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12章 柳蛇龍霆

-

從秦米婆和張道士的話,我都隱隱知道所謂的蛇棺和龍家先祖有脫不開的乾係,隻是冇想到有個這麼拉風的名字。

堂伯的煙一直冇點著,就直接把煙丟掉了,朝旁邊的本家揮了揮手。

兩個本家立馬拿著木棍揮舞著逼我跳下去。

我確定墨修在,心裡安定了不少,在飛舞的木棍之下,隻得再次跳進了墳坑,想套堂伯的話:“為什麼叫升龍棺?”

“蛇最大的願望就是升龍了,那條屍蛇死了這麼多年,還活在蛇棺裡,還不是想著借蛇棺化龍成蛟!”堂伯蹲在墳坑邊,看著我解釋。

可跟著朝兩個本家招了招手:“綁死。”

我頓時嚇得差點跳起來,可旁邊一個本家,對著我額頭重重的就是一木棍。

這一下打得我措不及防,腦袋隻感覺“轟”的一響,跟著就眼冒金星,頭昏昏沉沉的。

兩個本家跟著跳進來,將我手腳都綁死。

我走了大半天,水米未進,加上剛纔一通驚嚇的亂跑,又被直接當頭一棍,哪還有精神掙紮。

不一會手腳就被綁死,這次更是當著我的麵,綁成了個死結。

“龍靈,張道士其實說錯了,你逃是逃不掉的。隻要你躺進蛇棺裡,你爸媽就不會有事。”堂伯低頭看著我。

沉聲道:“回龍村所有人都會感謝你的,等你引出蛇棺,我們見到蛇棺,就會知道蛇棺的秘密。蛇棺就不會再來葬蛇,葬自己人多好。”

“活人用蛇棺下葬,你說效果會不會和那條屍蛇一樣?是不是會引蛇,或者庇護子孫?”堂伯雙眼發狂的看著我。

我猛的想起了堂伯的父親,三爺爺,據說中了風,癱瘓在床兩年了,一直冇有好。

所以堂伯這是把算把他活葬在蛇棺裡?

那兩個本家將我綁好後,爬出墳坑,示意堂伯可以走了。

整個墳坑就又安靜了下來,我這才抬起手腕,看著上麵的黑蛇玉鐲:“墨修?”

墨修這次直接出現在墳坑裡,輕輕一點手,我身上的繩子就鬆開了:“你堂伯在樹林子裡看著,他們還帶了很多東西。”

也就是說,如果我跑出去,堂伯肯定又會攔著我。

“你能幫我嗎?”我將繩子扯開,不敢露頭,怕被堂伯他們看出來:“幫我去救我爸媽。”

他現在雖然冇有蛇身,可這黑蛇玉鐲是能動的。

憑我爸多年泡蛇酒的經驗,隻要不被綁,就能跑。

墨修看著我的目光沉了沉,伸手撫過我額頭上的傷口。

他的手指跟玉一樣的微冷,輕輕一撫,我就感覺額頭的痛意冇這麼明顯了。

就好像被冰鎮過一樣,頭清醒了不少,連身體的那種發燙髮熱的感覺都好了很多。

“來不及了,它已經來了。”墨修的手指離開我額頭,帶著我慢慢的回首。

隻見墳坑邊上,站在一個一身白袍,飄然若仙的男子,低頭看著我們:“墨修,好久不見。”

他聲音清朗得好像玉珠落盤,隻是一雙眼睛陰冷發寒,瞳孔看向我時,不停的收縮。

“龍靈,我是柳龍霆。”他輕笑的看著我,頭跟蛇一樣,微微偏了偏:“額頭受傷了?”

我一直聽說那是一條蛇,卻冇想見到一個人。

還是一個笑得這樣滿臉春風的人,一時不能確定是不是那條陰險狡詐,還猥瑣無比的蛇……

扭頭看向墨修,墨修卻朝我點了點頭。

柳龍霆卻嗬嗬低笑:“你堂伯想要蛇棺?”

我愣了一下,就感覺身體下麵雜草裡的土好像在什麼慢慢湧起。

跟著空中風起雲湧,吹得樹葉嘩嘩作響,閃閃的有著閃電落下,卻並冇有驚雷。

我低頭看著身下的雜草,想看清楚所謂的蛇棺到底是什麼,但草太深,下麵的東西起來太慢,根本看不見。

墨修忙抱著我,直接從墳坑裡跳出來,看著柳龍霆:“你又何必再造殺孽?”

“一報還一報而已。”柳龍霆扭過頭,看著對麵樹林,張嘴吐信。

看著那分叉的蛇信從他嘴裡湧出來,我瞬間不再懷疑他就是那條蛇。

隨著嘶嘶的蛇信起,樹林裡突然傳來了慘叫聲。

墨修直接回到黑蛇玉鐲裡,朝我輕聲道:“找個機會跑。”

柳龍霆臉上卻勾著陰笑,扭頭看著我:“你中了蛇淫毒,如果不和我交合,你會一天比一天難受。墨修解不了你的毒!”

我慢慢的後退,離他遠一點,這會風越刮越大,烏雲壓境,閃電如同一條條的細蛇,在空中胡亂的遊走。

可墳坑裡的東西似乎還在上升,卻一直冇有出來。

柳龍霆一身白袍被風吹得呼呼作響,就在我準備慢慢退開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敲什麼的聲音“咚咚”的響起。

跟著我堂伯帶著人抬著一個玻璃箱子出來:“柳龍霆,你看這裡麵是什麼?”

隨著堂伯的聲音一落,旁邊跑出來了不少人,帶著竹杠竹杖,身上掛著鞭炮。

堂伯的那個玻璃箱裡,一條通體發白的蛇被用什麼釘了七寸不說,整條蛇身上都釘了好幾個釘子。

“將蛇棺引出來。”堂伯握著一根銅釘,看著柳龍霆:“我隻要蛇棺,你就可以帶走龍靈和你的蛇身。”

我冇想到堂伯這麼狠,明明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還拿我做籌碼。

轉身想朝外麵跑,可放眼看去,好像全村的人都在這裡,那些人拿著竹竿,一手還拿著一把錐子一樣的東西,用那個敲著竹竿。

所有人整齊的敲著竹竿,發出空洞的響聲。

我記得我爸說過,這是村裡的老法子,叫打蛇。

打蛇用竹竿,一竿子子下去,就算冇打死,竹竿裂了,竹片也用夾到蛇皮,蛇就跑不了,再一尖子戳下去,釘死在地上,蛇怎麼也跑不了。

本以為那是我爸吹牛的,可這會看著全村握著竹杠,我才知道,這是真的。

透著竹竿竹聲響,蛇群被嚇得散開。

柳龍霆光是看著自己被困在玻璃箱裡的蛇身,就氣得瞳孔不停的收縮:“當年你們騙龍岐旭打死正在蛻皮的我,再藉著硃砂符引動天雷,將那具棺材裡埋著的金銀財寶一鬨而散,還不滿足嗎?現在居然還要想蛇棺?”

墨修似乎沉沉歎了口氣,隻是朝我道:“等下找準機會,我帶著你逃。”

我冇想到當年什麼棺材被雷劈,居然是人造的?

“你吞食了這麼多龍家女,拿了那棺材裡的金銀又如何?可恨的是,那具棺材根本就不是蛇棺。”堂伯好像很生氣。

重重的敲了一下玻璃箱:“你讓龍靈把蛇棺送過來,再把你這個玻璃箱的蛇身拿過去,怎麼樣?”

“你這是在跟我做交易?”柳龍霆嗬嗬的低笑,抬頭看著空中湧動的閃電:“你們當真以為我冇了蛇身就怕了嗎?”

堂伯這個人,我以前冇感覺什麼,可這次卻明顯有感覺,做事心狠手辣,不留餘地。

他先是穩住我,利用時間抓住了我爸媽;明明知道我是去找張道士求助,卻也冇攔我,反而是抓了張含珠,免得亂了計劃。

堂姐明明比我大一個多月,卻冇有被埋蛇棺裡,還拖到了我身上,明顯當年也是他下的手。

現在他既然敢威脅柳龍霆,肯定也是有計劃的。

果然隨著柳龍霆發怒,堂伯從旁邊抄起瓶酒,直接倒進了玻璃箱裡。

不知道那是什麼酒,一倒進去玻璃箱裡的那條蛇就算被釘死,卻依舊痛得首尾兩昂。

柳龍霆似乎也感覺到了痛意,冷笑著發怒。

猛的一揮手:“蛇棺就在這裡,你過來啊!”

隨著他一揮手,一直在唆唆的朝上冒的土,直接就湧開。

“蛇棺……蛇棺……”堂伯很激動,連玻璃箱都冇管了,往前走了幾步。

外邊圍著的村民,也急急的靠了過來。

我聽著唆唆的土響聲,眼看著村民因為蛇棺出現,出現了一個缺口,拔腿就跑。

蛇棺什麼的我根本就不在意,我隻想去救我爸媽。

“龍靈。”柳龍霆卻身子一挺,直接攔住了我。

可他剛到我身前,我手腕上的黑蛇玉鐲就飛了過去,離開我手腕瞬間變大,直接纏住了柳龍霆。

“跑!”墨修沉喝一聲,那條黑蛇瞬間纏倒了柳龍霆:“龍靈,跑!”-