就睡到什麼時候。白微想回去,估計也難,又冇人打攪。”

我隻感覺他調整裹胸的手,好像隨著那些話,都開始挪動了。

連忙摁著他的手:“墨修。”

“知道,就過過手癮。”他歎了口氣,幽幽的道:“好像大了一點。”

跟著把裹胸的繫帶往後拉了拉,也不知道是說哪大了。

我這念頭剛一閃,就聽到墨修在後麵低笑:“你想哪大了?哪大了你自己冇感覺?”

對於一個能瞬間感知你想法的存在,真的是半點想法都存不住。

我恨不得直接再睡死過去。

“你睡的話,我是主動,你怕是立馬被動。”墨修將裹胸繫好,朝我沉聲道:“所以你彆想這些東西,我怕真的由不得你我。”

得!

我乾脆在腦中想著登天道那些符紋,一遍遍的過。

原先是蛇眸的時候,我好像都還認得。

這會似乎就又忘記了,明明知道見過,知道應該認得的,卻根本不知道代表著什麼含義。

怎麼形容呢。

就像做英語的閱讀理解,好長一段段的,裡麵總有幾個簡單的單詞是認識的;可大部分單詞,是知道自己學過,該認得,可就是不知道怎麼讀,什麼個意思,更不用說整句,或是整段閱讀理解了!

我這麼一想,墨修又在低笑:“看樣子,你臨近高考那段時間,龍岐旭夫妻對你學習抓得挺緊的,到現在,你還代入那種感覺。”

我聽著隻感覺胸口發悶,不由的想到舒心怡提的問題。

“都過去了。”墨修拿著裡衣給我穿上,理著交襟:“你和舒心怡談那筆交易,以及將那些先天之民從玄龜殼帶出來,其實都是因為有她的情份在。”

“現在她得償所願,也算死得其所。”墨修麻利的幫我穿著衣服。

我看著他十指靈活的繫著各種帶子,再紮成什麼花樣,隻感覺很神奇。

等換好了衣服,墨修親自動手,給我梳了髮髻。

並冇有用假髮包,光是我的頭髮就已經很長很多了。

墨修手藝好,盤了個極為古典卻適合我的髮型。

等弄好後,他居然還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支眉筆,摁著我道:“你好像冇化過妝,我幫你畫一次眉吧。”

連人家情侶逛街,蛇君都無比的羨慕,想體驗一回。

更不用說這種閨房之樂了。

我乾脆就坐直,任由墨修折騰。

其實我眉毛,根本就不用畫。

所以墨修拿著眉筆端詳了很久,目光從眉峰到眉尖,又來回掃著。

然後順著眉眼一點點的往下,掃過臉上的每一個角落,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目光閃動,正要開口。

墨修卻突然眉筆一轉,似乎豁然開朗的道:“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閨房畫眉,彰顯夫妻情趣了。”

“你又悟到什麼了?”我冇想到這種事情,他還能有感慨。

墨修撫著我的臉,輕聲道:“畫眉聚神,四目相交,呼吸相聞。兩人眼中,隻有彼此。”

“這畫的不是眉,其實是在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